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样就太好了,虽然说一无所知,但走一步算一步总比提心吊胆好……就这么想着想着,夏叶儿又休息着了。

    休息梦里都不安生,脑海里像默片一样飞速播放一些画面,仿佛是关于这具身体的,她想看清楚,想记住,却总是不能成功。夏叶儿觉得头越发晕,庄生晓梦迷蝴蝶,究竟哪个是梦,哪个是醒,她已经分不清了。

    夏叶儿重新“晕倒”以后,几个丫鬟都炸开了锅,隐约听着是红豆哭起来,叫下面人去请大夫,那些女人一阵唉声叹气,又退了出去。

    她张着耳朵仔细听,假装晕倒一是为了逃避,再来就是想多听到一些关于这个身体的事情,免得露陷。

    “梅玉姐姐,我们还是回去吧!只是王爷一个新纳的侧妃而已,虽然这府里没有正妃,可是您在资历上压她一头,也不需惧怕她。”尖尖细细,夏叶儿马上将这个声音和那个高瘦的女人重合在一起。看来,这不是个善类。

    “妹妹,爷最近忙,府里的事情我自然是要操持的,夏叶儿妹妹身子虚弱,我作为姐姐的自是不能不管,要是哪个奴才狗胆包天做出欺主的事情不好好给夏妹妹医治,爷回来了我也不好交代。”这个声音软却不弱,字字在理,竟是一分都不让,每一句都在强调她在府中的地位。夏叶儿心中冷笑了一下,果然都是不好缠的,不过她们的对话给自己透露了不少信息。

    如果猜想得没错的话,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是她们口中“王爷”新纳的侧妃,而这个“梅玉姐姐”应该是另一个侧妃,也是目前王府中地位最高的女人,自己和她地位相当,起点还算高,虽然比不过那些穿越就成了皇后的,也比穿成丫鬟女奴强。心里暗暗舒了口气,现在最关键就是想好应对之词,这些女人好应付,听着也没和她们打过交道,但是那个王爷估计就很难糊弄了。

    “扑哧,姐姐,算了吧,王爷身强力壮,这种初次服侍就晕过去的女人怎么会入得了眼,要不是念着她是丞相的养女,王爷正眼都不会瞧她一眼。”又是那个尖细女声,夏叶儿细细将这番话过滤一番,脸“轰”的一下就红了,初次服侍?晕过去?不会吧!虽然闭眼装晕,她的脸颊还是狠狠抽搐了一下,难道,这个王爷,有些特殊嗜好?不然不至于把人吓晕吧!夏叶儿刚刚获得到一点信息,想到一些应对办法,如今被打击得分毫不剩,看来她这一晕要“晕”很久了。

    “啊呀呀!大夫呢大夫呢?小姐脸那么红,不会是发热了吧?”一惊一乍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红豆,她现在不用摸都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

    人们再次忙开的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尖细的唱喏,就像平时电视剧里的那种礼官音:“王爷到!”接下来便是一阵手忙脚乱的行礼声,特别是那些女声,各种漂亮各种婉转啊!听得夏叶儿鸡皮疙瘩直冒,接下来,就是一阵缓慢的脚步声,很稳重,一下下踏在地上,她却感觉是踩在她的心里,她知道,这个人就是她们所说的王爷。随着周围气压变低,夏叶儿的心也纠结在一起。

    “还没醒吗?”她感觉软软的床微微下陷了一点,就听见了一个低沉有力又有磁性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和紧张感,放在床内测的手不由得抓紧了被单。

    “回王爷,侧妃娘娘中途醒过来一次,进了一碗参茶和一小碗米粥,大概是提不起气,又晕了过去。”红豆答得认真,却似有意提及她的身份,丝毫不让人轻慢,看来,真是个用得上手的丫鬟。

    楚承乾皱了皱眉头,没说话,这个夏叶儿是前几天皇上钦赐的侧妃,夏烈侯的养女,长得尚可,但是女人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可有可无,皇兄的赏赐他总是照单全收的,乾王府家大业大,不在乎养着几个女人,但是多了也确实麻烦。夏叶儿是丞相养女,身份上压其他人一头,他原本想着将后院交给她打理,谁知到竟是个不能成事的,他才一进来,喝了杯交杯酒,竟然就晕了过去。眼中浮现出一抹不耐,径直站起身。

    “好好伺候你们主子,将养好身子。”冷冰冰的语气,吓得红豆打了个寒战,看来小姐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没多久,周围终于安静了,判断出人都走光了,夏叶儿睁开眼睛,揉了揉休息得发昏的头,这个夫君对自己并没感情。在古代,女人要么成为当家主母,要么以色事人,但是居然会在服侍第一夜就昏过去,这也太搞了吧?

    掀开袖子看了看,一双皓腕,洁白如玉,纤细莹润,虽然没看到脸,但是夏叶儿知道,这具身体已经是很迷人的了。可是她不想以色事人,不会让色衰爱弛的惨剧发生在自己身上,必须让自己变得强大,不然在这里会被吃的渣渣都不剩。

    过了段时间,周围彻底安静了,夏叶儿偷偷睁开眼四周扫视一圈,发现没有人在了,心里一松,慢慢爬起身来观察这个房间。

    是古色古香的那种,大大的屋子显得空荡荡的,被格成三个部分,她现在站的是最里间,就放着一张巨大的软床,床周围垂着浅色的帐子。床下走大约十步的地方又是一层厚厚的幔帐,虽然说是成亲,到现在为止她都没见过颜色稍微鲜艳一点的物件,一律黑白,本该最为清丽的青瓷反倒成了屋中最鲜艳的颜色,这一切实在是很奇怪。

    再往外间是长长的屏风,工笔描绘的花鸟鱼虫,没什么稀奇。她曾经读过一本关于中国建筑的书,没有发现那个朝代是这样的风格啊!难道运气真的这么好,架空了来到一个不知名的朝代?

    慢悠悠回到里间,发现了一个梳妆台,夏叶儿心里很紧张,她不希望产月成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至少不能恶心到自己吧?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