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破屋间笼着个火堆,烧的旺旺的,火光跳跃,夏叶儿看见了慕容万山的脸,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仔细的观察一个男人。王冲她不屑于看,楚承乾她不敢看。看来她运气不错,遇见的三个人,都是帅哥,但是王冲生的冷酷,一天到晚绷着个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楚承乾平时也爱绷着脸,但是不是散发出来的气场,却让夏叶儿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如表面冷冰的漠不关心的人,他一定有他心的万丈豪情,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这个慕容万山和他们都不同,他让夏叶儿觉得,终于遇到一个正常的帅哥了。

    火光,慕容万山的表情十分淡定,好看的眉眼轻轻垂着,看到她爬起来也不动声色。自顾自的用一根树枝扒拉着火堆里的柴火。夏叶儿本来以为自己醒了他会有所行动,毕竟原则来说她算是一个俘虏吧!于是她爬起来坐好,理理头发,一脸希冀的望着他。

    慕容万山在她的注视下,手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夏叶儿尽量有诚意的看着他的脸,可是越看他手的动作越快越乱最后夏叶儿脖子都累了,只好发话。

    “喂,慕容万山是吧?你手下留情吧,火堆都散了。”没有一点夸张,刚刚地那一堆富有生命力和破坏力的火焰在他的反复蹂躏下已经成了一对冒着青烟的焦炭。

    “咳咳,你不问问我为什么把你弄出来?”慕容万山清咳两声,保持风流倜傥的音调问话。

    夏叶儿撇撇手掌,翻了个白眼:“是不是我问了你说?不是还要玩玩情调保持神秘感吗?”

    “啊哈哈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对了,你是谁来着?夏叶儿?”

    无力翻白眼,无力吐槽了,夏叶儿站起来,发现身体一点都不重,看来他也没对自己下狠手,只是想弄晕自己而已。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这样‘啊哈哈哈哈’的国产老男人的笑法很傻?”傻到她简直不忍直视,太不符合那一张帅脸了。

    慕容万山的眉头又皱起来了,“国产老男人?这是什么样的男人?我可是一点都不老啊!”

    “这个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是这样的男人嘛!”夏叶儿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哈哈大笑用以掩饰。

    慕容万山又是一阵大笑,招手让她来火堆边坐着,重新拢起那堆火,“我那样笑,你说我是什么‘国产老男人’,那姑娘刚才也是这样笑,岂不是‘国产老女人’咯?”他虽然觉得这个姑娘说起话来怪怪的,但是也明白,不会有好的形容。他慕容万山可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受人木瓜,当然也要报以琼瑶了。

    夏叶儿被他堵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家伙,还真是会活学活用。

    “好了,姑娘还没回答在下的问题。”

    夏叶儿也拿了根木棍拨起了火堆,也不看他,“算了算了,姑奶奶大发慈悲告诉你吧!”

    慕容万山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别再叫我姑娘了,我已经嫁人,老咯!”可不是吗?在她的眼,女人,不管你年龄大小,只要一结婚,都老了。

    手的动作停了下,看着他,“跟你说,你绑架我的做法实在是很不明智。”

    “为什么?”

    “我是乾王楚承乾的侧妃,只是他的侧妃。”

    “据我所知,楚承乾只有两位侧妃,看姑娘的举手投足,绝不像是那位宫廷舞姬出身的沈梅玉沈侧妃。”略微停顿一下,夏叶儿皱起了眉头,难道他不能干脆一点,一次说完好不好?一定要这样说一段停一下吗?

    察觉到她的不满,慕容万山马改了这个缺点,“你是丞相夏烈侯的养女,人称‘大楚第一才女’的夏叶儿?”

    “嗯,你知道啊!”平平淡淡的回答,一点感情都没有,看来这个“大楚第一才女”的名号真的是响彻大楚啊,连一个小小的灰衣人都知道。

    “在下确认了姑娘的身份之后,愈发觉得在下请到姑娘真是明智之举。”

    “你请人的方法挺特别的。”

    慕容万山也不顾她讽刺的语气,只是轻轻一笑,“那么,姑娘为什么觉得在下抓到姑娘不明智?”

    “不是吧?好歹你也是道混的啊!这样的厉害关系都分析不出来?”看来这个灰衣人确实是很不道。

    “还请姑娘明示。”

    “算了,知道的太多对你也不好,反正,我根本不得楚承乾的宠爱,所以抓我啊,你要以我威胁他们要钱什么的都没用,他们都巴不得我死呢!”

    慕容万山没有说话,依然微笑着看着火堆,夏叶儿,看来,她也不仅仅是个联姻工具,听这个口气,说不定知道许多事情,也许这是问题的关键。想到这些,他心有了计较,面却还是不动声色。

    “那说不定我押着你,去找丞相,可以拿到钱呢?”

    夏叶儿听到这话,十分鄙视的挥了挥手,骚年,你还是太年轻。

    “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养女像泼出去的脏水,丞相又怎么会越过楚承乾出钱赎我呢?”

    慕容万山忍不住轻快的笑起来,声音清脆的很,“嫁出去的养女像泼出去的脏水”,这样的喻亏她想得出来。

    “听着姑娘这语气,好似对乾王爷和丞相十分不满?”

    哼,夏叶儿没说话,你都看得出我的怨气,看来我表现的真是够明显了。

    “那,不如干脆甩了楚承乾,跟着我,怎么样?”其实现在他有更总要的事情要做,但是还是忍不住想逗逗她。

    “谢啦!这句话留着吧!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本事,但是总不会我混得差吧?留着你这句话,以后混不下去了去找你。”是嘛!如果她的酿酒大业无法完成,那也不会在乾王府过一辈子,那样她会疯的!到时候,有个去处也好,虽然不知道这个慕容万山的底细,但是,有个地方去总逃出去以后露宿街头强。

    本书来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