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等着过来的时候看见这里已经有一个丫鬟伺候着了。这个丫鬟也不是别人,就是娜扎古丽。

    她刚来,娜扎古丽就对她大呼小叫,吩咐她做事。她自然心里有气,跟在二王妃身边都是她吩咐别人做事,何时轮到别人来喊她了。

    然而即使心里不愿,她也不得不做,不能坏了二王妃的大事儿,否则二王妃也不会绕过她的。跟在二王妃身边多年,性子看似温和的二王妃调教下人的手段可不少。

    娜扎古丽喂了夏叶儿喝水,夏叶儿一口气喝了三杯还不足,娜扎古丽又倒了一杯给递给夏叶儿,夏叶儿喝了个底朝天才满意的舔舔唇瓣。挪了挪虚弱的身子又躺在床上。

    “王子妃饿了没?我让人给准备餐饭。”

    娜扎古丽趴在夏叶儿的床边,一双好看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盯着夏叶儿看。从来了王子妃的屋子她不知道盯着王子妃看了多久了,反正是怎么看都看不腻。

    人长的漂亮,连生病都美的没话说。夏叶儿被娜扎古丽盯的不好意思,脸上不知是害羞还是没退去的余热,无奈的点点头,侧头面向床里头。

    娜扎古丽见夏叶儿想吃东西,二话不说亲自准备,临走还叫了个丫鬟进来随时伺候着。

    娜扎古丽的举动恨得哈马亚直跺脚,这么明显的防备她要是在看不出来,就白跟在了二王妃身边多年。他以为娜扎古丽会做的隐秘点儿,从暗处观察她的一举一动,这都是难免的,毕竟她不是府上的人。不管是谁送来的,免不了被防着。可娜扎古丽的举动让人气结,使得她的脸面都没地方放了。

    站在床畔,和进来的婢子大眼瞪小眼的。也不知图哈姆和那婢子说了什么,自从那婢子进来之后眼睛就没离开过她,连着床上的王子妃都不照看了。

    娜扎古丽虽然直爽,却还没到傻的地步。她的直爽是对着真心实意待自己的人。虽未与公主相处过,但她看上了公主的样貌了,就要好生照顾这位美人儿,不能让她有半分的闪失。哈马亚是二王妃的贴身侍女,多年来一直此后二王妃,二王妃把她送来这里,定有所图。

    她要看着哈马亚与其暗着来,不如光明正大的,她就要让哈马亚知道她在监视,让哈马亚做什么事儿的时候都要提心吊胆,甚至很多事情考虑再三不敢去做。

    厨房的小菜清粥早就准备好了,一直在火上温着,就等着王子妃醒来时能趁热喝。当然王子妃醒了是大事儿,必须要告诉二王子。

    差了人去通知,准备餐饭的事儿还是她亲自去弄,别的人她也不放心。

    夏叶儿躺在床上,肚子饿的厉害。娜扎古丽出去那么久,饭菜怎么还没来?心里哀怨一番,听着脚步声,夏叶儿第一个转头看去,没想着没等来娜扎古丽,倒是看到了一个美男。藏青色的长袍,墨发随意垂在肩后,额头上一条绣满皇族金文的带子系到脑后,白皙的脸颊,红艳的薄唇,整一个妖孽横生。她见过的男人里数流云为最,没想着这男子的样貌丝毫不输于流云,只是周身的气质不同罢了。

    视线呆滞在海尔汗的身上,心想着这人是不是自己的夫君。若是,她倒白捡了个便宜,能得一如此美艳的男人。若不是,岂不是白高兴一场?不过,即使不是他夫君,也要想尽办法把他留在府里天天看着,吃不着能看着也能解馋。

    海尔汗此刻并不知道夏叶儿心中的想法,只看她的一双精灵的大眼盯着他烁烁发光,海尔汗只当她是在欣赏自己的容貌,毕竟不是一个女孩孩子盯着他这张脸回不过神来了。

    脚下的步子不自觉的加快,到了床前一点儿也不生分,直接坐在了床沿上,探手拉过可儿的手。

    手被海尔汗拉住,夏叶儿惊得想要抽回。他们是第一次见面,这般唐突的拉扯,怎么看都觉得怪异。即使是她的夫君,进程也太快了。

    刚才听到侍女称她王子,夏叶儿知道这人多半是自己的夫君了。心里庆幸着没嫁了个五大三粗的莽夫,这时却在猜测她的夫君是不是个登徒子,否则怎么进来就拉手?

    然夏叶儿真的想多了,人家海尔汗只是给她切脉而已。

    两指放在夏叶儿的脉搏上,专心的听着脉动,夏叶儿一下子了。跟她想的完全不是一码事儿。人家是担心她的病情,她却以为是登徒子。话说一个长得比女子都美的男人怎么可能是登徒子。

    海尔汗切过脉,心中的担心算是放下不少。虽然身子仍旧羸弱,可高烧总算是退了。剩下的只需静养便是。

    “王子妃,餐饭来了。”

    娜扎古丽端着饭菜进来,还没进门,就喊了起来。一碗清粥,一些清淡小菜。进里屋看海尔汗在并没惊讶。

    夏叶儿本在欣赏美男,一听到娜扎古丽的声音,眼睛都直了。除了昨天早上吃过饭,到了现在她她一粒米都没吃过,不饿都奇怪了。

    娜扎古丽拿了一个小桌子,哈马亚这时也眼疾手快的扶着夏叶儿坐起身。然而等着饭菜放到了桌子上,夏叶儿拿筷子的手有些迟疑。

    面前还坐着一个人呢,并且这人还不是别人,是她未来的夫君。

    初次见面就表现出自己狼吞虎咽的模样不太好吧!

    想到这儿夏叶儿不得不放缓了动作,细吃慢咽。一天多没吃东西,细嚼慢咽虽对身体有好处,却不能满足她饥饿的肚子。抬眼看了看海尔汗,一席藏青色的袍子并不显眼,穿在他的身上硬是穿出了妖冶的味道。

    海尔汗静静的观察着夏叶儿,唇边带笑,没有走的意思,也没要说话的意思。

    “那个,王子殿下有什么事儿吗?”

    夏叶儿无可奈何的问道。他不走,她这一点儿点儿的吃什么时候才算个头,况且娜扎古丽只盛了一碗粥,完全不能满足她空虚的肚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