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妾身尚在闺阁之时便对酿造之术感兴趣,.”

    “哦?侧妃还会酿酒?”他的声音充满了质疑,头也转过来,微微看着她。

    “妾身只是懂些酿造远离,还没亲身实践过。”她心里开心坏了,要是他顺水推舟的说让她酿酒,那就太好了。

    “这么说,侧妃是懂酒的了”

    “嘿嘿,没错,额,不是,妾身,懂一点点。”夏叶儿真想跳起来,这个王府这么有钱,那要是王爷同意,她肯定可以搞到很多好酒!

    “那,那日服侍,侧妃为本王调的那杯酒,嗯?如何解释?”她一定是知道那酒调在一起会起到令人宿醉的作用,为了逃避服侍就故意那样做,反正最后不管是谁喝了都会醉上一晚,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样做呢?

    听到他的话,夏叶儿瞬间风中凌乱了,一次服侍晕倒,一次服侍醉倒,估计她已经成了这个大楚朝的笑柄了吧!

    “王爷,额,妾身其实不知道那酒会变成烈酒,只是觉得,酒和人一样,各有长短,调和在一起会互相取长补短,变得完美……我只是…….”

    楚承乾心中略略有些失望,他认定她是柏淮南派来的奸细,是来看着他的,以为她耍了什么花招,或者是丞相府有什么动作,原来是他多心了。

    她只是跟其他女人一样,献媚取巧罢了。

    挥挥衣袖,楚承乾没有再留下一句话,径直出了藏书阁,这样的女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他是要做大事的人,不会在女人身上浪费时间。

    夏叶儿在他出去的时候匆忙福了福身,确定没人以后抱着刚才拿在手上的一卷书死死亲了一口。他没说反对,那就是说以后都可以自由来藏书阁咯!

    “红豆青豆,快点,帮我把我的笔记本带上,我们去藏书阁。”天色还很早,夏叶儿刚醒,穿着细白棉布短衣大咧咧撩开幔帐就冲着外面喊。红豆和青豆一个端着水盆,一个端着托盘急忙跑进来,见到她这个样子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

    “小姐啊!您醒了就直接叫奴婢啊,鞋都不穿跑下来像什么样子啊!”

    无奈的坐回椅上,夏叶儿对红豆的老妈子性格早就习惯了,“快点,随便给我打理一下,咱们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青豆拿出两个小本子左右看看,很是不解:“小姐,干嘛要做这样的小本子啊?这样小,写起字来不是很困难?”自从上次去了藏书阁回来小姐就像疯了一样,每天都到花园看各种花草,还要她们把纸张裁成小块像书一样缝起来,做成奇奇怪怪的小本子,真是不懂她究竟要做什么。

    “小姐,您好久没练琴了,夫人吩咐过,出嫁了琴棋书画还是不能荒废的,要不,我今天陪小姐练琴吧?”

    “不,我们今天,再去藏书阁。”夏叶儿笑的神秘兮兮,这两个丫鬟就知道女工女红,要是知道她的计划,估计会吓晕过去。

    “小姐,那不是您该待的地方,老爷吩咐过……”红豆有点着急,怎么小姐出嫁以后完全就变了个人啊!她可是答应老爷要和小姐配合打探乾王府情况的,如今小姐不但不得宠,什么情报都得不到,还整天,疯疯癫癫的,这该如何是好啊!

    “不,我们就去藏书阁,过几天,带你们做好玩的事情!”夏叶儿自己穿着衣服,扭头望着青豆璀璨一笑,青豆只觉得眼睛都被晃晕了,傻傻的就跑过去,乖乖给她梳头点妆,她不如红豆聪明,只知道小姐有恩与她,要誓死效忠小姐。

    夏叶儿梳妆完就自顾自带着青豆出门,刚才红豆说的话,虽然打住了,但她却不是傻子,虽然不知道那个养父夏烈侯需要她打探什么情报,但是直觉上就觉得不要和他们牵扯,她最终也不会留下来。所以虽然红豆人细致聪明,她很依赖她,但是也不能让她牵着鼻子走,该是时候冷落她一下,不能让她觉得自己捏在她手里。

    今天到藏书阁的目的和以前不一样,古代的酿造和医理她本来就知道一些,加上这几天潜心研究,酿造一些简单的药酒应该不成问题。今天要查的是建筑知识,这个酒房是她在古代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凡事都会亲力亲为,关于房屋方面设计也是。初来乍到,她没想重新建造一件屋子专门酿酒,这样目前这样张扬的事情她是不会做的,但是改造出一间屋子也很重要。

    再次靠在藏书阁窗边的架子上,拿了一本房屋布局的书看。原来大楚朝的房屋布局这么讲究,除了美学风水,还要讲究各种器物图案的摆放,大楚居然也是以龙为尊,这点让她很惊奇。

    一边看一边用自己烧得炭笔做笔记,炭笔是前几天趁红豆不注意自己用夏条烧的,笔头磨尖,用起来还真不错。

    清晨的阳光显得特别柔和,轻轻透过雕花窗,整个画面都很有意境。夏叶儿搬来一把有点旧的太师椅,坐下认真阅读,她实在喜欢这样的氛围,跟大学图书馆一样,最幸福的是偷偷带上了昨晚藏好的点心,现在正好拿出来垫肚子。唉,要瞒过红豆的眼睛可真不容易。

    点心小巧松软,甜而不腻,简直太享受了。夏叶儿索性翘起了二郎腿,也不再看书,就吃着点心从窗户观察外面的风景。只是一瞬间,窗外突然飞来一个黑影,夏叶儿正咬着一块点心,灰衣人重重暴打下来,很扎实的把她连着椅子掀翻在地上,整个暴打住。

    “哎哟,你是哪里呜呜唔!”灰衣人死劲捂住她的手掌不让她发出声音。老天爷啊,要不要这么狗血,灰衣刺客都来了。夏叶儿眨眨眼,尽力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我不会叫,我会帮你。”可是那人一手捂着她的手掌,一手死死按着他那宝贝的刀,两眼很警惕的望着窗外,夏叶儿被他的样子弄得忍不住笑起来。灰衣人终于开始注意她是被手心里一阵一阵的寒气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