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623章 可以喝的胭脂
    我在皇身边伺候时倒是尝过不少美酒,现在姑且一试,看看是不是真的是连皇宫都没有的宝贝。”夏冰桃说着,端起了一杯酒,眼神略带讽刺的看向沈梅玉,哼,她以前可是皇身边最受宠的歌姬,而沈梅玉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伴舞,要不是皇让她她才不会来伺候这个什么破王爷呢!

    沈梅玉眼神微暗,紧紧握住手里的帕子,没有说话。

    夏叶儿将一切看在眼里,心底暗自发笑,她还没部署好离间计划呢!她们怎么这么沉不住气?不过,这个夏冰桃是个胸大无脑的,居然在王爷府炫耀以前在皇面前多得宠?楚承乾纳她为妾算是捡皇破鞋了,这个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皇命难为呢?但是她居然意识不到这一点,还以此为荣,这样的人,注定活不长,夏叶儿才不想为她暖棺材呢!

    “王爷”王冲单手搁楚承乾的肩膀,以示安慰。竹溪院外夏树下,两个身长玉立的男子负手而立,心各有所思。

    “子廷,你说,她到底是不是夏烈侯派来的细作?”语气带着一丝探寻,一丝兴味,却独独没了以往的冷意,楚承乾眼神一直望着竹溪院内的那道亮丽的身影,心隐约有所期盼,她不知道他的喜好,不知道他讨厌所有有香味或者颜色鲜艳的东西,这是不是说明,她并不是夏烈侯派来监视他的?

    是不是说明,他可以放纵一次,满足自己的好心,允许自己去接近她?

    “王爷,三思,不要被老贼的障眼法迷惑。”年轻的管家在一旁冷然出声,立马冻结了楚承乾脸微微的笑意,是的,差一点计了。

    王冲负手而立,好看的眉目低垂着,没有一分的斜视,阿筑,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些纷争的,等我。

    这是夏叶儿到了古代这么久最开心的一天,白天那坛酒已经被夏冰桃和沈梅玉分了带走,还好她手快,让青豆拿来一个小瓷瓶,留了一小瓶。

    说实话,夏叶儿现在的状态真的很好,基本是要什么有什么,除了那个冰山管家是不是给她找找麻烦,这样她可以安心为以后做打算了。

    竹溪院在王府的位置算不偏僻,但是十分微妙,离王爷住的沧澜轩不远不近,但是紧紧挨着王府后山风竹山,景色宜人,要是夏冰桃不来,也很静谧。叫红豆准备了一些小点心,带着两个丫鬟来到竹溪院的楔园,找到小凳子坐下。

    “小姐,我们还要坐到什么时候啊?”青豆给她披绣花的斗篷,夏叶儿无语望天,虽然这斗篷是轻罗质地的,但是这是夏天啊!虽然夜晚有点凉,但是她穿这么多衣服还不够么?唉!要是有一天她死了,那不是被宫斗斗死的,一定是被寒死的。

    桌放着的是白天留下来的那瓶酒,想了想,夏叶儿还是倒出一小杯,慢慢凑到鼻子跟前闻着。味道真的很香甜,酒味很淡,月季花香浓郁,但是层次分明,这个味道她很满意,拿它当做香水使用都不为过了。

    伸出洁白的手指,在青瓷酒杯里轻轻蘸了蘸,这酒略微有点浓稠,有点像现代的蜜乳,擦在手,居然可以被打收!而且涂完,手还会呈现淡淡的粉红色,跟胭脂似的。

    “呀小姐,这酒涂手真好看!”其实红豆早看直了眼睛,没敢出声,今天白天的事情,她出声阻止,一是想帮小姐,二是想表明忠心,但是等了一天夏叶儿也没有明确的表示,所以她还不敢贸然开口,只是尽自己的本分做事。但是青豆不一样了,看到夏叶儿手的红色,马叫出了声。

    夏叶儿把手抬起来,着莹白的月光晃了晃,淡淡的一抹红在月光的映衬下确实显得很好看,真的成功了啊!而且,这个还是可以喝的胭脂呢!

    “红豆青豆!走,我们回去!”夏叶儿突然起身吓了两个小丫鬟一大跳,红豆偷偷摸了摸胸,安抚了被吓坏的小心脏,给大扇小叫着的青豆打了个眼色,小心的跟在夏叶儿身后走。

    “红豆,我们明天再去一次藏书阁吧!我还有好多书没来得及看呢!”夏叶儿一边扯着裙摆一边对红豆撒娇,这个小丫鬟,虽然生理年龄她大,但是心理年龄还真不过她,今天一天她的行为夏叶儿都看在眼里呢!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决定要把她留在身边,那么稍微调教一下让她知道自己不是任人摆布的可以了。

    红豆很久没有听到小姐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了,以前在丞相府,虽然小姐在外人面前知书达理,但是到了她面前总会耍些孝脾气,自从到了王府开始对她冷淡。现在,那个爱撒娇的小姐又回来了,真好!

    夏叶儿一边往回走一边偷偷用余光观察红豆,见她两眼含着泪,一副喜极而泣的样子,心里也觉得挺不是滋味,毕竟,红豆是她来到古代以后对她最好的人,青豆虽然也好,但是心思单纯,难免有考虑不到的时候,要说她确实很需要红豆。可是也怪不了她,她想彻底摆穿丞相府和乾王府的牵制,要推开这两座大山,所以不能让红豆以间谍的形式留在她身边。她想过了,要是红豆不是一心跟随她,那找个理由把她放出乾王府,让她自由,算是还了她对自己这些天来无微不至照顾这个恩情。

    但是现在这样,真好。想着想着,夏叶儿发觉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这真是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小姐呀,您慢点啊!”

    “小姐,别跳了!”

    “小姐啊,那边是出去的路啊!”

    “小姐!”

    “啊!痛死我了,哎哟!”喵了个咪的,着月光走,居然也能让她撞假山?靠,要不要这么邪门啊!

    “谁在那边?”王冲带着人例行巡夜,不知不觉走到竹溪院,望着黑漆漆的院落,想起她白天将计计的样子。

    本书来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