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可不似龙啸能稳住性子,公主不见了,随行伺候的丫鬟也跟着不见了,马车里空空如也,也没有打斗的痕迹,像是自己走了的一般。莫不是这公主一开始就不想嫁给王子殿下,趁着这个机会带着丫鬟逃跑了?图哈姆的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但是很快就被他给否定了。

    大楚国的公主再不济也不会是不识大体的人,两国联姻并非儿戏,断然不会在这时候逃了。再说了,茫茫的大漠南,到了楼婷城也进不去,不是得活活的饿死了。

    苍茫的漠南上一只猛枭飞落在了陵兰城外不远的部落里,猛枭盘桓而落,守在营帐外的士兵抬起手臂撑着猛枭的身子,并不试图去捉住或是解下猛枭脚下的竹筒。

    这些猛枭都是二王子殿下特意训练的,除了二王子本人或是其亲近之人外,不管是谁,想要抓住猛枭获得它脚上的情报都是异常的困难。

    这种枭在漠南上本是少见,是二王子和大王子十几岁的时候出去打猎偶然发现的,说来也奇怪,听闻当时跟随的士兵说这些枭见到了二王子就像是见了主子一般,没等着二王子的箭射出去,便率先飞落到二王子的肩膀上,而后盘桓着跟随。二王子对这些枭甚是喜爱,给它们起了个名字唤作猛枭。

    “王子殿下,猛枭信报。”

    大帐外的士兵报告了一声后得到了主子的默许才掀开大帐的帘子进去。大帐里两个人,除了二王子以外还有昨天火急火燎的赶来的大王子淳于风。此时两人正一起下棋。但一听到有猛枭信报,大王子首先按耐不住性子了,手里的棋子胡乱的落下,站起身就来拿情报。

    倒是海尔汗仿若是未听见士兵的话一般,手执棋子不疾不徐的落下,皱着眉思考了一番,自觉的满意之后方才抬头看向士兵。

    士兵显然是刚到海尔汗身边不久,不太了解海尔汗和淳于风的相处方式。看淳于风来拿信报,还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交到大王子的手里。虽说大王子淳于风和二王子海尔汗是一母所生,但是王族的兄弟情分淡薄,大多时间是阴奉阳违,暗地里的情报都是各自知道不会向兄弟多说半分。况且猛枭密报是二王子的最紧急的消息密保,其中都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如此让大王子看了去……

    士兵的目光投向海尔汗,可惜海尔汗一直低着头研究棋盘上的白字究竟该落在何处。

    淳于风接过猛枭,抽过其脚上的竹筒打开来看,一看之下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性子又冒起了火了。<>

    “雷晓,你自己看看吧!”

    把纸条扔给海尔汗,淳于风鼻子眼里的都是气。前天火急火燎的来就是为了公主的事儿,当时他是怎么说的?硬是说公主没事儿,现在好了,出事儿了,公主下落不明,大楚国护亲的将军也伤了,好在随行的工匠和织女只是受了惊吓。

    “公主无事。”

    “人都不见了还无事?你到底是在想什么?”

    淳于风火冒三丈的拍桌子,吓得殿内的侍从身子一颤。敢跟二殿下拍桌子的除了大王子外再无第二人了,就连兰赤国的王上都不见的会在这个儿子面前拍桌子指着他骂。

    海尔汗倒也不生气,他这个兄长就这性子,生过气了也就没事儿了。

    “大哥,我去与不去不都一样吗?”海尔汗抬了抬自己的手,淳于风冷哼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海尔汗这是在说他文弱书生一个,拿刀握剑都不在行。

    “大哥,我已经派了龙啸和图哈姆去了,这两人一文一武,公主不会有事的。”

    淳于风自是知道龙啸和图哈姆的本事,但是在他心里自是谁都不如雷晓的。即使明知道龙啸和图哈姆的本事,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担忧。这次的婚事关乎的不仅仅是两国边境的和平,更关乎海尔汗的身家地位。和亲失败,即使父王不降罪,可是各部族的将领们也不会甘心,尤其是以二王妃为首其背后的大部族不会轻易放过了雷晓。

    自古王位之争,妃位之争。

    权利和金钱,只要关乎二者,便不会安宁。

    “雷晓,大哥这心里总是不安宁。”

    “大哥放心便是,公主定会相安无事。”

    海尔汗示意自己的哥哥坐下继续下棋,无需担心公主的事宜。

    日头高照,夏叶儿一个人呆在原地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走。四周茫茫皆是漠南,分不清东南西北方,自也不敢乱走。万一错了方向,只会比现在更加的危险。

    昨晚的人掳了她却把她扔在这里,生死由命,那么他们也必然是准备了两套方案。她若是活了更好,死了也能跟他们脱了干系。

    如意算盘打的不错,但她断然是不会让自己死在这里的。

    披上嫁衣那一刻未想过死,今天更是不会死。即使是死了,也要死得值得,断然不会让有所图的人逍遥了去。<>

    她还没到可汗王庭就对她下手,这事儿她记下了,一旦让她知道了是谁,她会让下手的人好看的。

    伤口隐约的泛着疼痛,楚南风悠悠转醒之际身边只有一个侍卫和一个随行的丫鬟守着,帐篷是临时搭建的,士兵都由副将带领着在外边忙着找公主。

    “公主找到了吗?”

    楚南风努力的睁开双眼,忍着身上的疼痛吃力的问。身边的婢女低着头,小声道,“公主还未有消息,但迎亲的龙啸大人和图哈姆大人已经派人去找了。”

    迎亲的?

    楚南风恍惚了一下才想起昏迷前确实是有一队训练有素的人马帮助了他,原来是迎亲的队伍。

    “迎亲的人呢?!”

    楚南风强撑着身子想要起来,丫鬟大着胆子又把他按了回去。将军身上到处都是伤,此时不易大动,否则落下了病根,将来征战沙场不便。

    “将军躺下,奴婢去请龙啸大人。”

    “好。”

    楚南风尝试了一下,身上的伤势实在太重,只好躺在床上等着丫鬟去请龙啸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