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眼前白衣女子对着太子倒是微微含笑,大方得体,怎么不能对自己的夫君笑呢?想此处,看着有说有笑的一对男女,慕容承乾风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妒意,自己想不想要的女人却也轮不到其它什么人来染指。

    “时间不早了,皇兄,十九弟要休息了!”于是承乾王爷明显的是对着太子殿下下了逐客令。

    “那皇兄告退了!”太子殿下灿烂的目光看了看对面如花笑魇的女人,心有着一股新意,看来这个王妃还是很有趣的吗?撩动白袍款款走出房间。

    “恭送太子殿下回宫,”夏叶子深施一礼,微微启开年朱唇,淡淡而语,仿佛从兰花传来的沁人心肺的天簌之音。

    本来回头再看一眼那个小巧美目盼兮的女人,一想到那双嗜血的眸子,太子慕容承乾雪还是有些不舍的从慕容承乾风的寝室悻悻的离开了。

    看着承乾府花园的盎然春色,夏叶子不禁有些飘飘然,幽走在卵石的小路,四处虽无花草点缀冬天,却有大红的喜色却在召应着自己,看来年前的布置一定让张瑶那死贱人好好看一看本妃不是吃素的,十八武艺可是样样精通的。

    回到寝室之,夏叶子迎一双如狼似虎的眼神,“以后离开太子远远的!一道义”正言辞的吼声振陇发聩。

    “不过我有条件!”夏叶子守在门前与慕容承乾风几米远的地方。含着如一汪春泉的秋水,四顾盈盈。

    “又和本王谈条件?你不怕本王不答应吗?”慕容承乾风冷戾的一张眸子下铁青着脸。

    “告诉我,你现在说话算数吗?”女人倒很悠闲的坐了起来,抬眼望着眸子喷火的称作承乾王爷的男人。

    “有诚意让他出来说话!”女人一脸的决决,语气斩钉截铁,没有余地。慕容承乾风的眸子眯了眯,自诽着: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意思。

    呵呵的浅笑起来,慕容承乾内一个大步冲着柜台后边三击掌,“王爷快出来吧,小弟快顶不住了!”

    “吹雪,你怎么差的演技可是得好好的练练了!”又一个慕容承乾风撑着鹰一样的眸子缓缓的从红色的木柜后走了过来。

    女人只是瞬间的稍稍一愣,便顾自的把玩起床头的玉如意,甚至没有抬眼去看那个对她来说恨意至极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每见到那个男人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难道还是酷似的相貌让自己心灵无法走过那个误区,还是夏叶儿在作崇,她此刻有些分辩不清了。

    “见了本王也不施礼,还谈什么条件?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谈?”阴着眸子的狠劲,真正的慕容承乾风倒是很不客气的断然坐到软榻,眸色直视着一副若无其副样子的夏叶子,竟然现在一点也不胆小。

    “难道不怕本王吃了你?”慕容承乾阴色的眸子深处发出几丝琉璃色的光彩。

    “有什么好怕的,你吃了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倒也不担心,只担心你的这张面具如果被太子殿下、或者下人们知道,小人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夏叶子这时却厉色的盯着慕容承乾风反唇相讥。句句透着杀机。

    “哦!你敢威胁本王!”慕容承乾风大踏步的向前几步,一下子伸出如鹰爪似的大手又紧紧的扣住了夏叶子正下的小脑袋,“你想干什么?”

    “威胁本王的下场!”慕容承乾风毫不客气的拎起女人细小的拳头,如捏现代一个新生儿的样子,多么的可悲可触!

    “你可以杀了我,如果杀了我,第二天会有人寻你问个清楚!夏叶儿到底去了哪里?而且你的双重身份也会被大召于天下,那么你将是个欺君之罪的千古罪人!”

    封天灵见势不好早溜出了门外。

    “你敢!贱人!”慕容承乾风已经忍不住的喷着如火的眸子大喝道,“你给太子的锦盒之传递了什么信息,如果东窗事发,本王绝对不会放过你包括偌大一个相国府百条人命!”

    “你杀了我试试!”夏叶子脸无一点惧色,目光透着敌视与凶狠。

    说完夏叶子脖子一硬,眼睛一横,等待着慕容承乾风痛下杀手。

    “激本王动手,本王偏不动手,那么你看着你的小香茶去死吧!”慕容承乾风哈哈大笑起来!

    “没问题,你可以去折磨小香茶,别忘了,本妃也立刻会咬舌自尽,明天是承乾王府最后一个存在的末日,如果不信,承乾王爷可以随便杀了小人,反正视小人如蝼蚁,甚至踩死臣妾踩死一只蚂蚁更容易是吧。”

    “三日不见,真当是刮目相看!这次本王估且饶了你!说你的条件吧,否则过期不不候!”慕容承乾负停下自己的大手,一把让夏叶子趴倒在大马背。

    夏叶子全身被解放过,倏的从马背爬起来道:“小人可以随时出府!”

    慕容承乾风的眸子立刻闪过一丝惊异,不过也不用不着吃惊,那个女人肯定是为逃出承乾王府作出准备。

    “既然与王爷之间相安无事,本妃可不乐得享用一个堂堂正正王妃的样子,华丽丽的字眼,有着多人的伺候,很爽,现在将我赶出承乾王爷,估计我也不会愿意,这里锦衣玉食,少了王爷,谁将是我的保护伞呢?所以我现在决定王爷如果不那么嗜血,本妃也会安安分分的呆下去,你愿意娶多少小妾,本妃也不会干预。”夏叶子前幽幽而道。

    “好,那么本王答应你,不过三日后太子殿下的表妹唐婉嫁入王府,还请王妃好好的操持一番。”承乾王爷假惺惺的目光带着几分嘲讽。

    慕容承乾风悄悄的观察着夏叶子的变化,脸只是稍稍泛起的红晕,然后却是什么也没有可以看让他看到可以骄傲自豪的东西。

    “好啊,需要什么王爷尽管吩咐,一定要让新娘子风风光光的嫁进来,承乾王府可不能失了礼节,好歹是皇亲国戚呢。”女人更是热气相消,一字也肯去输,唇来枪去。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