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料子?”楚承乾跨进门进听见了夏冰桃吃吃的娇笑声,觉得听着十分刺耳,下意识皱住了眉头。夏叶儿和夏冰桃看着他紧锁的眉头,都以为是听到刚才的话,心里产生了猜忌,这下夏冰桃彻底乐了,连忙几步扭到楚承乾身边,为不在场的王爷做解说员。

    “哟,王爷您来啦!您是不知道,妹妹与小王爷投缘得很呐!这不,您看,衣服的料子竟是一样的啊!小王爷玉树临风,妹妹芝兰玉秀,真是把这极为普通的料子穿得出挑了。”

    这个话,挑拨的意味很明显了。

    楚承乾不动声色走开,离开了夏冰桃尖锐的嗓音的荼毒,挑起眉头看着淳于幽。

    后者手掌角发出一声嗤笑,眼神有些发冷,夏叶儿正打算揉揉眼睛再看清楚的时候,他却又恢复了刚刚进来时的那副玩世不恭。

    “王兄,别来无恙。”

    “清王爷很是赏脸,居然,一请就来了,看来明天本王得进宫去向皇兄炫耀一番,清王爷还是给本王面子多一点。”楚承乾的声音里毫无隐藏的嘲讽让夏叶儿吃了一惊,而这段话里包含的意思更是让她无比崇拜眼前这位年纪不大的小哥了。

    一请就来?很稀奇吗?还要进宫向皇上炫耀,这位还真是如传闻中的一样,连皇上的面子都不给的主啊!

    在下佩服!夏叶儿心里只有这一句话。

    夏冰桃见谁都没有注意她挑起的话头,不由得有点郁闷,不过没关系,她还有后招,不知怎么的,她就是看夏叶儿不顺眼。她们虽然都是歌舞伎,但是好歹也是皇上钦赐的,夏叶儿不就是一个丞相养女么?凭什么,凭什么她就成了大楚第一才女,而她们就要被耻笑?要不是运气好,遇到一个夏烈侯,指不定她夏叶儿现在在哪个青楼妓馆里谋生计呢!

    晚宴很快就开始了,觥光交错,言笑楚楚。

    酒席上,夏叶儿端坐在楚承乾的右下手,左边坐的是沈梅玉,位置却比她远,看来,家室还是很重要的,同为侧妃,她仅凭一个身份高的养父就可以站在高处,睥睨众人。

    一时间有点感慨,斟了一杯酒,一口喝下。

    “嫂子真是好酒量啊!”懒洋洋托起一只酒杯,淳于幽在夏叶儿手中的青瓷小酒杯刚刚凑近额边的时候,很及时的伸出了自己捏着酒杯的手,于是在众人看来,就是二人对饮了一杯。

    夏叶儿心里有个小人,小人脸上慢慢滑下了三条黑线,好酒量,这种低度数的酒,这样一小杯,喝下去连现代的果啤都比不过,还好酒量,真正的好酒量你们没见过呢!

    淳于幽一直在观察这个新嫂子,暗探报告的时候,提的最多的居然是这个新嫁过来的侧妃,那时候他就吃惊了,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让他决定,亲自来乾王府会上一会。

    看到夏叶儿额边的鄙夷,略略吃惊,这女人,还真敢做,这么多人在,也不顾仪容。

    “看嫂子的表情,似乎看不上杯中酒,据说嫂子对酒很有研究,不如,让我们见识一下?”

    第二次了!这是第二次被问起关于酒。

    “哟,小王爷还不知道吧?”夏冰桃坐在离楚承乾很远的下首,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关注整个宴会动态,刚才淳于幽和夏叶儿那一小下的互动,她可是看在眼里。

    淳于幽见夏冰桃急不可耐的出声,就知道一定有好戏看了,一双桃花眼流光溢彩,满带笑意的看了夏冰桃一眼。

    夏冰桃被那双眼里流出的万丈光芒牵住了心神,仿佛受到了鼓励,兴致更加高昂。

    “妹妹上次为我和沈姐姐酿制的云蒲酒,味道很是不错呢!”

    “云蒲酒?淳于幽捏起面前的小酒杯,满是玩味的看了夏叶儿一眼,夏叶儿本来坐的好好的,只觉得那一眼邪气得很,居然看得她有些心虚,她有没有做错什么!

    “不知小王有没有这个荣幸,新嫂子可会赏脸,赐小王一杯酒?”

    淳于幽说完,挑衅地看了楚承乾一眼,后者目不斜视,只顾欣赏下面的曼妙轻舞。

    “清王爷不知,云蒲酒是妾身酿了送给几位姐姐做礼物的,本就不多,妾身贪杯,如今已经喝完了。”她可没忽略楚承乾,淳于幽的坐位离楚承乾近的很,而且宴会会场是室外的,风有些大,刚好是向着主位这边吹,知道乾王爷不喜欢香味以后,她就很注意这些,如今要是让淳于幽喝云蒲酒,按照月季花香味的浓烈程度,楚承乾一定也闻得到,自从宴会开始,她就没有看到王冲,不知为何,王冲不在,她的心里总是七上八下没有安全感。这个时候惹怒了楚承乾,该怎么办才好?

    坐在楚承乾左边的沈梅玉拍了拍手,身后的小丫鬟马上从一个家丁手里接过一只小酒坛,夏叶儿一见,两眼一花,这不就是那天分装云蒲酒的小坛子吗?

    “小王爷远道而来,,怎么会让王爷扫兴呢?这是妾身收藏的云蒲酒,妹妹酿的酒口感香味甚是新奇,妾身分外爱惜,到今日还存着,若是小王爷不嫌弃,还请笑纳。”

    夏叶儿冷笑一声,沈梅玉这话说的可真够巧妙的,一来是站在乾王府主人的身份上在说话,二来给了夏叶儿好脸,瞧瞧,你酿的酒,我明知王爷不喜欢香味都留着呢!够给脸了吧?夏叶儿往主席上看过去,楚承乾的脸上一片平静,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阻止,就像自己不是局中人一样。再往外围扫视一周,也没有看到王冲的身影,夏叶儿突然觉得好无力。这两个女人一唱一和,一定有问题,但是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就只能这样眼睁睁看着别人将自己推入陷阱,什么都不能做。

    淳于幽忽然笑了,“沈夫人的好意小王心领了,只是这云蒲酒是嫂嫂酿给两位夫人喝的,如今夫人拿出来招待小王,怕是有些不合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