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天后,唐婚过门!”慕容承乾风转而一移话题,“十九弟弟正要好好的欣赏一下这倾慕自己的女子到底什么样子。”腮前渐渐的一番红晕起来,眉思之中带着对美人的一种遥想。

    “花非花,雾非雾,也许看到的东西才不让十九弟瑕想连天,”太子缀了口茶丫环们递过来的雪前玲珑正山小种,泌香润脾,一股绵软甘甜尽洒在舌尖。

    “十九弟,好茶!”太子皱眉之后微微闭目,静静专享下这入口的绵软、甘霖,入肺腑之中却有一种绵香之味。

    “是王妃特意从娘家带过来的雪前茶,采用无根之之做成的红茶,据说那些小叶专门是从遥远的南方载到大秀的,我们今天可是有了福气,能够尝到这最好的香茗啊。”

    “哦,王妃好才情!”太子语出以示夸奖,眸子却突然的恍惚起来,印象中的白衣女子如同脱尘的仙女一样绝尘出是生,从天而降,而不沾染半分俗脂土气。

    “皇兄,皇兄!”慕容承乾风发现慕容承乾雪有些发呆,赶紧上前呼唤,这一唤可不得了,引来一阵自己的剧烈咳嗽!

    王爷,门外的侍卫焦急的声音传过来。

    “本王无妨,不必担心!”凌厉的声音直接似向外边,侍卫顿时无语起来。

    紧接着传来侍卫的一阵低音,“属下参见王妃!”随着一侍卫一声的入屋,立刻传来慕容承乾风的厉声,“本王正与皇兄谈事,请王妃速回!”琉璃色的眸子狠劲的朝着隔着美丽女人的帘拢揣测着。

    一股阴笑划过慕容承乾风的嘴角,还来得意的未名太过早了,那个女人,不就是封了一个二品的安乐县主吗,有什么值得炫耀的,而且对本王也似乎有些嚣张起来。

    “皇兄,府内杂事众多,还请见谅?咳咳!”慕容承乾风更加的剧烈咳嗽起来。

    “十九弟,何必这么客气,王妃本就是自家人,何必拘礼呢?再说夏相国家的千金可是名不虚传啊,皇兄倒是真的艳煞起十九弟来,十九弟的艳福真是不浅,再有唐婉嫁入王府,可谓是娥皇女婴啊堪称大秀王朝的佳话啊。”

    “皇兄取笑了!”谈笑间夏叶子却挑帘拢闪身进得寝室,“小人给王爷、殿下请安,”大礼上夏叶子从来不让那个心怀鬼胎的王爷逮到什么小辩子可言,否则又是利益的交换,她可不想天天的委身于一个心机重重的男人怀中,莺歌燕舞。

    “青儿,有事么?”慕容承乾风看似一副极为关心的样子,目光中有些游离,看上去却显得很是和谐,刹那间夏叶子似乎有一种错觉,这样的眼神像极了前世的男友,温而儒雅,尤其是那淡淡的带着一利温候的笑意,让自己的心猛然一抖,看来老天对夏叶子也不是不公,而对夏叶子前世另外感情的一种帷幕之内,为了男友而亡,得到却是重到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国度,而且偏偏遇到了一模一样的前世男友,只是二人的性格发生了极度的转变,自己的是灵魂的重生,而男友却是古代灵魂的附体,还是阴阳交错的错过了与男友再续今世前缘的美梦,心中悄悄滑入一丝伤痛。

    “小人配得保健的良方,专门预防咳嗽,还请王爷试用,此方效果甚好!”夏叶子上前幽幽的递出一个红色的锦盒。

    “哦,本王多谢王妃体恤了,”说完慕容承乾风的大手还是小心的接了过来,目色紧紧的盯了锦盒一下,闪烁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喜色。

    千方百计的讨好我,还是想着逃离承乾王爷,哼,本王偏偏不让你得意,看来能怎么样,承乾王府还在本王的手中,想要兴风作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哼哼没门,没拍结本王爷,讨好本王,就以为指望着本王会好好的放过你!

    慕容承乾风还是淡淡的扫过堂下施礼过的夏叶子,严肃道,见了太子殿下,怎么不施礼?

    “哦,小人一时眼浊,还请王爷见、殿下见谅!”夏叶子紧步上前,冲着太子的方向连忙道歉,心说明是刚刚明明称过见过殿下了吗?难道是老年痴呆。

    “何必见外呢?”太子正襟危坐着,一副浑然天成的俊帅,与着慕容承乾风不同的是她本身却带着一种华丽、富贵,大概是因为身份的缘故,如果穿得太过于轻率轻失了皇家的面子,岂不为过,太子更是风口浪尖上的人物,本国上下未来的一国之主,一不小心就可能成为全国人民施柄的话题。

    “小人前来打扰太子殿下与王爷的雅兴了,小人告退!”说完就转身而走,这时太子殿下却不慌不忙的说道,“还请承乾王妃留步。”

    “不知此止咳的药方,可否让本宫看上一看?”眸子中闪过几丝期许,看了看慕容承乾风,又看了看夏叶子手中的另一方锦盒,如玉般的大手轻轻搭在自己黄色太子袍的前襟上,如月的脸庞,帅气的穿着,除了几分与慕容承乾风倒有几分的相似外,更多的却是一种难以揣摩的温和,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不像慕容承乾风的冰冷、妖魅,让人捉摸不透。

    “当然可以,小人还有一方锦盒不如就送于殿下了!”夏叶子微微抬头,轻移小莲步慢慢的向着太子移进,慕容承乾雪心中却有了几分兴奋。

    一股香气随着浅白色的身影飘忽了过来,袅袅婷婷,刹尽千万芳花,绝代的女子,却为什么不是太子妃?心中疑惑再次升起,与表面的温婉平和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

    “请殿下勿要亲自服用,先让属下们试用,方可再行尽服!”夏叶子小心上前,唯恐万一药方出了什么差池,自己可是得罪不起,才出狼窟,又入虎穴啊。

    “本宫是为母后索要,当然要亲自试用,多谢承乾王妃给了本宫进孝的机会。”太了殿下温而客气,完本不同于慕容承乾风的风格。

    笔下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