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冰桃见主仆都没反应,气得不行,这女人,给她几分颜色还真开起染坊了。

    “哼,妹妹,也别怪姐姐不提醒你,妹妹大喜之夜就晕倒的事儿可是给爷丢了面子,如今这京城里都在传,说乾王府委屈了丞相家的小姐呢!”

    原来还传到外面去了,冰桃这话算是狠毒的了,挖苦她暗示她今后难以受宠的同时,还挑拨了丞相府和乾王府的关系。不过她也不是什么聪明人,既然王爷同意娶丞相养女为侧妃,那便是有意和夏烈侯修好,挑拨离间这种事外面人做还好,自家后院里传出来岂不是自损其身?这个冰桃,空有一副花花肠子,却是个没脑子的货色。

    夏叶儿装作很难堪的样子,低下头,着实取悦了冰桃,她心里哼哼笑着,到底是养女,虽然是丞相府出来的,但终究不是正牌小姐,没气势,看来在丞相府也不见得得宠,这样对王爷就更没利用价值了,这王府后院,有了一个性格软弱的沈梅玉,又来了一个更懦弱的夏叶儿,两个侧妃都不顶事,这后院,早晚会是她的天下。

    “好了,妹妹身体刚康复,我就不打扰了,妹妹好好休养吧。”冰桃慵懒的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信步往外走,一点没有把夏叶儿这个侧妃放在眼里,红豆和青豆都忍不住上前一步想要斥责,被夏叶儿一个眼神制住。红豆这个丫鬟,跟她相处的时间实在是不长,但确实机灵得很,一个眼神就知道她想干什么。如今在乾王府,还是要守着规矩才好。

    但是也不能奴颜屈膝侮辱这丞相府小姐的身份,夏叶儿也没看她,由着她起身,没事人一样继续吃饭,丝毫没有相送的意思。,冰桃走到门边都不见她起身,扶着门框就笑了:“可一定要把身子养好了,别服侍的时候又晕倒了。哦,不对,王爷体恤妹妹,怕是再也不会召妹妹服侍了,呵呵。”

    说完这些话,冰桃觉得很畅快,一路捂着嘴笑着出去,却不知夏叶儿在餐桌前也是快笑岔了气。红豆鼓着嘴不说话,青豆一双喷火的眼睛追着冰桃出门,嘟着嘴嘀咕:“小姐,我们没必要忍让,虽说您不是丞相亲生,但是丞相疼您也是事实,没必要让这些低贱的女人欺负。”

    低贱的女人?皇上赏赐的,那就应该是歌舞伎之类的女子,地位确实不高,这个冰桃倒是很有趣,一次提起服侍她会觉得害羞,但是一直放在嘴边挂着,再大的笑话也只会让人觉得厌烦了。

    想起刚才她喜不自胜的样子,夏叶儿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桌上盛着红枣羹的杯子不小心打翻都不晓得,红豆青豆被吓呆了,她们傻傻望着笑得前俯后仰的小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居然忘记了收拾,认那红色的汤羹泼到了夏叶儿的衣服上。

    她们的小姐好像不一样了,以前的小姐可是京城标准的大家闺秀,何曾……何曾这样笑过。

    夏叶儿其实也觉得自己这样笑很夸张,但是,她居然想起了现代的自己,和现在一样忍辱负重,换来的却是背叛,哼,她不会这样任人欺凌的,惹了她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但是现在,她需要忍耐。

    夏叶儿花了三天向红豆青豆两个丫鬟套话,也三天没有出房门,终于摸清楚了这个朝代。

    现在身处的这个朝代,如她所愿是架空的,天下两分,东边是现在所在的国家,大楚朝,西边的国家是天龙国,一边擅长经商务农,一边擅长武术兵法,两国相互制约,倒是相安无事。至于身体主人的身份也完全弄清楚了,居然也叫“夏叶儿”,是当今丞相夏烈侯的养女,在丞相府里颇受宠爱,精通所有规格技艺,是京城有名的才女。

    夏叶儿当时就被这“才女”二字搞昏头了,自己除了记得几首古诗差不多可以派上用场,再有的技能就是调酒了,再加上曾经在酿酒坊观察过,会一点点酿酒术,再别的技能都不会,这可怎么办啊!不过幸好她穿过来就已经嫁为人妇,大约要献艺的场合也不会多,怎么说她都不同于府里其他女子,身份摆在那儿呢!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王爷今夜会召她服侍。

    傍晚就有了传信的小礼官过来通知,说王爷今晚会来玉叶阁,让她准备着。人家没明说,底下人也都明白了,作为一个妾侍,难道人家还会来和你看星星看月亮讨论诗词歌赋人生哲学么?红豆青豆都乐坏了,小礼官一走就忙活开,指挥下面人烧水准备给她洗澡,青豆格外开心,撇着嘴鄙夷的扔过小丫鬟拿来的香料,挽着小竹篮亲自去花园给她摘花,夏叶儿人被红豆拉着,眼巴巴看着青豆走远,她也很想去花园看看啊!

    “小姐,您想穿什么衣服?咱们刚来,也不知道王爷的喜好,不过您放心,今夜过了奴婢立马就去打听。”一边兴奋的叽叽喳喳一边拿出一大堆衣服在她身上比来比去。夏叶儿这几天为了不露陷,说话很少,低头看了看穿了最少五件衣服的臃肿身子,忍不住开口:“红豆,王爷喜欢吃粽子吗?”

    她的本意是开个玩笑,缓解一下小丫鬟的紧张感,不就是这回事嘛!大不了她再次晕倒呗!反正有了前科,也不会出什么事,用不着如临大敌这样死命给她穿盔甲。谁知红豆一听,重重点了点头,茅塞顿开的样子,一边把衣服从她身上往下扒一边赞叹;“奴婢愚钝,还是小姐聪明。”

    当她重新换上白色短衣,看着眼前被红豆珍宝一样捧在手上的纱衣时,她觉得她的人生观瞬间崩塌了,谁说古人保守的?眼前这套黑白色薄纱质地,吸引程度堪比cos短衣的纱衣就是最好的证明。

    虽然是正常的款式,但是薄纱的质地根本就不顶事,什么都看得到,只在关键部位绣上一些烟雾,绣工倒是很精湛,但是这样的衣服叫人怎么穿嘛!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