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汉国慧恒帝三十一年,册封其最宠爱的公主秦可儿公主为长平公主,嫁与草原国和亲,求得与草原国世代安好。

    一路上,百姓欢送,皇家仪仗队从皇城之内一直绵延到上华京外几十里。她是皇帝最宠爱的公主,却也逃不过和亲的命运,一朝圣旨下,便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远嫁草原国,还不晓得以后有没有机会回来。毕竟是生长了这么多年的地方,突然离开,心中的不舍不亚于将一颗心生生地剜除。其实真正疼的是父皇的毫不留情,那个把她宠在手心里的父亲,终归还是汉国的皇帝。由不得她耍女儿家的脾气。也谁叫她倒霉,被草原的使臣钦点了名讳。

    上华京的街道上满了百姓,都在欢送她这个伟大的和亲公主。随从的几百名汉国织女,几百名工匠以及各种有才有艺的人加起来不下千人。这些人都将跟着她背井离乡,在陌生的土地上面对陌生的生活,生死未仆,前途未知。

    一去便是一条不归路,谁若却步2,唯有一死。

    公主,马上就要出京城了。

    “嗯。”

    她知晓木大人的意思,然而她看或不看,也留不住,徒增悲伤。

    有些东西记在了心里反倒不如忘记,带着一颗破败的身心还不如带着空灵去寻找新的天地。

    草原的风不比汉国温和,却不一定没有汉国广阔。不过是要嫁个人,又不是去送死。

    秦可儿如是安慰自己,如今除了这般的自欺欺人,想不出还能如何。

    逃婚,她是断然无法做得出来。倘若只是定下了婚约,她还可以肆无忌惮的逃,而今是真真正正的大婚,两国之间的和平寄放在她的身上。她一走意味着什么,全国上下的人都清清楚楚,所以她没有退路。

    绵延几十里的皇家仪仗队渐渐的出了上华京,一路向北,去往一个未知的国度。

    六匹黑马套着红色的缰绳不快不慢的跟着队伍,头顶的太阳晃得人睁不开眼,豆大的汗珠滴落在官道上,送亲的队伍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在举国上下都盼望着和亲能顺利进行的时候也不乏一些借机生乱者。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存在一批对于朝廷不满的人,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小心为妙。耽误了送亲的时辰,坏了两国之间的大事,他们就是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

    木成风是汉国的副将军,尚且年轻的将军第一次独自接受重要任务,比起老将军来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好在公主不似皇宫里的其他公主那般的难伺候。

    但是想起以前听到的传闻仍旧心有余悸。

    走了一天,夜里在野外扎营。埋下灶台做饭,秦可儿一下车就进了给她准备的大帐里,红烛灯火阑珊,帐中人一身红衫。同样的嫁衣准备了好几套,这一路她都要披着大红嫁衣,直到草原的可汗王庭。

    “公主,吃饭了。”

    小娥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还温了一壶酒。夜里天气寒凉,在野外

    难免着凉。公主的身子娇生惯养,不比她们从小受苦受寒的习惯。其实她哪里知道秦可儿为了逃避这场联姻,一个人走了上千里的路,挨饿受冻好几天。

    只是命运既定,老天安排好的不容许出了差错。早在出生的一瞬间已经帮每个人写好了结局。给她公主的金贵,注定给她公主的纷扰,身为皇族人的身不由己。

    “放着!”

    小娥是跟着她来的丫鬟,也不过十五六岁。从小跟着自己的珊珊她早就找了个好人家把她给嫁了。在汉国怎么也比到草原国自在的多。

    小娥被选中了,也算是她命不好。同病相怜,也多了一份姐妹的情分。

    “公主,您还是吃些!明儿一早还要赶路,您的身子会受不了的。”

    “小娥,你看本公主像是想不开的人吗?”

    秦可儿扑哧一笑,小丫头倒也是想着她的,荒郊野外的有个人关心,心情好了不少。也罢,将来能跟她身边,留在草原可汗王庭的估计也只有这丫头了。

    她带着的汉国侍从看似多,风光无限,也不过是为他人作嫁衣,给草原国服务而已。

    “再去端一碗饭来。”

    “是。”

    小娥欣喜的跑出去,以为是一碗饭不够公主吃,连忙的跑到了厨房让人又盛了一碗热饭端到公主的大帐里。

    “公主,饭来了。”

    小娥把饭放在桌案上,秦可儿踢了踢怕旁边的软榻,“坐下吃饭。”

    “公主,万万使不得,小娥是下人,怎么能和公主同桌吃饭。”

    小娥低着头,怎么都不肯坐下。

    秦可儿一瞪眼,“怎么?让本公主请你坐下吗?”伸脚又踢了踢软塌,“一个人吃饭没劲儿,做下一起吃。”

    在秦可儿的强逼之下,小娥也只好坐了下来。端起碗,拿着筷子的手颤颤巍巍的,不敢夹菜。秦可儿翻白眼,早知道就不把姗姗嫁出去,让她跟着自己到草原国受苦去。

    夹了一筷子的青菜,又填了两块儿肉到小娥的碗里,“多吃点儿,瞧你瘦的,真难看。”

    自幼被宠惯了,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的,不管真心还是假意,没人敢惹她这个公主倒是真的。

    十几年下来,说话做事也养成了蛮横的性子。

    小娥看着碗里的饭菜,眼眶湿润,半晌未动。

    要不是秦可儿瞪了她一眼,还呆愣的抱着碗筷不知道动呢!

    月色银钩挂,洒下清丽的光。驻地的大营熄了灯火,远在千里之外的可汗王庭接到了公主和亲队伍上路的消息,怎么都安静不下来。浮躁的气氛和喜悦交杂,有人欢喜有人忧。

    “王子殿下,密探来报,送亲的队伍已从上华京出发,大概半个月能到边关。”

    “是秦可儿吗?”

    “是,使者见过秦可儿公主,这个错不了。”

    “看来这个汉国皇帝还真下了血本。连自己的心肝子都能送出来。”

    哼,他倒要看看这个秦可儿公主到底是何模样,男人的浓眉蹙起,眼里满含兴味却又有几分担忧之色

    本由沧海文学网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