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冰山管家喝多了酒了,似乎还传染给了她,看着楚承乾那双细看很桃花的电眼,特别是居然还对她放了个电,当然,这只是她自己的想法。

    )但是重点是,这种反常的事情放在平时她早咬破手指“嗖嗖嗖”画张符贴他脑门了,今天她居然很听话的跑过去。

    楚承乾拍拍旁边的座位,示意她坐下,夏叶儿也没有再扭捏,本来还想着行个礼什么的,既然他都不在乎了,那正好,省了一顿。桌放了一壶酒,一只酒杯,还有一盘小点心和一盘水果。今天闹了一个晚夏叶儿什么都没有吃啊!现在估计拿把刀戳破她的肚皮放空里面的气,前后一贴从3d变成了2d的了。偷偷抬头瞥了他一眼,见他只是自顾自喝酒,夏叶儿壮着胆子摸了一块点心,小心放进手掌里,小口小口啃了起来。

    “侧妃大半夜的是专程到本王院子里吃点心的?”楚承乾喝下一杯酒,也没多说,把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

    “呃”某人词穷,喉咙里一口点心咽也不是吐也不是,那样哽在那里,憋得她直喘气。

    楚承乾眼皮抬了抬,有些无语,倒了杯酒递过去,她也不客气,一气喝下,算是将那口点心冲下去了。又顺了口气,抚了抚胸口,脸的微笑又绽开了,两只手指捏着酒杯真心赞叹:“真是好酒啊!”

    可不是,王爷是王爷,这酒前些天青豆她们弄到酒房的任何一坛酒都要好,味道很纯,劲道大却不辣口,在古代算是难得的好酒了!毕竟不是蒸馏的,度数总是缺憾。

    “侧妃似乎对美酒十分寒衷?也很懂得享受啊!”楚承乾接过她手里的小酒杯,又给自己满一杯,他听说她吩咐下人给她收拾了一间酒房,专门用来调配药酒,这个侧妃嫁到王府也有半个月了,一大半时间在“养病”,剩下一点时间是看书,捣鼓草药和酒,倒是传闻大楚第一才女的“才”还没怎么展现出来。如果说夏烈侯培养这个女儿进王府是给他安插的细作用来调查和牵制乾王府,那为什么这么久了,精心准备的才艺还不快快展现出来招惹他呢?说不定她只是丞相送来示好的礼物也不可知。楚承乾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开始有意识的为夏叶儿开穿了。

    夏叶儿见他并不理自己,只是自顾自喝酒,又想想现在的情况,反正该冒犯都冒犯了,该出丑也出了,那这样吧,这样的状态让她很放松,贪恋啊简直是。于是,盘子里的水果和点心快速减少着

    “侧妃还没回答本王的话呢!”

    “额”夏叶儿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执着,只好咽下手掌里的食物,勉强回答他的话。

    “回王爷话,额,妾身喜欢酒,只是附庸风雅罢了,谈不了解。”

    这样可以吧?谦虚吧?回答了吧?

    “侧妃说笑了,听侧妃的话,附庸风雅也是刻意为之,说明侧妃在酒这方面还是有研究的,反正也坐着了,不如”他忽然站起身来,微微弯腰,将一张俊俏无的脸凑到夏叶儿面前。

    “让本王来检验一下,侧妃附庸风雅得怎么样了,如何?”

    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夏叶儿现在是深有体会,她擅长的是调酒,用的也都是洋酒,要说了解,那只能是对洋酒有一定的了解,关于古代的各种酒,她真是无力了啊!也是最近看了一些书,关键是为了酿造药酒方便,她看的大多数是医术药典啊,要她一下子说古代的酒知识,这还真是难啊!

    楚承乾看着她为难的样子,也不催促,只是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不一会儿,那个酒壶居然空了。拿起来往下倒了倒,一滴不剩,又把杯子往手掌里滴了滴,放下,摸着下巴,闪着双眼看着夏叶儿。

    夏叶儿正在思索怎么应对,看见他盯着她瞧,本来想到的几句跟酒有关的诗句,觉得那几句诗像小石子,而他雪亮的眼神像波涛汹涌的泥石流一样,喷涌而下,把她这些小石子冲得掉入万丈深渊,顿时无影无踪了。

    “王爷,妾身,妾身去为您拿酒?”

    楚承乾垂下眼眸,不置可否。

    夏叶儿急冲冲拉着裙子往远在外面跑,那叫一个急啊!跟院子里待着的是洪水猛兽一样,期间踢到了刚才坐着的大石凳子,很狼狈的绊了一跤,衣服也挂落了桌刚才已经被她急速消灭的点心空盘子。抬头狼狈的对着楚承乾笑笑,却发现人家根本没看她,只好悻悻的收起笑容,继续往外跑。

    王冲自她出来一直跟着,只是大半夜孤男寡女,他不适合露面,只好远远跟着。看见她在路蹦蹦跳跳的玩,看看这朵花,摸摸那根草,他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担心。高兴是,她真的如他所料,喜欢这些花朵,也不枉他

    当年他答应楚承乾入驻王府帮忙,什么也没要,但是楚承乾还是允了他一个要求,直到五个月前,他得知叶儿要嫁到王府,才向楚承乾提出这个要求,那是他住的院子,任他装点,这才得以在死气沉沉的乾王府留下这么一个鸟语花香的好地方。果然,她很喜欢。

    但是,夜这么凉,她穿的这样单薄,怎么能久留呢?

    夏叶儿一边往外跑一边还哈哈大笑着,怎么想起了学时代学的那篇古,叫做《口技》的那篇,里面描述人们很急切害怕的那一段:“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呢?

    跑到刚才那个院子她笑不出来了,她又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不认识路。

    回去的路都不认识也算了,她还夸下海口要帮楚承乾拿酒,这不是要人命吗?呜呜呜谁能救救她啊!

    王冲看着她无头苍蝇一样到在花园里面转着,轻叹一口气,还是忍不下心不理她,轻身一翻从屋顶跳下来,落到她面前。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本书来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