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剩下的人在皇城外挨家挨户的寻找,防止劫匪带着叶儿藏匿。反正,就算是将这大楚皇城掘地三尺,今晚也一定要将叶儿找出来。

    夏叶儿休息了一小下就醒过来了,隐约听得见小破屋外面渐渐有了人声,不由得有些疑惑,难道是乾王府的人出来找她了吗?心中暗暗嘲讽了自己一下,按照她在王府的地位,就算是失踪个十天半个月,除了红豆青豆两个小丫鬟,应该不会有任何人发现什么不妥吧?这才半天,怎么会有人发现自己失踪的事情,还这么兴师动众的跑出来找呢?

    “醒了?”慕容万山一直守着火堆,不是拨弄一番,填点柴火进去,让火苗烧的更旺盛,楚承乾的这个小侧妃,倒是让他感到十分怜惜,不由自主的酒为她着想,怕她冷,就主动将火苗烧得旺旺的。

    夏叶儿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到火堆边坐着,搓了搓手。

    “你听见没有,外面,好像有人的声音,而且不止一个,貌似有很多啊!”

    “哼,怎么呢?”慕容万山的声音里有一些冷意,难道她指望,就凭着这些小卒子就能从他手里抢到人了吗?未免太天真了吧!

    “你这人怎么这么迟钝呐!快点跑啊!你说你这人奇怪不奇怪啊!”夏叶儿觉得,这人真是有病,有人追当然应该是带着人质要么威胁要么跑啊!

    慕容万山有点惊愕,这个女人,她她不是应该求人来救命吗?怎么会反过来,要他跑?

    两个人虽然目的不同,但是很巧的是对对方都抱着同样的看法,很整齐的望着小小的破门上那个碗大的破洞。

    王冲踢开小木屋的门时就看到了这样一个场面。

    王冲几步走到小破屋门口,一脚踹到门上,夏叶儿和慕容万山还保持着大眼瞪小眼的经典姿势。

    “原来千城门的慕容城主居然是个掳掠妇孺的宵小之辈。”他的声音十分寒冷,眼神如刀一般,目测了夏叶儿和慕容万山之间的距离,面上更是慢慢笼上了一层冰霜,居然让这个刺客靠在她旁边,看来这个小东西是要吃点教训了。

    “哼,王冲。”慕容万山的声音同样冰冷,夏叶儿诧异的转过头看着他,这个人给她的印象一直像解放军给人民群众一样,如春天般温暖的,怎么这是被王管家传染了吗?冷冰冰的恶客不好,她不赞同的眼神给他示意,慕容万山微不可查的对着她微笑了一下。这一下,别人或许看不见,但是王冲是看的十分清楚了,眼底的冷更加深了几分。

    “王管家,你误会了,不是他掳我出府的,是我闲着无聊,求他带我出来的。”慕容万山是傻的不代表夏叶儿也傻,王冲的武功虽然没见识过,但是轻功已经很不错了,轻功如此了得的人,也不会太不能打吧?但是这个慕容万山,第一次见他就见他被人打得屁滚尿流,扑哧!她也不指望他能有多大的武功了,说实话,慕容万山是她来到这个朝代遇到的第一个正常一些的男人,她已经拿他当做朋友了,怎么会任由王冲收拾他呢?

    “侧妃娘娘,这些事情,回府再说。”听他的语气,夏叶儿一愣,自从上次那个夜晚以后,她觉得王冲还是有温和的一面的,但是刚才他这句话说得毫无温度,让她又开始怀疑自己的结论了。

    慕容万山将已经扯下来围在脖子上的黑面巾完全拉下来,冷冷笑了一声,“王管家以为,我堂堂千城门门主,不想放的人,你带着几个小喽就可以抢走么?”

    夏叶儿顿时觉得周围的气暴打急速降低,慕容万山脸上还是有着一丝的玩世不恭,但是王管家就不一样了,那浓浓的煞气让她打了一个寒战,不由得轻轻拉了拉慕容万山的衣袖:“你傻啊,先跑吧!”

    王冲见状,挥挥手,让跟在身后的人退开,眼神慢慢扫过去,慕容万山没有废话,伸出手掌轻轻阻隔了夏叶儿的目光,然后

    躺在竹溪院的椅上,夏叶儿深深觉得,自己很傻很天真,一个行走江湖敢孤身一人跑到王府行刺的人武功又怎么会低呢?

    在破庙里,王冲直接和慕容万山交了手,但是彼此打得非常文雅,王冲是有怒气,但是一招一式间把夏叶儿逼到自己的后方,那些跟上来的家丁马上将她护在身后,慕容万山开头几招狠戾,但是看见王冲脸上的煞气,渐渐的放缓了招式,像是故意挑逗一样,只守不攻,似乎有所保留。

    最后,慕容万山一招格开王冲的掌风,邪魅一笑,飞身向外,只给夏叶儿留下一句话:“小夏叶儿,别忘了。”

    他一定是施展了内功,不然不会产生如此余音绕梁的感觉,最后那句话在夏叶儿听来简直比得过最好的混响效果,而王冲的脸色,也在那完美的混响效果中,黑到无以复加。

    想到这里夏叶儿不由得笑了,这个慕容万山,还真是好玩。她一直把王冲和夏冰桃,还有沈梅玉归位一类,大抵是需要她出招降服的那种,现在慕容万山居然有本事把他王管家气得脸发黑,真是孺子可教,前途无量啊!她下意识就把慕容万山当做了自己的盟友。

    好了,现在要好好休息觉,因为,明天会很忙,不仅要应付王冲找茬,还要跟夏冰桃她们勾心斗角,还要想办法跟这里的大老板楚承乾解释,还要还要帮助她的好盟友慕容万山寻找重要的东西。

    “小姐,起椅了。”红豆拿着今日她特意给夏叶儿准备的衣服,轻轻走到椅边。

    椅里的人不为所动,翻了个身继续休息。

    青豆见状,轻笑一声走过来,用手掌从水盆里舀了一点点水,缓缓泼到椅上人的脸上。夏叶儿一下子就惊醒了,一醒过来就对上了青豆一双带着笑意的小脸。

    “青豆!你活得不耐烦了啊!敢戏弄你家小姐我!”一个轱辘爬起来,摸了一把脸,一下就摸到了满脸的水,气得她一下子就冲起来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