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兰赤王族可说得上内忧外患。与大楚国联姻是兰赤王的缓和之策,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统一兰赤国内部,只有内部没有了分歧,才能一致对外。否则兰赤国即使有雄兵铁骑,仍旧不堪一击。而大楚国多年修生养息,战力下降,急需要更换装备,重练新军,所以两国联姻恰到好处,保住了两国的各自利益。

    不知不觉,夏叶儿又睡了过去。

    一病就病了半个月,期间不少人借着探病的名义想来看看都被淳于风和图哈姆拦在了王夫之外,以王子妃需要静养为由让来人不得不回。

    夏叶儿病好第二日,在房间里闷的快要窒息的夏叶儿趁着天气大好,披着狐裘和娜扎古丽在王府里散步,王府宽阔大气,结构简洁,无大楚国的宫廷那般曲折迂回,看上去便觉胸中宽广,心情舒畅。

    在王府里随意的转了转,没等到中午,就听二王妃派了人来正在正厅等候。夏叶儿皱了皱眉,多看了一眼前来报信的哈马亚。自己的病才好,二王妃就知道了,看来跟她哈马亚脱不了干系。终究是别人派过来的,这心怎么可能在王府里。

    可儿心中有了计较,也不说破。只显出了自己被搅了兴致的不悦,口气微怒,“带我过去吧!”

    哈马亚闻声,身子轻颤,下意识的觉得夏叶儿知道是她报的信。小心的抬头观察夏叶儿的面色,除了被打搅不悦,并无其它。

    哈马亚悬着的心放下,答了个是字,低头在前带路。

    到了大厅果然有个丫鬟在等着,夏叶儿穿着一身火红的衣裙,外披白色狐裘,仍旧是大楚国的装扮,在这里有些格格不入。然而穿惯了大楚国宽松服饰的她想要改变不是一夕一朝之间的。

    “走吧!”

    唤了丫鬟一声,夏叶儿作势欲走。丫鬟并没跟上来,夏叶儿走到大厅门口的动作也停住,回头看那丫鬟一眼,以眼神询问她为何不走。侍女并无惧色,迎上夏叶儿的目光,“王子妃是否该换件服饰?”

    “怎么?我这衣服入不得眼?”

    一个丫鬟都敢如此跟她说话,真当她大楚国的人好欺负是吗?即使没有王兄侍卫,她夏叶儿也不是一个任人欺凌的人。如果被打了一巴掌还没还手,那绝对不是她夏叶儿了。她从来都是别人给我一巴掌,我要送给她两个三个才罢休。

    “王子妃是要进宫,这身衣服未免不妥。”

    穿着大楚国的服饰进入他们的王宫都污了他们威严的王庭。<>兰赤国的雄风岂是一个大楚国女子能污浊的,即使是大楚国的公主,也不配。

    “哈马亚?”夏叶儿突然唤了一声哈马亚,哈马亚闻言连忙上前,只听夏叶儿问:“你可认识这婢子?”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夏叶儿是点了哈马亚。都是二王妃的人,不知她是否认识?

    “这是二王妃的贴身侍女卓姆。”

    哈马亚的介绍既说出了夏叶儿想要知道的答案,顺便还表示了卓姆的地位。言外之意,二王妃的贴身侍女对宫里的事儿自然是最清楚的,既然卓姆说了让您换身装扮,您换一换便是。

    夏叶儿心中冷哼,不过是试探试探她罢了,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表露了她向着二王妃这个主子的决心,当真是个好奴才!

    “哦!”夏叶儿点点头,唇边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卓姆,你说说我身上的服饰怎么不合适了?”

    不想让她穿着大楚国的服饰进宫?她今天还偏偏就要穿着大楚国的服饰。别说她一个二王妃的侍女了,即使是二王妃亲自说都不行。

    “王子妃要进宫见二王妃当然要穿着兰赤国的宫装。”

    “娜扎古丽,兰赤国有这个规定吗?”

    夏叶儿不知兰赤国到底有没有这个规定,反正在大楚国,只要不是参加王宫盛宴,或是早朝在正殿参见皇帝,都不需穿正式宫装。只要穿着得体,懂得规矩即可。

    “回主子,兰赤国只在入正殿参见可汗和参加王庭盛宴时规定必须身着兰赤国宫装。再者,非兰赤国土生土长得妇人可以穿着本国的宫装,以显我兰赤国的宽广胸怀。”

    其实娜扎古丽还有一点没说,非本国土生土长妇人可以穿着本国宫装这一条例是海尔汗王子几年前刚刚发布的,此条例一下,百姓均举手欢呼。

    兰赤国由各部落汇集而成,而兰赤国的宫装却按照多数人的穿衣习惯而定,以致一些特殊部落对此有不满,但如今各部落的民俗得到了尊重,大家自然信奉二王子。

    “原来如此,倒是不知卓姆的规矩是哪里来的?”

    夏叶儿也不急着走了,反身回来在大厅的主位上坐下。这个时候卓姆是巴不得自己快点儿走吧!还以为她这个公主好欺负,任她一个丫鬟都想欺负欺负她,二王妃的丫鬟怎么了?不过是个奴才,天生的奴隶样子,狗仗人势。<>

    卓姆张了张嘴,刚想说是二王妃的规定,但话没出口,就咽了回去。她要真是说出来,梁子就结下了。明知道公主是大楚国人还提出无理要求。

    “王子妃责怪,是奴才记错了,记错了。”

    哈马亚褪去了身上的趾高气扬,一下子放低了身段,跪在地上求着可儿原谅。二王妃派她来之前特意嘱咐了要让王子妃穿上兰赤国的宫装进王庭见她,没想到王子妃并不如哈马亚说的那般好应付。卓姆暗地里瞥了哈马亚一眼,哈马亚收到了卓姆的眼神,回瞪过去。她哪里知道一个吃饭一点儿没有公主样子的公主不是草包?

    半个月来她细心的观察过,公主在面对王子的时候会将量保持身上属于公主的高贵,但王子一走,便会原形毕露,如果不是她身上天生高贵的气质,言谈举止间的不凡,她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公主了。

    大楚国皇帝最宠爱的公主也不过如此,要不是卓姆的姿态摆的太高,王子妃也不会生气。再怎么说都是公主,现在是二王子的王子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