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心中想必积怨已久,如今人家公主识得大体,没寻死腻活的反而平平静静的前来和亲,还未成亲拜堂半路上就被歹人结了去。没受了委屈还好,若是受了委屈,心中怨气只增不减。

    加之王子没亲自迎亲,不管怎么看,公主发发脾气都是应该的。

    “将军好生休息,我出去看看图哈姆回来了没。”

    龙啸行礼告辞,退出大帐看着天气也没回自己的营帐,而是站在不远处等着。

    天色已晚,依着昨晚上袭击的时间和撤退的时辰看公主不会被他们带得太远,即使是快马也不会比图哈姆的马快了。

    图哈姆寻了快一天了,若是没再遇上什么事儿,也该回来了才是。

    “龙啸大人,图哈姆大人找到公主了。”勇士翻身下马,跪在地上,急促的喘息看得出他赶路的紧急。

    “图哈姆可还说了什么?”

    如果公主平安,图哈姆只需要带公主回来即可,用不着派人回来禀报。

    “公主在漠南上吹了许久的风,怕是身子有些不适。图哈姆大人派属下传话给大人,要大人准备一间暖帐,还说具体的大人您会处理好的。”

    龙啸一听不由失效,这便是图哈姆的性子。每次派人传话都只讲一半,其余的都交给了他了。好在他每次都把最关键的事情说清楚了。

    “嗯。”

    龙啸点了点头,连忙返身吩咐人去准备。

    公主是昨天晚上被掳走的,这个时辰才被图哈姆找到,而今漠南上没下雪,但冷硬的风吹上整日着实受不了。

    且不说公主不习惯漠南上的天气,就是漠南上的姑娘吹上一整日也难免生病。

    大帐内加了几盆炭火,又命人烧了热水,龙啸还觉得不放心,又让随行的御医拿着药箱候着。一切准备妥善,龙啸披着斗篷站在帐外心里估摸着时间。

    “图哈姆大人回来了!图哈姆大人回来了!”

    率先进入营地的士兵骑马在营地里转了一圈传递了消息,随后翻身下马,直奔自己的营帐。常年跟在图哈姆身边,不用图哈姆吩咐就知道该做什么。公主找回来,大概明天就要返回陵兰,他们昨晚赶了一晚的路,今日寻了一天的人,首要做的是休息好了才能面对即将可能发生的突袭。

    图哈姆驱马直奔公主营帐。下马抱起夏叶儿直接进去大帐。这等时候也顾不得男女之别,身份之分,救人要紧,哪还在乎那么多的虚礼。

    营帐内铺面的暖气使得夏叶儿终于有了感觉。即使身上时火辣辣的灼热感,至少有了感觉了。

    图哈姆把夏叶儿放到床塌上,这才吩咐婢子上前伺候。

    丫鬟脱掉夏叶儿身上的狐裘,拿起被子盖在身上暖身。屋子里站了不少人,夏叶儿这会儿浑身难受,无暇顾及其它,闭上眸子,任由他人去折腾。

    这晚夏叶儿高烧不退,龙啸一直守在帐内。连着年轻的大楚国将军楚南风都欲不顾身上的伤逝起身探望,却被身边的副将强行按在床上。

    夏叶儿烧的厉害,嘴里喃喃其语,也听不清楚到底是在说什么。龙啸和几个御医忙活来忙活去,终于在辰时退了烧。

    探手试了试夏叶儿额头上的温度,确认了没再反复龙啸才擦了擦额际上的汗珠出了大帐。天气并不暖和,龙啸忙来忙去一个晚上未休息,体力严重透支。刚出大帐,便单手扶在图哈姆的肩上。

    “公主无事了?”

    图哈姆向大帐内看了一眼询问。龙啸点点头,示意图哈姆扶他回去。

    “公主高烧刚退,怕是要耽搁一天了。”

    “你暂且休息,有事我喊你就是。”

    图哈姆昨夜虽稍作休息,但心系公主安危,也没休息好,这会儿龙啸见他眼圈犯黑,按住了他的手臂,“你也回去休息片刻,我命了人在那守着,有事儿会来禀报。”

    夏叶儿迷糊间只觉得喉咙干渴的厉害,浑身酸痛无力,似是刚生过了一场大病。意识一时间是空白的,只睁开了一条缝的眼看到床边有人守着,却不像是红豆。

    “红豆?”

    嗓子撕裂般的疼痛,干哑的声音活像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守在窗边的丫鬟也是整晚上没睡,这会儿正打盹儿,若不是夏叶儿发了声,也不会发现她醒来。

    “公主您醒了?”

    丫鬟惊起,连忙低身查探,看夏叶儿无恙,嘴里喃喃说话,凑过了耳朵,近听她是想说什么。

    “水……”

    夏叶儿这会儿眼睛睁开,看清了床畔的丫鬟不是红豆,心里一阵黯然,想着红豆或许是下去休息了,其实不过是自我安慰。

    红豆是她的贴身侍女,她重病在床,红豆怎么可能不配在身边。除非受了重伤或者是人不在了。

    喝了一口水,在水的滋润下嗓子好了不少。

    小丫鬟趁着夏叶儿喝水的空档到帐口传了话。

    “公主醒了?”

    不一会儿大帐里进来两个人,一个是夏叶儿见过的一袭藏蓝色衣袍的图哈姆,另一个随在昨晚有过一面之缘,但当时迷迷糊糊的,也没太看清楚。此时一看,此人眉清目秀,温和有礼,与图哈姆是极大的反差。

    二人一刚一柔,一文一武,倒是很好的左右手。

    “楚将军呢?”

    扫了屋里的人一眼,没看见楚南风,夏叶儿的心吊在半空。刀剑无眼,楚南风是生是死?

    “楚将军有伤在身不便行动,谦劝楚将军在大帐休息。”

    龙啸上前一步,礼数恰到好处的回答。夏叶儿听闻楚南风受伤,并无性命之忧,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劳烦各位担忧了,本宫想去探望探望楚将军,今日便启程。”

    “公主有病在身,怕是不妥。”

    龙啸暗叹,果然是猜中了。夏叶儿昏迷时他就想过她会在醒来的时候急着赶路,现在证实他的猜想是对的。可公主的身体……

    北风冷硬,公主能受得住吗?

    “无事,本宫的身子自己清楚。”

    全身乏累提不起力气,可现下不是她娇气的时候。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