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青豆不好意思的笑笑,手里的玉簪一探一探的,小心翼翼的在她脸上涂抹,“嘿嘿,娘娘,奴婢这不是着急吗?”

    “有什么好急的?慢慢说,好好说,说清楚?嗯?”夏叶儿白她一眼,这个丫鬟,总是这样风风火火的,一个红豆过于清冷,一个青豆又过于寒烈,要是可以,她真希望把她们两个搅合搅合混在一起,然后在分开捏塑成型。

    “这清王爷是当今太后最喜欢的儿子,皇上面前的大红人呢!”红豆接过青豆手中的玉簪,熟练的为夏叶儿重新上起了妆。原来刚才打闹间,青豆就已经弄花了夏叶儿开始很引以为自豪的淡妆。

    “太后原来有三个儿子啊!”夏叶儿手掌里呐呐的咕哝。

    “娘娘?您说什么?”

    “哦,没什么,快点弄吧!我第一次操持这些事情,要提前学学才好。”

    红豆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难得小姐又这样的觉悟,手上也有意加快了速度。

    站在大厅里看着手中的宾客名单,夏叶儿傻眼了,什么叫做如坠云雾?她今天算是理会到了,这一份名单,上面起码有三百个人。刚开始来的时候,看着院子里忙前忙后的下人,她表示要行使当家主母的权利,稍稍过问一下宴会的事情。王冲极不信任的打量了她几眼,勉强抽出了一分宾客名单地给她,要她记熟这些人,座次什么的都已经安排好了,只要看一下,了解一下主要的高低次序,等下宴会的时候不至于怠慢了贵客。

    其实,能够进去乾王宴请宾客名单的人,都是当今大楚朝的大人物,都是尊贵的,偏偏这些尊贵的人格外重视这些礼数,该注意的一点都不能马虎。夏叶儿觉得头都要炸开了。

    一把将名单扔在旁边的小几上,夏叶儿崩溃的揉着脑袋,再随意一眼撇过去,被摊开的名单第一页上第一个名字,赫然在目。

    清王:淳于幽。

    闭上眼睛假寐,夏叶儿想起了早上从红豆青豆手掌里听到的百科。

    淳于幽是当今太后的第三子,当今皇上淳于敬的亲弟弟,和楚承乾一样,都在成年后封了王,去了封地。据说淳于幽本来很受先帝和太后的宠爱,甚至先帝有意将皇位传给他,据说当时册封太子的升职都已经到达封地了。可是这位清王爷却拒绝接旨,反而自己跑到皇城面圣,表示自己一生不羁爱自由,愿意一辈子生活在封地做个逍遥王爷。太后拿他没办法,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皇长子,于是就册封了皇长子淳于敬为太子,日后也名正言顺让淳于敬当上了皇上。

    夏叶儿只觉得,这个太后,可真是个人物。

    “这位就是新入府的嫂子?”年轻的声音带着一股潇洒不羁,像清新的风一样将被名单折磨的瘫软在椅子上的夏叶儿激起来。眼前正缓步走来的是一个二十上下的男子,很不巧,也是一身烟青色的外袍。

    上次楚承乾没有怪罪,虽然知道很大一部分是王冲在其中周旋,但是她觉得,可能还有一部分因素,就是自己按照王爷的喜好,穿了暗色系的衣服,这在夏叶儿看来就是一种示弱讨好的行为。结果效果好的出人意料,今天的宴会,本来也是想穿艳丽的衣服,转念一想,这个场合,丞相夏烈侯一定也会出现,在夏烈侯看来,夏叶儿一定还是当初他安放在乾王府的那颗乖巧的棋子,为了符合棋子的身份,夏叶儿决定做出棋子该有的姿态,做出有意讨好楚承乾的样子。

    所以,真的很不巧,今天,她也穿上了一身前几天刚刚定制出来的烟青色罗裙,同样是烟锁重楼的图案做出渐变色,整条裙子显得雾气蒙蒙,轻巧飘然的感觉,她很满意。但是现如今看到清王爷那一身,她的心里莫名的“咯噔”一下,有些不安。

    果然,有时候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确的。

    “哟,咱们的清王爷今天也赏脸来了呀!”夏冰桃还是延续以往的风格,一身墨色长裙配上靛蓝色的纱衣,脸上的妆还是浓浓的,让本来长得颇为娇柔的脸无端硬气了三分,头上还是不不甘落寞的插上各种名贵宝石做成的簪子,颜色虽然多为墨黑,墨青等暗色,看上去却仍是无比艳俗,配上那尖锐的嗓音,夏叶儿觉得皮肤有点发麻,有句话她早就想跟她说了,就是不知当讲不当讲

    姑娘,您老是“哟”来“哟”去的,您是青楼出来的吗?

    夏叶儿懒懒的从椅子上坐起来,向着清王爷行了个礼,完全无视夏冰桃。

    “呵呵,早就听说嫂子是我们大楚第一才女,小王开始还以为,这大楚第一才女一定是个相貌丑陋的女子,没想到,嫂子生的如此貌美。”淳于幽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把扇子,缓缓摇着,看的夏叶儿心里一阵烦躁,顿时对他的印象就差了,她有严重的强迫症,见不得摇摇晃晃的东西,看见那柄大白扇子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真是恨不得一把给他抢过来丢出去。

    “清王爷过誉了,这第一才女的称号妾身不敢当的。”适当的谦虚还是有好处的,夏叶儿心里暗笑,尽管她可是熟读唐诗宋词,肚子里可以拿出来和你们拼的东西多着呢!不急于这一分半会儿。

    “还是嫂子过谦了,我一看嫂子就觉得亲切,和传闻中描述的有过之无不及啊!”没见过这么锲而不舍追着夸奖人的,夏叶儿正打算继续谦虚的时候,被无视很久的夏冰桃终于不甘寂寞的出声了。

    “哟,妹妹和小王爷就不要再客套了,妹妹有才无才姐姐一介粗人是不能分辨了,但是小王爷说看见妹妹便觉得亲切,我倒是觉得这话不假,看,妹妹还和王爷穿着一样料子做的衣服呢!”说罢,还用帕子捂着手掌笑了笑。

    夏叶儿心里又无语望天了,怪不得,原来还有这样一发,看来,这夏冰桃是有意要把她推到风口浪尖,招人话柄。

    如果您发现章节内容错误请举报,我们会第一时间修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大书包小说网新域名http://www.dashubao.net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