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坐在竹溪院的小花园里,这几天她让人在花园里种满了各种常用的草药,有一些已经长出小苗了,看着那些绿油油的小植物,她觉得很幸福,酒房,王冲不帮忙也可以弄成,一切都在按着计划发展,只要她研究出足够的药酒配方,以后行走江湖就不怕了。

    不过半日,夏叶儿打了个盹的功夫,青豆就乐颠颠跑来禀告,酒房已经收拾出来了。夏叶儿随她去看,只见背靠着风竹山的厢房收拾得干干净净,里面整齐摆好了六十多个中等大小的酒坛子,放在一排排呈阶梯状递增的架子上,走过去随便掀开一坛酒,闻了闻,很清淡的味道,这应该还是未经过蒸馏的酿造酒,作为基酒是很不错的,可以把草药的药性调出来,又不会因为酒劲太大而影响药效。

    酒房外面的小小院子也是一尘不染,甚至连地上的杂草都拔干净了,只剩下一棵茂密的杨夏摇曳生姿,不远处就是风竹山,山上翠竹一片,清风吹过,竹林沙沙响。夏叶儿闭上眼轻轻扇打了一口带着竹子清香的味道,要是以后加上淡淡的酒香,一定非常迷人。

    “红豆,你是如何办到的?短短半天就把一切做的这么完美,有赏有赏!”

    夏叶儿笑着跑过去,红豆本想提醒她注意仪态,但是看到那好不容易对自己和蔼地俏脸,生生把阻拦的话忍下去。夏叶儿心里偷偷笑了,没想到来古代第一个和她斗法的人是个小丫鬟,这个红豆是块好材料,她会把她完全收为己用的。

    “红豆不敢居功,奴婢去问王管家要人要酒具,王管家不给,说王府一切用度都有限制,浣花院的梅玉侧妃路过,就把自己的丫鬟小厮拨给奴婢,酒具也是那位侧妃娘娘准备的。”红豆的声音委委屈屈,其实她一心是为着小姐好,只是丞相有命,让她监视和辅佐小姐,她也没办法。

    “梅玉侧妃?”手掌里念叨着这个名字,脑海之中回忆起上次“晕倒”时看到的那抹倩影,夏叶儿微微笑了,这个侧妃,是什么意思?要说自己在这府中可以算得上是她最大的威胁了,现在这样算什么?是表现自己在府中的权利,向她示威,还是有意帮助她,向她示好?直觉告诉她,那个冰桃不成气候,这个梅玉才是后院这些女人中的终极大Boss,有意思,她会找个时间去试试这个梅玉侧妃的,现在,还是她的酒房比较重要。

    “王冲呢!给我把他找来。”这个管家,貌似不怎么喜欢她,王爷冷冰冰的脸让她觉得恐惧,但是对这个王管家,她却总是有戏弄一番的冲动,却总是找不到借口,现在估计可以了吧!

    王管家雷厉风行,速度确实是快,夏叶儿才闻完第二排的酒,就看见玉树临风的年轻管家步履稳重的走过雕花廊,恭谨又冷冰的向她请安:“侧妃娘娘安康,不知夏侧妃找我何事?”

    夏叶儿最后闻了闻那坛酒,皱了下眉头,跟上一坛的味道实在像,淡酒根本就没什么区别的样子,看来要想办法做出蒸馏酒,这样调起来才够味。

    “王管家,是妾身怎么得罪你了吗?为何你总是与我为难?”缓步走到门口,夏叶儿抬起头,故作单纯无知的望着门口矗立的伟岸男子,亮晶晶的双眼固执的看着他。王冲没料到她会这样,微微低下头,却显得不卑不亢。夏叶儿两眼亮晶晶的,就她有太多话想问他,为什么作为一个管家,却这样年轻,为什么一个管家,却从来不称自己为“奴才”?为什么一个管家长得如此帅气?

    “我不知道侧妃娘娘在说什么,王爷离府前曾叮嘱我,要好好照看侧妃娘娘,更要打理好王府的内务,我只是尽了做管家的职责,尽力不负王爷所托罢了。”

    原来王爷不在府里,她这个侧妃做的还真是不称职,那么,梅玉这样做就不是为了向王爷表现,那么,是向她示好吗?夏叶儿这个人一向是看到橄榄枝就接的,她打定主意,不管梅玉是出于什么心态,相比冰桃这种自作聪明的尖酸女人,她宁愿和梅玉过招。

    “王爷要王管家好好照看妾身,那妾身要些人手收拾酒房有什么不对?还是妾身只是王爷侧妃,用不起,叫不动王府的下人?”其实她真的很不习惯用“妾身”这个词,但是又不敢说“本宫”,只是一个小小的侧妃而已,况且,对着这个男人,她莫名就觉得矮了一截,就算身份听起来比他高都不敢乱来,这个认知让她有点苦闷。

    “侧妃娘娘息怒,并不是王府下人叫不动,只是四公主如今要出嫁,王府众人都忙着准备礼品,安排事宜,人手本就紧缺,而且”

    他话语忽然顿住,一双寒眸凉凉的扫过她的脸,让她顿时觉得一股无边的寒意。

    “侧妃娘娘酒房的事情并没经过王爷同意,府里没有这个先例,还是,娘娘在丞相府中时就这样?”

    这话,对别人来说就是一般的指责,但是对夏叶儿来说,那真的很不平常,牵扯到丞相府,她一无所知,而且这个王冲如此精明,她一不小心就会露陷,王府和丞相府,仿佛总有一丝微妙的感觉,两者像是互相牵制着,共同维护表面的和平,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夏叶儿是丞相府派来的细作,夹缝中生存,错一步都有可能影响到这种平衡,再加上她只是个养女,死不足惜,所以,她要格外小心,尽量穿离二者之间的关系。

    “四公主与王爷一母同胞,王府理应出力操办,是我失礼了。”夏叶儿面带微笑,语气貌似谦恭的说着,眼里却不带半点笑意。哼,四公主出嫁,这不是应该是皇宫里的事情么?王府除了操办一些礼品还有什么?更何况,同为侧妃,自入王府来,除了她带来的两个大丫鬟,

    如果您发现章节内容错误请举报,我们会第一时间修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大书包小说网新域名http://www.dashubao.net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