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既然如此他们便不会杀人。如果真是为了杀害公主,那么在黑衣人冲进车厢的一瞬间完全有机会下手。可他们没有,他们只是把人掳走了。

    图哈姆与龙啸并驾齐驱的策马狂奔,火把早在快速的行进中熄灭,此时一片昏暗,漆黑的夜色下月光稀疏,甚至干脆罢工躲到了云朵里享受温柔乡了。

    前方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厮打的声音,声音不大,但凭借着图哈姆敏锐的听觉,细微的声响仍旧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快,就在前面了。”

    “噗通。”一声黑衣人把马背上的人扔在了地上。这么一摔,夏叶儿也被摔醒了。这会儿子天还黑着,一束火把照着她的脸,火的炽热烤的她面部一暖,下意识的闭了闭眼,在睁开时眼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漆黑的大眼睛紧盯着眼前人,只是好奇的想要探知一番而已,眼中并无惧意。

    黑衣人脸上蒙着面巾,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对眼前的女子多了一分兴味。

    在他的看来,大楚国的女子都应当是胆小怕事,遇上被绑架的事情首先的是大声的呼喊,然后哭哭啼啼的的等着人来救援。可是眼前的女子似乎推翻了他对大楚国女子的认知。

    “怎么?就不怕我杀了你?!”

    说话间,黑衣人蹲下身子凑近夏叶儿,修长的指节攫住夏叶儿的下颔,拇指和食指微微用力,夏叶儿只觉得下颔微微的一痛。

    在风中动了半晌,这会儿不管是什么捧在脸部都觉得刺痛,更别说是对方故意下手的力道了。下颔刺痛,夏叶儿只当没感觉到,目不转睛的看着蒙着面纱的男人,内心嗤笑。一看就是做见不得人的事儿的,连露脸的都不敢,能成什么气候。

    两厢对视,夏叶儿不开口,对方也没有放开的意思,无奈,夏叶儿低叹一声,缓声道,“你要杀早就杀了,何必冒着风险多此一举。”

    “你倒是聪明。”黑衣人冷哼,“我就是要你生死不明,引得两国相互猜忌。”

    黑衣人像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话一般,从腰侧抽出一把匕首。匕首出鞘寒光四射,森冷的光芒映照着火的影子,单是看上去就是好剑。

    森寒的刀刃沿着她的脸颊缓缓的滑动,稍有失手她的半张脸就会毁在这把刀上。夏叶儿僵着脖子,一动也不敢动,她是不怕死,但她也是女人啊!

    哪个女人不爱自己的脸蛋儿的,能不毁了当然是不毁的好。

    “你想做什么?”

    夏叶儿眼中闪过一抹慌张,极力的掩藏。黑衣人看她终于知道害怕,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得意的收了刀,同时眼里又浮上了不屑的神采。到底是和漠南上的姑娘差了几许,方才的镇静也不过是装出来唬人的,这会儿只是吓唬一下就露出了面具下的真表情。

    捏着夏叶儿下颔的手用力一推,夏叶儿摔在地上,头上的发钗凌乱,几缕发丝掉落下来,恰巧掩住了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

    方才只是装作害怕,满足这个男人变态的心思罢了。他拿出匕首却无杀人之意,他只是想让她表现出害怕的样子。既然他要,她就演给他看又何妨。

    “不想死就给我把这个东西吃下去。”

    黑衣人扔了一个塞着红布头的小瓷瓶在夏叶儿面前的地上,夏叶儿看到瓶子,虽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但身子仍旧是僵了一下。

    黑衣人不杀她,但不代表不折磨她。这药多半是用来控制人的药物,想要利用她来达成某种目的吧。

    伸手拿过药瓶握在手里,夏叶儿知道,她是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面前的人只是给她一个命令,并不是要她选择。

    眼下除非是吃了这药,否则她很有可能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一个人在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她的命就是珍贵的,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就会被毫不客气的丢弃。而她并不觉得这黑衣人的人品有多好。

    周围还有几个同样是一身黑衣装扮得人,大概六七个左右,她就算偷袭,也只能偷袭一个,毫无胜算。眼下,只有一条路留给她了。

    “要我做什么直说便是,何必非要弄上一颗药丸子,让人心里面怪不舒坦的。”

    夏叶儿娇俏的一笑,嘴上说的镇静,却是在眼里故意染上一抹恐惧的色彩。黑衣人对她的恐惧表情十分的满意,再次蹲下身子,笑道,“为了以防万一,不得已而为之。只要你听话,我会每月派人给你送解药的。”

    黑衣人尽量放柔了声音,他就是喜欢听话的女子。早知道她这般的容易控制,他也不必花这么大的心思,只需稍作威胁便可,何必废了许多手下。

    事情如此顺利,倒是让他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里十分的不痛快。

    夏叶儿拔开药瓶的塞子,里面只装了一粒药,倒在手心,药丸并没有多大,夏叶儿闭了闭眼,猛然仰头,只见脖颈处咕咚一下,手扣在脖颈处,使劲儿的咳。黑衣人见她难受,从马背上拿出酒囊扔给她。夏叶儿拿过酒囊拧开盖子,大口的灌了一口。谁知不喝还好,这一喝之下更是被酒的味道给呛得咳得厉害。黑衣人哈哈大笑,翻身上马带着手下策马离去。

    夏叶儿看着黑衣人走远直到隐藏在夜色中看不到了才然下身子,宽大的云袖里有什么东西掉落在了草丛当中。

    夜色逐渐淡去,天边泛起了一道白光。这方的战斗早就结束,唯有地上的血腥味驱散不去。风依旧不减,图哈姆指挥着手下收拾残局,龙啸唤了一个丫鬟给已经昏迷了过去的楚南风包扎伤口。

    随行的工匠和织女多多少少的受了惊吓,好在楚南风派了大部分的兵力保护,死伤不多。龙啸命手下拿了一只猛枭,传了消息回去。

    “有公主的消息了吗?”

    图哈姆见派出去的哈二带着人回来,焦急的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