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北方的风太冷,这些从京城来的士兵难免受不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营地周围一排排的士兵来回的走动,不放过每一个死角。

    这次和亲,由于对方提前了时间,匆忙的准备下,路线选择也避开了各地的府衙。

    公主对此并没有不满,反而乐得自在,也省得应付各地县令的阿谀奉承。

    “明天就要到观城了。”

    “是啊,北面的天这么冷,公主可怎么受得了?”火把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守卫的士兵喝酒暖身,偶尔说上几句话,怕是松了神经打盹。

    几个大男人被西北的风吹得面孔发干,何况是习惯了锦衣玉食的皇族公主。

    若不是这次送亲,他们也看不到公主,只是远远的看着,就被公主精致的容颜所倾倒。

    明明很是娇小,却给人传递着一种坚韧不拔的锐气。仿佛没有什么能让她倒下,然而身上不自觉的散发出的寂寥只是远远的看着便让人不自觉的心痛难耐。

    “公主是为了咱们汉国去的,嫁给草原的蛮子,可惜了。”

    “可惜也没办法……”两个士兵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天上的乌云逐渐接近月光,月亮躲在云层之后,掩藏在暗处的人也开始了动作。

    原本还说话的两人霎那间没了声音,一队士兵走过,并未发现有什么异样。

    大帐之后,两个人匆忙的换上衣物,待到月光再次出现,两个人混在队伍当中,厚实的帽子遮住了他们的脸,其他人并未看出异样。

    寒风呼啸,冰冷的夜到处充斥着杀机。年轻的将军在大帐里计划着明天的行程,工匠们早就休息了。

    秦可儿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无法入眠。

    “有刺——”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整个大营立刻大动,无数的黑衣人在夜色的掩饰下从土包下蜂拥而上,营地里的士兵简单的穿上衣服,拿上ǔqì快速的出来迎战。

    然而北方的天气太冷,单薄的衣衫使得他们瑟瑟发抖,但是身为一个军人,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它们不能有丝毫的退缩。

    他们的任务便是在这个时候拿出兵器保护随行的工匠和织女,尤其是位于将军主帐旁公主帐里坚强的公主。

    秦可儿本就没睡,听到帐外的响动,连忙起身披上大氅,拿起枕头下的bǐǒ,在帐门口紧张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睡在榻上的小娥也被外面的响动惊醒,惊慌的起身从床上坐起来。

    “公主殿下——”视线定在帐门口的身影上,小娥小声地确认,见对方点点头,示意她穿上衣物,小娥连忙抓起外衣匆忙的穿在身上,小步跑到秦可儿的身边等候吩咐。

    秦可儿探出bǐǒ,在帐帘处挑开一道缝隙,外面黑衣人正跟着士兵打斗在一起但帐门口并未看到人。

    小心的看了看后,对着小娥勾了勾手指示意跟上。明天就要到观城了,这个时候来偷袭摆明了是不想让她顺利的嫁到草原,不出所料的话,马上就会有人趁着两方混战的时候到她的大帐来捉人。

    由于外围的保护严密,这时候并没有冲进大帐,大帐的周围也没人。秦可儿趁着机会连忙小跑着到最近的一个士兵住的大帐里。

    大帐里空无一人,士兵们都出去迎战了。漆黑的大帐并未点灯,营地里除了外围燃烧的火把,到处都笼罩在黑暗当中。

    迎着月光可见正在混战的两方,木成风紧守着主帐周围,与士兵共同浴血奋战,年轻的将军身手了得,敌人混战了半晌也未找到一个突破口。

    但是在所有人都未发现的角落,两个身着汉国士兵服装的人趁着混战的时候靠近公主主帐,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确定没人发现之后快速的冲入公主大战,直奔床上而去。

    汉国的女人都是娇弱的生物,这时候必然会吓得躲在床上不敢出来。何况这位还是汉国皇帝捧在手心里的公主,以往定是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在汉国的王宫里娇生惯养,习惯了温厚的气候和人土,性格也必是懦弱娇柔的。

    士兵快速的冲向床榻,掀起被子想要撸人却扑了空。床榻里塞了衣物,哪里有公主的影子。

    跟在他身后的同伴在大帐里,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令人失望的是并没发现公主的影子。

    两人对视一眼,背后一阵寒凉,背靠背发现并无埋伏才快速的离开大帐。

    外面的战斗已快分出胜负,黑衣人见两个人影从大帐里毫无所获,同伴又大多受了重伤,不便再战。

    即使这场仗继续打下去也没有意义,必输无疑也没有坚持的必要。黑衣人也不恋战,下了决定后快速的撤退。

    汉国的士兵本想追上去,但目前公主的安慰最为重要,木成风让一小部分人去追,其余的人排查伤员。

    吩咐好后,木成风亲自带人到公主大帐,漆黑的大帐并未亮灯,木成风在外面喊了几声并未有人答应,然而他是个将军,为了避嫌,不能亲自进去。

    只能派人去找一了一个随行的女官。

    “进去看看公主可在。”

    “是。”女官服了服身,颤抖着身子掀起帘子进大帐。营帐里一片漆黑,女官颤抖着声音喊了几声,‘公主’。

    她第一次见到这等阵仗,真刀实枪的打仗,营地里还有没干涸的血迹,对她的精神是一大冲击。

    走到床畔看床上没人,只在被褥下留了几件衣服,女官快速的跑出去,低着头颤声道,

    “将军,公主、公主……”

    “公主怎么了?快说!”木成风眉宇间拧成了一道线,眼中闪烁着焦急之色。

    女官被他的一声怒吼吓得跪在地上,全身颤抖,声音里带着哭腔,

    “公主、公主没在大帐。”

    “什么?”木成风掀开大帐的帘子,冲进去点着了灯火。不大的帐内空无一人,床上留着几件衣服,被褥是掀开着的。

    “被褥是你掀开的?”木成风若有所思的问女官,女官被问道,如实到,

    “奴婢进来时就是这样的。”

    “嗯。”年轻的将军眼里闪过一抹轻松,像是松了一口气,但人还未找到也并未完全放心。

    “赶紧去找,彻查各个营帐,务必找到公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