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楚南风的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断的向外渗血,手起刀落,杀红了眼,然而倒下一个紧接着会再来一个,眼看着公主被人劫走,却只是万分的无可奈何。急切的心情迫使他想要快速的冲出重围,然而心里越是着急,眼下的人越是不会放过他。

    敌人是在给其伙伴拖延时间,每多一刻,敌人手里握着的筹码就会稳一分。

    年轻的将军手握长剑,狠狠地刺进了黑衣人的胸膛,看着黑衣人倒在地上,眼里并没有得意之色。本以为自己的武艺高超,他一直自命不凡,即使是对这次的任务也是胸有成竹,但是今天他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他虽然武艺高,但是实战经验不多。敌人的刀法看似简单,但是实用,反之他的剑法虽然不敌,但是花哨的东西在这时候就是累赘,然而这不是一时半刻能改的,多年养成的习惯了。

    昏迷中的夏叶儿被扔在马背上,黑衣人骑着一匹快马快速的奔腾在漠南上。漠南上没有藏身之处,带着一个人只能快速的回到自己的营地。主子的人在后面接应着,这个时候主子大概也到了。黑衣人如是想着,手里的软鞭抽打在马背上,马儿似是知道主人的心思,不发声的快速的奔跑。马蹄上裹了绸布,踩在本就柔软的草地上几乎听不到声音。

    一路狂奔,黑夜为他们做了最好的掩护。

    几里之外的起伏之地,火把大亮,一队人马快速的奔波也是刚刚才赶到这里,若非是路上被大队牧民的牛羊群给耽搁了,也不至于晚了时辰。最前方的两个男子一个粗犷一个文弱,粗犷的男子眉眼粗重,眼中戾气颇多,周身围绕着的是不可侵犯的霸气,相比之下他身边的男子则显得温柔的多,略显枯瘦的身材,身披藏蓝色斗篷,白色的绒毛裹住颈子,唇口微张,呼出炽热的哈气,似是刚才赶路太急了。

    “看来大楚国和亲的队伍还没到。”

    粗犷的男人舒了一口气,这一下午的奔波可把他们给累坏了,这两国和亲的大事儿,二王子没亲自来,他们这些左手下的定是不能失了礼分。听闻这大楚国人最讲究的就是礼节,王子殿下没亲自来迎亲本不合乎礼数,就不说是大楚国的礼节,就拿漠南上人的想法来看,成亲之时新郎官不亲自接新娘都是对新娘的不重视。

    “合着时辰,应该是到了才对。”身着藏蓝色斗篷的男子喃喃出声,看了看漆黑的夜色,眉宇略微的皱起,似是想到了什么,“哈大,带一队人马去前方查探一番,看到了大楚国的送亲队伍再回来。<>”

    “是!”

    哈大接到命令立刻带着几个好手策马而去。

    “图哈姆,让大家先稍作歇息,这事儿怕是不会这般顺利的。”

    粗犷的男子一听,侧头询问,“龙啸,莫不是你猜到了什么?”

    图哈姆和龙啸一文一武是海尔汗的左膀右臂,图哈姆对于龙啸的聪明才智一直是佩服有嘉,这会儿子听龙啸这么说,这其中定是出了什么幺蛾子。本来这事儿也不对劲儿,公主是王子自己钦点的,真嫁过来了王子却被大王分了个无关紧要的事儿支走了。

    “不是猜到了,是基本上确定了。”

    龙啸下马席地而坐,图哈姆也跟着坐下。看龙啸没有再说话的意思,也就没再开口问。等着哈大回来这事儿就能见分晓了,何必在多此一举的问。多年来他也熟悉了龙啸的性子,凡是不久后能揭开的事情龙啸从来不会多解释。

    休息了大概一刻钟,从马兜里拿出干粮啃了几口,就着漠南上的马奶酒,简单的添了肚子。龙啸接过图哈姆递过来的干粮咬了一口,看着一个文质彬彬的人,吃起饭来却是有几分漠南男儿的豪气。

    说到底还是漠南上长大的,即使性子温和,也不失豪爽之气。

    喝了几口酒,把酒袋子扔给图哈姆,估摸着哈大也快回来了,龙啸单手撑地站起来起身上马。

    果然,龙啸刚坐在马背上,就听见马蹄的声响,听着声音正好和哈大一队人马的数量相符。火把点亮了一方,隐隐约约的照见哈大英挺的脸庞。

    “龙啸大人,送亲的队伍正与不知名的人马搏杀……”

    “走。”

    哈大的话还没说完,龙啸便下了命令。图哈姆脸色沉郁的盯着龙啸,手上的动作却没耽搁,马鞭在马背上狠狠地一抽,双腿夹紧马腹,马儿嗖的一下就冲了出去与龙啸的马并肩而前。

    “龙啸,你既然料定了会出事儿,怎么不早说呢?!”

    两边的人都打在一起了,万一公主出事儿了,边关少不了战事。即使大楚国的皇帝不想打,但是为了颜面也是不得不打。

    “早去也是一样的结果,还不如让兄弟们休息一番,多一分胜算。”

    早在到了接亲的地点没看到大楚国和亲的队伍时他就料到了会是这般情况,让哈大去查探则只是为了确定对方到底有多少人,也顺便让急行了一下午的兄弟们喘口气。<>

    快马加鞭的又是一阵狂奔,沉闷的马蹄声踏在每一个人的心上,即使淡定如龙啸,谁又能百分百的肯定他此时不心急?

    楚南风的身上已经不知道被划破了多少道的伤口,寒风侵蚀下伤口越发疼的厉害,但是他不能停下。他不知道敌人是谁,只知道是漠南上的人。但是漠南上多部族,各部族之间也有争斗,况且在这一块儿也是马贼最多的地方,每年边关都要为了防止马贼入关抢劫粮草而费劲了心思与军力。

    护亲的将士们与敌人做着殊死搏斗,黑衣人想退退不了,楚南风摆明了是不会放人的。和亲队伍里不仅仅是公主,还有随行的织女和工匠,他们才是最宝贵的财富。在与黑衣人的厮杀中他的头脑也越发的清醒,不管是哪一方撸了公主去,公主暂且都没有危险,他们不过是想从公主的身上谋求利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