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有王妃的话,本王可放心了,”慕容承乾风低头看了看一漫不经心的女人,真是无心啊,看来她从不把本王放在心,心恨意不禁更浓了起来。

    只要王爷尽管高兴的去玩,只要慕容承乾风不打扰自己清静的生活好,管他成千个万个女人她都不稀得去喝醋!为她不爱的男人掉进醋池她觉得不值!夏叶子腹诽着。

    腊月的天气真是凉初透了,夏叶子晚穿过抄手游廊的时候,发现除了红色的游廊是一派日常喜庆的气象,剩下其它在冬天都凋零了,似乎人们、花草、建筑一样全部都在寒冷的时节销声匿迹了。

    夏叶子决定推阵陈出新,向慕容承乾风借来向个能力不错,手脚灵怜惜的礼官与丫头很快动起手来。

    整个通霄,紫烟阁的灯光始终没有熄灭过,连那个心有恨意的慕容承乾风似乎也看到这一点,她究竟又在弄什么,反正她弄得什么都是新鲜的玩意,王府冷清的时间太久了。

    “吹雪,你说这个王妃真的是夏叶儿吗?除了是她长着一副夏叶儿的皮而已,剩下却什么地方也像。”

    “嗯,王爷,那个夏小姐据说为您死了无数回了,大概也是皮了,才豁出去了,想一想人都死过限几回了,还有什么可以胆小的呢?”封天灵前回着望了望远处的灯光。

    “也是,既然她也参拜了皇后、母后,她会不会把王府的事情和盘托出啊!”承乾王爷有丝担心。

    “王爷,她不会,其实你已经想到了,不然她不会拿这些来成为和王爷谈判的筹码,她要的东西跟我们不一样!”封天灵明媚的桃眼扫了扫对面暗自揣测的慕容承乾风道。

    “小心的盯着她,如果发现她一里弄对我们不利,立刻杀了她!”慕容承乾风咬着牙冲着封天灵作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王爷,她现在还有利用价值。不要那么冲动了!不然血引子找不到了,你怎么办?”封天灵咪起桃花眼,静静的盯着眼瓣白色衣袍的男子,俊美飘逸!怨得不众多的名门闰秀要一再嫁入承乾王府呢?

    “嗯,”慕容承乾风黑着冰冷的眸子看了看远处忽明忽暗的宫灯,心情不禁思绪起来,十年前一位冰雪聪明的小姑娘与自己手牵着手在效外的树林打雪仗,盘着两央螺髻的小姑娘一脸的天真、率气;白白净净,与大雪和融一色的小男孩,面如敷粉。灿若满月,依然的英俊帅气。

    “说好了,以后只准做我的新娘,做我的王妃,不许骗人!”小男孩子拉着小女孩子的小手奶气的说着,一脸的严肃。

    “嗯,”小女孩子羞涩的低下头来,抚弄自己的丝质绸角。

    “拉钩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大坏蛋!”小男孩子紧紧勾住女孩子的玉指横竖起剑眉冷冷的望向远处的风景。一片银妆素裹!威与天公势高。

    心猛然的颤抖下,慕容承乾风慢慢的从回忆之心恢复过来?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竟然天天跟我装糊涂,说记不起来曾经发生的任何事情,难道他与她之间曾经的如此美好,他都不记得了。

    他慕容承乾风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女人,他心想过一万遍如何折磨的女人才是他现在最大的快事啊。

    “吹雪,你那边怎么样了?”慕容承乾风很快的收起自己的思绪,淡定的眸子望着远坐在软榻的状如伪娘般的男人。

    “王爷,皇后那边不好说,很可能暴雨前来!”德馨宫传出来的,属下已打探出来千真万确,这段时间明珠皇后可有的忙了。

    “怎么了,又要大婚”?封天灵一脸疑惑不解的望着对面阴鸷目光的慕容承乾风半是讽刺、调侃,转移了话题。

    “嗯,”太子送的美人嫣有不收之理,再说收了也许对自己更有好处,不过且要冷落那个新婚不久的王妃了,封天灵适时的叹息着,心道那个王妃看似也不错,只不过谁让她得罪了眼前阴狠毒戾的男人呢,自找的,唉。

    “那个女人怎么样?”慕容承乾风黑着眸子,心闪过一丝疑惑,为什么这么好的外戚条件,偏偏嫁王爷一个侧妃。男人的心心存在疑虑,他可以允许有异心的女人在他的身边,不过他要知已知彼百战不殆。

    “大家闰秀,没有与什么人走动过,也没有心仪的人选!看王爷得从三年前说起,当年王爷从边疆杀敌归国,据说游街之时得到了唐小姐的无限青睐,所以至今未嫁!”封天灵幽幽的说出来,眼角盯着慕容承乾风脸色,希望可以看到一丝喜悦,没想到慕容承乾风倒是淡淡的冷哼出声,

    “以相取人,谬也!”

    “哈哈!”封天灵只是回和着王爷的冷哼。

    “吹雪在这里睡吧,屋外还有一张床,你不要嫌弃,呵呵!”慕容承乾风黑色的脸只要对着封天灵时还露出些许温色,神情松驰下来。

    “属下可不敢惹你这一后院,惹得一地的鸡毛掸子,明天我还活不活,甭说别人,连张侧妃、对王妃我都惹不起,你饶了我吧!”封天灵露出一张苦瓜脸。

    “今天我感觉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贱人给本王的那个红色锦盒里的小药丸起了什么负作用!”慕容承乾风紧紧史咬着牙关,眉目间有一丝痛楚。

    “嗯?”封天灵立刻严肃起那张泛着女人缘的美脸,音色挑起,“你竟然喝了她给你配制的草药?”疑惑责问着一脸黑气的慕容承乾风。

    “那时该死的太子在,她特来求见,说是为本王好,所以当着太子面,本王也没有好意思拒绝一口吞下了。”说到此处慕容承乾风的肚子立刻绞痛起来,豆大的汗珠立刻从脸、额前淌了下来。

    “吹雪帮本王如厕!”慕容承乾风捂着肚子,眉头狠狠的皱着,脸色有些扭曲着,往日得意帅气的容颜倾刻之章荡然无存。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