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跟着的就只有两个小礼官,那日晕倒的时候跟在一边伺候的几个小丫鬟后来都没了影,这算是一个王府侧妃该有的待遇吗?就连冰桃一个小小的夫人身边都带着三个丫鬟,梅玉更是一下出借了6名壮硕的礼官。

    “只是,王管家可别忘了,我怎么说也是这府里的侧妃,虽说不是正室,好歹也是王爷下了聘礼从丞相府正正经经抬进来的。”她没有再用“妾身”自称,有时候给人过于软弱的印象并不好,不利于以后办事。

    果然,王冲听到此话,抱拳行了一礼,面色却没有丝毫改变:“谨记侧妃教诲。”

    夏叶儿本意是提醒他,人手上对她是不是太不公平,谁知道,感情她说了这么多,拳拳打在棉花上,人家根本不做解释,意思就是,不管你怎么说,爷就是不理你是吧?走着瞧,看谁赢得过谁!

    气冲冲走出去几步,夏叶儿觉得自己都气饿了,准备回去吃点东西,谁知道后面那人还不放过她:“侧妃娘娘请留步,王爷出府前再三吩咐在下,管理好王府,娘娘的酒房整理出来,里面的这些酒已经大大超出了王府规定的用度,在下擅作主张,把侧妃下人的份例拨出来供娘娘买酒。”

    说完了?没了?这就是不给她佣人的原因?夏叶儿不是小气的人,但是这个是原则问题,堂堂乾王府,居然是这样小气,如果这些酒用完,以后怎么办?拿自己的丫鬟去换吗?

    本来以为到了古代,还好死不死成了个什么侧妃,一生荣华富贵应该不在话下了吧,谁知道摊上个这么抠门的王爷和这么苛刻的管家,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自从那天和王冲针锋相对闹了一场以后,夏叶儿就把自己关在房里生了三天的闷气,她这个人有个毛病,那就是一生气就不爱理人,自己跟自己较劲。

    红豆坐在外间的窗边,手里绣着一副国色天香图,心里却甚是烦躁,来到王府以后她就觉得小姐越来越不好掌控,以前,不管她萌生出什么念头,只要自己在耳边旁敲侧击哄上几句,都会相信,继而按照丞相大人的要求做。

    其实她私底下也很可怜小姐,很聪明的一个人,却被丞相有意培养成灵慧不开的样子,什么技艺都学会了,就是不知道人情世故,可是现在的小姐却好像什么都懂了,比如以前,她就绝对不会这样生气。

    “红豆啊,你说现在怎么办?小姐已经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了,谁都不理,如何是好啊!”青豆单纯,只觉得现在的小姐对自己比以前更好了,而且现在的小姐幽默风趣,还爱跟她逗乐子,所以小姐不开心,她是真的很想帮小姐。

    “你别吵我了,我也烦着呢!”一想到丞相交代给她的任务,她现在暴打根得不到小姐的信任,根本无法让小姐无做那件事。

    “青豆!走,我们去花园摘花,今天我要酿酒!”门帘突然被掀开,夏叶儿披散着头发雄纠纠气昂昂的冲出来,一边拿了把梳子胡乱梳着头发一边吩咐,这古代的夏叶儿头发很好看,长而顺滑,但是她三天没打理了,现在梳起来很困难。

    红豆一看,连忙放下绣活,走到她身后接过梳子给她慢慢梳理,“小姐,酿酒,需要鲜花吗?小姐前几天不是刚让人搬了很多酒到酒房吗?”

    夏叶儿招招手:“青豆,你过来。”

    青豆放下刚拿好的篮子,乖乖走过去。

    “你们这里嗯,有没有,嗯月季花?”夏叶儿在脑海里回忆了月季花的特征,细细描述给她听:“就是,有刺的,花瓣很娇艳,多层,嗯,也有多种颜色你给我拿支笔过来。”算了,说不清楚,还是画吧。

    这三天,她想了很多,干嘛浪费光阴,她要好好研究药酒才能为将来浪迹天涯做准备,这个破王府,她还不稀罕呢!更何况,白白承了梅玉一个人情,还跟王冲吵了一架,还浪费了那么多下人份例来买酒,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她才不会浪费,她夏叶儿从来就不是一个暴殄天物的人,那些就可都是好酒。

    青豆很快拿来了纸笔,夏叶儿画出了大概的轮廓,两个丫鬟都恍然大悟:“哦,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就是木蔷薇啊!”“小姐您要这个干吗?沐浴吗?”

    no!夏叶儿竖起食指,神秘地摇摇头,天机不可泄露,让你们知道了,那还有什么悬念?

    今天红豆给她梳了一个很简单的发髻,但是装饰品却延续了她一贯的风格,八宝攒珠花簪点缀在发间,显得配合身上穿的粉红丝缎窄绣裙子,显得整个人特别娇俏,和府里别的女人完全不同。

    夏叶儿一直在思考一个很奇怪的事情,王府里的小妾不是都应该绞尽脑汁打扮博取男人的欢心吗?为什么这些小妾,争宠该做的事情,拉帮结派,拜高踩低,一件不落的做,就是不愿意把自己打扮得艳丽些呢?难道这是大楚国的传统装束?

    来到死气沉沉的大花园,夏叶儿觉得,真没意思,差点就忘了,这个王府里面恨不得连叶子都变成黑色的,又怎么会栽种月季这样光彩夺目的花朵呢?不过,前前些天在藏书阁看书的时候,她专门查阅了许多药典,做了不少关于草药的笔记,想了想,抬手制住正在草丛中乱扒拉的青豆。

    “青豆,算了,找不到就不要了,嗯”托着下巴想了想,夏叶儿跑到假山前找了找,选择性的扯了几株草药,整理一下交给青豆拿着,看了看假山下面的浅池塘边上还长着几株医术上说过的草药,她连忙扒到边上,勾着手想摘,青豆看到,吓得一下就把手里的草药丢到一边,连忙跑上去想要抓住她,谁知道有人却比她更快一步。

    楚承乾才刚刚回来,一走进花园就看到这样一幕,一个抢眼的粉红色身影悬挂在假山池边的夏树上,正试图往池塘里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