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青豆捂着手掌笑,“小姐,这太阳都晒到屁股了哦!”

    “青豆,你手掌巴关紧点行吗?”红豆一直冷眼看着她们之间笑闹,看着她们亲密的言行,心底有种酸酸的感觉。以前的小姐可是跟她最为亲密,现在,虽然比起刚开始的防备好了很多,但是其实她也很羡慕青豆,可以和小姐这样肆无忌惮的笑闹。

    “小姐,更衣吧!”缓步上前,打断正挠着青豆咯吱窝的夏叶儿,低头垂目奉上手中的衣物。

    夏叶儿拨开那堆衣物看了看,她喜欢颜色鲜艳的衣物,但是红豆手里的这身,又是和府里其他姬妾没什么两样的烟青,材质倒是她喜欢的软罗,配上烟雨江南的图案,还是很讨喜的。她只是不明白,以前红豆青豆挑选衣物的时候都会问过她的意见,今天,红豆的行为实在是很奇怪。

    “这套我不是很喜欢,你搁着吧!”清淡的声音,但是并不威严,没有刻意针对,红豆脸色暗了暗,却还是固执的将手中的衣物举了举。

    “奴婢知道小姐不喜欢这样的颜色,可是今天还请小姐务必穿上,这是为了小姐好。”她以前是扮演者夏叶儿的心腹的角色,甚至说,夏叶儿很多时候都是依赖她,所以,现在虽然感受到了夏叶儿的转变,她还是有点不习惯,说话的方式还是带着一点指点的语气。

    但是就是这指点的语气,最为夏叶儿所不喜。

    “哼!我今天,就是不穿这套!青豆,你去拿那套桃红色的烟罗裙过来,帮我更衣。”

    “好呀小姐,你穿桃红色最好看了!‘青豆一点都没感受到她们之间的气场转变,只是开心的夸奖。红豆狠狠横了她一眼,青豆心底一惊,这又是怎么得罪她了?不就是夸了小姐好看么?难道又要说她没脑子只会拍马屁?想到平时红豆数落她的那些言行,青豆心底含了口气,任性的一眼瞪回去。

    “小姐,奴婢是为了小姐好,还请小姐不要为难奴婢,不然,奴婢就只好请丞相大人出马了。”

    夏叶儿闻言,怒火攻心,这是在威胁她吗?

    夏叶儿怒从心来,抓了旁边的靠垫就对着红豆扔过去,“你去告诉丞相吧!你既然是他的奴才,就不要在我面前再出现!”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更没有别的穿越架空女主那样强大的本领,她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在现代,她活得肆意妄为,无拘无束,现在来到这里,这样的生活虽然丰衣足食,但是已经够让她感到憋闷的了。

    这些都还好,夏叶儿最忍受不了的就是威胁,特别是,威胁她的还是身边人。

    “侧妃娘娘,昨夜的娘娘被掳走,王爷动怒了。”转换了称谓,红豆的脸上再也看不见半点的委屈,一派平静,公事公办的样子。

    夏叶儿挑挑眉,示意她接着说,一副“我看你怎么交代”的样子。

    “王爷震怒,奴婢想的是,侧妃娘娘今日不适合耍小性子,就选了这套烟青色的衣服,帮娘娘讨王爷的欢心。”

    夏叶儿扶着额头,几个年头在脑海中飞速转动,一圈转下来,心中已是明白了两三分,面上也带了一丝的羞赧之色,但是手掌上却并不承认。

    “就算如此,何必无端提出父亲大人,你难道不知道,嫁出去的女儿入泼出去的水这个道理吗?还是说,你一直是领着父亲的薪水,所以,一心只给父亲做事?”

    红豆不由得苦笑一声,脸又往下埋了埋,看来,小姐是咬定了不信任自己。

    “好了,我是要你记住,既然我已经出嫁,你的主子就只有一个,不管有什么人,交代你做什么,,只要好好给我坦白,我绝不会为难你,关键是”

    夏叶儿走下来,拨开帷幕,定定的看着红豆,对方却依然头顶对她,不敢直视。

    “关键是要看清楚自己的心,红豆,我给你一天的机会,让你想清楚,今晚,到眠香亭来找我,我要一个回答,现在出去吧!由青豆来伺候就行了,衣服也放下。”

    “你要一个什么回答?”

    冷淡中带着一丝戏谑的声音,除了楚承乾还能有谁?

    夏叶儿急忙见礼,两个丫鬟也跟在她身后行了大礼。

    一通忙活,夏叶儿忽然很惊醒的发现,自己还只穿着中衣。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这古代的中衣在她看来已经是很保守的了,跟现代那些服装比起来暴打根不值得一提。

    红豆一直低着头,这时候低低的声音,依次对着夏叶儿还有楚承乾告退。夏叶儿颇有大将风范的挥挥手,示意她下去,却没放过红豆脸上可疑的红晕。

    这个时候楚承乾过来,难道是来找她算账的?真要是说清楚,他们之间倒是有好几笔账要算,她一直不注意他的喜好,只顾自己特立独行,上次的云蒲酒就是,再有,在小花园里喝酒的时候,她分明是在王管家的怂恿下,将他一个人晾在了小花园里吹夜风,再加上昨天的事情,都够她喝一壶的了。

    想到这里,她忽然福至心灵,一把抓过刚才红豆放下的烟罗裙子,很夸张的捂在胸前,为了应景,还故作娇柔的叫了一声“哎呀!”

    现在她还没想好应对的计策呢!得先把他哄出去,再从长计议。

    楚承乾端起的脸上,隐隐出现了三条黑线。一手背在身后,根本不屑于理她,一脚就迈出了门槛,青豆咬着手指,隐约觉得,王爷的脚步,有点乱,还有点匆忙。

    门外的王冲,深邃的眼睛里居然有了些许的笑意,虽然很少,很淡,但是楚承乾还是捕捉到了,不禁甩了甩袖子,没好气的抱怨:“做作死了,也不知道你喜欢她哪一点。”其实他早就知道,夏叶儿和楚承乾之间一定有些渊源,也知道大冲其实一直借着看守的名义保护着她,但是他不想过多过问,一个女人而已,比起自己的宏图大业,根本算不了什么,只要王冲可以帮他,这个女人,送给他也没关系,反正事成之后,也是杀。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