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赶路也是坐在马车里,多铺些被褥,温在马车里也是一样。她不想在半路上出什么事儿,还是早些到了可汗王庭宽心。

    “如此,谦便差人下去准备。”

    龙啸一众人等退出大帐,夏叶儿在侍女的帮助下更衣洗漱,披上狐裘斗篷往楚南风的大帐去。

    “公主?”

    楚南风虽是躺在床上休息,但心系公主怎么能睡得着。这会儿见夏叶儿进来,急着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夏叶儿连忙上前将他按住。

    力道不大,却是止住了楚南风的动作。

    “楚将军,你躺下便是,我有几句话要与将军说。”

    “公主有何事吩咐,臣定当竭力完成。”

    夏叶儿扫了一眼帐内侍从,侍从见此识趣的退下,只剩了夏叶儿和楚南风两人在大帐内。

    “楚将军,今日我便要启程去往可汗王庭。”

    “公主有病在身,何必急于一时?”

    楚南风不是不知情势的紧急,但是他担心夏叶儿的身体受不了,反而会得不偿失。奔波在外数月,加上昨晚上一夜的折腾,夏叶儿的身体定然吃不消,这一病也不会是一日两日便能好了的。

    “敌人虎视眈眈,我们在明,敌人在暗,为今之计,只有快点儿到达兰赤国的都城与王子完婚才是上策。”

    楚南风虽然尚且年轻,但绝对算得上思虑周全,否则皇帝也不会选了他一个年轻的将军来送亲。

    夏叶儿想到的这些他岂能没想到,不过是忧心夏叶儿的身体是否能撑得住漠南上恶劣的环境而已。

    能顺利的撑到兰赤国完婚还不算完成此次的任务,主要的是要活着。

    “公主想的,本将都想过了,但是公主的身体……”

    “将军不用再劝,本宫意已决。再者,将军有伤在身,回去的路上舟车劳顿,楚将军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公主,成风一介莽夫,身上的伤休息几日便无大碍,倒是公主……”

    “楚将军好生休息,本宫该启程了。”

    夏叶儿打断楚南风的话,反身往大帐外而去。她怕再多说几句,心中更为不舍。从今以后,当真是只有她一人了。她十分感谢楚南风这一路上的照顾和陪伴,即使他只是奉命行事,却也在必要的时候给了她心灵上的安慰。然从今往后,无论生与死,伤心与否,她都要一人,也只能一人承受。

    楚南风想要呼唤,人却已经出了帐帘。

    他还有些话未来得及嘱咐,站在一个臣子的角度他希望公主能处处为了大楚国的利益所想。但是作为一个同行数月的友人,他想说的是嫁给了夫家,尽可能的与夫君处好关系,丈夫是女人一辈子的依靠。

    不管她是为了大楚国还是为了自己的丈夫都没有错,在不能两全的时候,要忠于自己的一颗心。

    然而他的话还来不及说,夏叶儿便决然的踏上了赤兰国都城的路。

    沉重的叹息一声,今后,只能靠她自己去摸索了。

    而夏叶儿若是在今日多停留一刻,是否便不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承受撕心裂肺的疼。

    “公主,是否可以启程了?”

    不过片刻的功夫,龙啸和图哈姆已经准备就绪,只需夏叶儿乘坐马车,便可出发了。夏叶儿也不矫情,点了点头,在丫鬟的搀扶下登上马车。

    马车内铺了几层棉被,最上层还垫着毛茸茸的兽皮,摸上去不觉得凉。

    拖着虚弱的身体,夏叶儿摘了斗篷,藏进了层层棉被中。

    脸蛋儿上带有几分不正常的红,晕眩的头部轻微的发疼。夏叶儿知道她的身体在濒临崩溃的边缘,一连数月的赶路,加之心绪抑郁,一病之下,先前的强撑全都被击碎,脆弱呈现她却犹自坚持。

    前往可汗王庭的一路上算是平静,敌人也没再出现过,麻烦的是夏叶儿的病情反反复复,一直不见好转。

    龙啸算得上是个好大夫,却也对夏叶儿的病情无可奈何。舟车劳顿,身强体壮的人都难免会有个头疼脑热的,何况本就病倒了的女子。

    虽不能根治,却可稳定病情,使之在掌握之内,待到了凌兰城与王子完婚之后再好生调养。

    可汗王庭尽在眼前,却不是赤兰国真正的都城。王庭大帐坐落在漠南之上,沃野万里均是漠南,因而使得王庭大帐看上去突兀许多。

    王庭大帐的守卫不多,却也不少。可如果这里是王族的贵地,难免有些寒酸。

    夏叶儿被安排在大帐住下,龙啸细心的多派了两个丫鬟伺候。

    “公主稍作休息,明日一早我们赶往陵兰城。”

    “陵兰城?”不是在这里成亲?夏叶儿不明所以,据她所知王庭大帐便是漠南国王族所在,可龙啸却说去陵兰城成亲,这是为何?

    夏叶儿眼里闪烁着疑惑,龙啸微微一笑,并未解答,只说了一句,“公主日后便会知晓。”

    而后便离开了。

    夏叶儿身子乏累,也无力多问。除此,她也从未忘记自己的身份,和亲公主,对漠南国而言毕竟还是个外人,懂得分寸方能苟且生存。

    一路上龙啸对她还算照顾,图哈姆及其他们的手下也没给她脸色看,也算不错了。她若不自知,便是自找陌路。

    龙啸出了大帐,图哈姆在帐外等候。两人进了旁边的暖帐,图哈姆迫不及待的问,“龙啸,殿下不来接人吗?”

    初入边境殿下不去接人还有得说辞,怎的都快到了都城殿下仍旧不来?即使想冷落了这个公主,殿下也做的太明显了吧。

    图哈姆自认是个粗人,没有二王子和龙啸那九曲十八弯的肠子,有什么不明白了直接问龙啸便明白了。

    “殿下有事脱不开身。”

    龙啸说的很随意,似乎是见怪不怪了,这是他的一贯风格。图哈姆则是皱了眉。今日一到王庭大帐没见着王子殿下他便想过王子殿下是不是不来了,可这会儿听龙啸确切的说来,图哈姆这个粗人也觉得此事不妥的很。不管怎的,这公主将来都是王子的正妃。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