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让他一惊,立马从幻想醒来,很没骨气的搓着手请安:“王管家好啊Y嘿!”

    王冲依旧是那要死不活爱理不理的样子,只是脸多了一抹不耐,“侧妃要是有什么不懂,陈某愿意为侧妃解惑,但是要是无事,还请原谅在下,没有这个闲情逸致奉陪。”说完,理理袖子,王管家很潇洒的要走。

    夏叶儿一慌,连忙拉住他的袖子,“王管家留步!”

    王冲的脸,很可疑的红了红,眼角不自然的瞥了瞥被她牵住的衣角,用力扯出。夏叶儿也不再耽搁,竹筒倒豆子一样说出自己的想法,她怕楚承乾,但是更怕这个管家,因为楚承乾起码不常在府里,但是这个管家可是因为几桶酒扣下自己满屋子丫鬟的角色啊,得罪不起啊!

    “那个王管家,我想请教一下,这花园里的植物,我可以动吗?”说完眨眨眼,见他没什么大的反应,夏叶儿壮着胆子又补充了一句,“我可以摘来酿酒么?”

    王冲看着她,尽量忽略那双大眼睛里发出的熠熠光辉,心底叹了口气,语气还是淡淡的公事公办,“侧妃自便。”说完往前走,再也不看她一眼,这个小丫鬟,真的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王冲永远记得,七年前,星光灿烂的那个夜晚,丞相府邸,一个小小院落的衣角,蜷缩着的那个小女孩,她死死捂着自己的手掌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尽量往墙角缩进。看到他出现,哽咽半天,只说出一句话:“哥哥,呜呜,你有没有看到阿筑的爹爹?”

    王冲的心,在为她抹去眼角残留泪水的那一刻,变得很柔软,他倒现在都记得那个时候,心突然涌现出的那一抹怜惜之情,虽然淡,但维持至今都没有散去。

    你忘记了是好事,没关系,那些苦难我来帮你铭记,你只需要尽快穿离苦海,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行了。

    夏叶儿得到允许,开心得恨不得蹦起来,暴打根顾不王冲心里的想法,欢快的叫着让青豆找人给她摘云蒲。

    青豆看着双手托着下巴笑得合不拢手掌的小姐,满脑子都是疑问,这样的杂草要来干什么啊?一株草药都会让她这么开心么?唉,真是越来越看不懂小姐了。

    夏叶儿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陶醉得一塌糊涂啊!这是她第一次尝试炮制药酒,而且并不是内服,是外敷,因为她发现,这古代的酒度数实在是太低了,炮制喝的酒的话,花香很容易盖过酒香,没人愿意喝没有酒味的酒吧?但是把它做成外敷的美容酒不同了,这酒味越淡越合适,花香越浓越好办,因为,谁愿意自己脸一天到晚一股酒味?

    如果美容药酒成功了,她先发给王府的女眷使用,然后再做推广,再研制别的品种的药酒,反正总有一天,她能穿离王府,穿离楚承乾,穿离阴谋,彻底独立,在古代奔小康,想想开心啊!

    楚承乾站在蓬莱阁,看着花园里活蹦乱跳的身影,沉思了一会儿,脸的笼罩的黑气渐渐化成了一条条的黑线,难道,夏烈侯是故意给他一个疯女人,故意来闹腾他,想让他后院失火吗?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关于这个女人的最厉害的阴谋说了,因为她的行为,啧啧,暗自抚额,真是太白痴了。

    “小姐,还要几天才能行啊!”青豆坐在酒房门口的小凳子,扒着窗户往里看,一边看还一遍嘟囔。

    夏叶儿急急忙忙在酒房萝莉走来走去,异常焦躁,这个药材已经放下去一段时间了,但是还没开封,按照她在现代知道的药酒知识和在古代学到的一些知识,应该快了,但是,她凑近酒坛口闻了闻,一点都没有香味啊!这可怎么办啊?这液态化妆品吧,没有功能可以,好歹有个香味可以当香水使用啊!她用尽全力泡这坛酒,别弄得成了一坛酒不酒水不水的怪东西啊!除了云蒲,她也加叫人专门去后山摘了许多月季花呢!不应该没有香味啊!

    “呃,青豆给冰桃夫人请安,夫人好。”

    夏冰桃今天穿着一身烟灰色的襦,水墨下裙,墨玉簪头的银簪六只,颜色虽然素淡,却显得异常繁重,夏叶儿在心里点评一番,擦擦手走出来迎了迎。

    “姐姐到访也不遣人来说一声,妹妹这酒房里什么都没有,还是请姐姐移驾,到前院一坐吧!”她现在学乖了,王冲的事情让她学会了,还是低调得好,不要太扎眼,前阵子是因为酒房的事情太张扬,被王冲摆了一道,哼,扣她的下人!

    
共2页,现第1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