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忍不住挑起手掌角,本来是要帮帮她的,谁知到,阿筑早不是当年那个只会牵着他的衣角叫“子廷哥哥”的小女孩了,她现在会巧笑倩兮,轻而易举化解危险,呵呵,小丫鬟。想起她那副长篇大论讲道理的样子觉得好笑。

    然后,不出意料的,他听见了隔着那扇不大的小门,巧笑倩兮的姑娘那一声哀嚎。

    夏叶儿头撞了门,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听到门外有人,连忙捂住自己的手掌,眼神示意跟过来的红豆青豆不要讲话,然后轻提着裙摆,慢慢往回走。

    “侧妃娘娘?”王冲听到她的叫声后再也绷不住平时的冰山脸了,有点急迫的敲着门,轻声出声询问。

    夏叶儿本来走都快走了,听到那人的声音,仔细一辨认,嘿,不是那冰山管家吗?这声音化了冰,倒让她认不出来了,想起他平日给自己找的那些麻烦,夏叶儿灵机一动,这不是整他的大好时机吗?

    乾王府有规定,夜晚后院任何一个妾侍的院落,都必须落锁,严禁任何人随意进出,还好这段时间夏叶儿还是留意了一下王府的规矩,要不然错过了这次的大好时机啊!

    挥了挥手示意丫鬟们先走,然后贴着门,小声叫唤起来:“是王管家吗?我好像撞破了头哇C疼啊!”哼,我再怎么也是侧妃吧?你们还能由我流血而亡吗?

    王冲在外面,看不到里面的真实情况,两道浓眉冷峻的凝在一起,那周身的冷意又释放出来了,随行的侍卫不由得咽咽口水,悄悄退后两步。

    王冲并没有思考多久,稍微想了想,便挥退那些侍卫,轻提衣角,跃过了那道浅浅的围墙。所有的侍卫都看傻了眼,王管家,原来还会武功啊!看来,以后更不能惹他了。

    而此时,院子里的夏叶儿,正一边揉着被撞疼的额角,一边脸贴着大门在听动静,丝毫没有发现身后有人。

    王冲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负手而立,原本束得很整齐的头发有一丝飘落下来,却徒增几分潇洒,如果有人看见他现在的表情,会发现,王管家,居然是在笑。

    夏叶儿把脸靠在门,“哎呀哎呀”的叫唤,手掌叫唤着,捂着手掌笑得直不起腰来,哼,王府的规矩她可是懂的,遇到这个情况,看他王冲怎么办,要是敢丢下她不管,看她明天怎么捏着这个把柄说他。

    王冲当然不会不管她,相反,听到她惨叫的时候,一向淡定的他急得差点乱了分寸,不顾规矩这么飞进来,谁知到是她的恶作剧。站在她身后,旁边假山的阴影将他高大的身影完全笼罩了,夏叶儿迟迟听不到外面的声响,以为是人走了,根本没想到身后藏着一个人。

    王冲打了一口气,强行收敛起脸温柔带笑的表情,走近几步对着她行了个抱拳礼:“侧妃娘娘。”

    夏叶儿的脸还贴在门笑得欢呢!被他近在耳后的声音这么一吓,一个不注意,脚脖子一歪,人往下倒,王冲什么都没想,下意识的搂住她,却还是晚了一点,之前为了保持距离,他离得并不是很近,出手的时候又着急,力道用狠了,夏叶儿被他的力道带了一道,脸贴在门狠狠擦了一下,当下觉得脸火辣辣的一片,还有一些黏糊糊的液体渗出来,一定是破皮了。想到这个夏叶儿最先想到的居然是终于有理由捉弄王管家了!

    王冲听到她低低的叫了一声,立马紧张的拉过她细细检查,夏叶儿心底暗笑,一心想着怎么责怪,居然忘了冰山管家这个行为很反常,还很配合伸过脸给他检查。

    夜已经很深了,整个院落都是黑漆漆的,但是王冲知道,刚才那拨侍卫一定都没走远,看着凑过来的这张小脸,只觉得整颗心都像被泡在高温的油里一样,扑哧扑哧冒着火星子,阿筑,你真的不记得子廷哥哥了么?

    他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心疼的看着她脸的两道伤痕,严重没有一丝犹豫,只有决绝。

    夏叶儿心里的如意算盘拨的响亮,这次她受伤虽然说是自己先使坏骗人在先,但是她完全可以耍赖,但是王冲不顾王府的规矩,私自跑进来,是犯了规矩,看他以后还怎么拿王府规矩说事,哼!要是她再狠毒一点,还可以跑到楚承乾面前告状,说王冲故意跑来调戏她,再把她装作受伤哄骗人家进来的事情赖的一干二净,虽然她这个侧妃不得宠,但是好歹也是王爷的女人,没有哪个男人容忍得了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调戏吧?他王冲再得楚承乾的心,他们也不能这么包庇吧?好歹她夏叶儿还是丞相养女啊!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呸,不对她才不是狗呢!

    几乎只有一秒钟的时间,夏叶儿还没来得及从自己的幻想跳出来,王冲搂住她的腰,“蹭”的一下飞出了

    
共2页,现第1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