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门外,青白衣衫的管家王冲看着院跪着的瘦小身影,严重流露出一股浓浓的疼惜,最终还是离开,罢了,不论如何,不论她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他尽他所能,护她周全是了。

    “王爷!”红豆前一步,跪在地,先对着楚承乾行了一个大礼,然后低头垂目,镇定的说:“王爷,奴婢糊涂,还请王爷恕罪,小姐先前反复叮嘱奴婢,这云蒲酒应该加梅子调味,用以掩盖蔷薇花香,奴婢却忘了,还请王爷恕罪!”

    红豆说完,偷偷给夏叶儿打了个眼色。

    小姐,奴婢只能帮你倒这里了

    夏叶儿看到红豆的眼色,虽然没有完全明白,但是基本也懂了,花香,联系王府花园的情景,她想到了一个问题。

    王爷,闻不得花香,甚至可能,闻不得各种香味!

    哼,夏冰桃这一招实在是不高明,夏叶儿心底暗嘲。

    古代的女人谁不是以夫为天,一心想着取悦丈夫,算是妻妾间争宠,再怎么打击对方,也不该把王爷扯进来。没有哪个男人容忍的了被利用,更何况,夏冰桃这是明知道王爷的弱点,却不点出,故意找茬,让王爷难受,这点小九九,根本不用细想可以看出来。

    “红豆,你停下,云蒲的味道和蔷薇的花香味结合在一起,会显得酒味更加醇美清香,虽然加了梅子口感酸甜,但是王爷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必定不喜欢这些。还请王爷不要嫌弃,赏脸一尝。”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样说可以了吧?你一个大男人,不喜欢香味,定然也不会喜欢酸酸甜甜的东西,不知者不罪,她刚刚嫁过来,不知道王爷的喜好很正常,算是他真的对此有讳于心,也会看在丞相夏烈侯的面子,不跟她计较,反正现在她也不得宠,最坏也没有这更坏的了,但是夏冰桃和沈梅玉,两个小小的歌姬,算是皇御赐的,楚承乾也不会允许她们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生事,挑战自己的权威。

    况且,以夏叶儿的猜想,现在楚承乾对她很是猜忌,说不定,今天的事情是好事呢?

    “罢了,本王不喜这些,你们自己喝吧!”楚承乾一直按兵不动,默默观察着夏叶儿的一举一动。

    “王爷,妹妹一番心意,爷尝尝吧!”沈梅玉温柔的劝,夏叶儿发现,她真的是很好看,虽然夏冰桃也不错,但是过于妖媚,属于她一眼看出不是什么好货色的那种人。但是沈梅玉不同,她的一颦一笑,给人的竟然都是温和的感觉,像现在,她虽然看着是在和楚承乾讲话,但是眼角的余光却能瞥到夏叶儿这边,让人如沐春风。联想到次她主动示好,给她拨派人手布置酒房的事情,难道,她是真的想和她交好,所以,对待同志如春天般温暖?

    “不用了,你们姐妹聚吧,本王先走了。”没有一丝感情的语气,说完直接出去,速度真快,夏叶儿正好端着托盘,准备着沈梅玉的话劝一杯酒,恰乾合适的笑容,案举眉间,他这么出去了!

    夏叶儿举着托盘傻了一瞬,心下有些恼怒,红豆连忙小步跑过来帮她接下。夏冰桃“扑哧”一声笑出来,连忙用手绢捂住自己的手掌,笑声却是肆无忌惮释放出来。

    夏叶儿顺了口气,重新提起一股劲,端正走到沈梅玉面前,微微弯了弯腰,“妹妹过府多日,早该去拜访姐姐,无奈身体一直不好,耽搁了,还请姐姐见谅。特意为姐姐备了这云蒲酒,还望姐姐喜欢。”

    沈梅玉手掌里说着“妹妹快快请起”,手也是虚虚扶了她一把,这个礼却还是实打实的受了,夏叶儿仔细看着她的举动,这个女人脸太谨慎了,一点破绽都没有,只能从别的地方着手。

    “妹妹说的哪里话,妹妹千金之躯,身娇肉贵,做姐姐的本该主动看望,可是王府的事情实在是忙不过来,一直抽不出时间,难得今日得闲,急急忙忙赶来了,谁知却交了好运,赶了妹妹酿造的这坛好酒,真是运气啊!”

    “姐姐不嫌弃好,还请姐姐一尝。”夏叶儿给红豆打了个眼色,小丫鬟连忙端托盘,夏叶儿暗自使了点劲挣穿沈梅玉那双紧紧抓着她的冰凉小手,端起一杯,含着笑容地给她。

    夏冰桃自她们开始寒暄一直在旁边坐着吹指甲,但是夏叶儿却一直注意着她,没放过沈梅玉说“王府的事情实在忙不过来”时,夏冰桃的不屑,看来,她们两个的关系也不好,应该是看着她来了,所以两人勉强结成同盟的,她要做的,是分裂两人,另外结盟,这看起来并不难。

    沈梅玉端起一小杯酒,青瓷小杯里的酒水红而酽,色泽鲜亮,轻轻凑到鼻子跟前,一股异的香味马扩散开来,有蔷薇的浓香,有酒的清香,还有云蒲的淡淡香味,还有一股甜甜的味道。朱额轻抿,甜甜的味道马充斥了整个口腔,一点都不腻人,有酒的味道,却不像酒那样微带刺激,口感十分绵软香甜。

    “妹妹这是什么酒,为何我从没喝过?连皇宫都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酒啊!”

    夏叶儿自她端起酒杯十分紧张,虽然表面还是岿然不动一派淡定的模样,其实心里早纠结成了团,这可是她自学炮制的第一坛酒啊!这可关系到以后的生计问题啊!她能不紧张么?但是看了沈梅玉的表情,看样子,口感是达标了,香味也达标了,看疗效了,虽然自己是医科专业的,但是到了古代,草药药性有没有什么不同她还不知道,还有云蒲的性子她也不了解,还有那个酒反正是各种担心,现在,她可以暂时放下心了。

    “哼,梅玉姐姐恐怕是忘了,咱们大楚朝地大物博,什么好东西没有?皇宫里也闻所未闻的酒?恐怕是姐姐孤陋寡闻吧?

    本书来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