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握着可儿的大手紧了紧,眼中一抹异彩流光无声滑过。

    “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

    二王妃在自己的宫里等了半晌,好不容易见卓姆回来了,却只见到了一个人。心下不由一怒,真是个白痴,枉费跟在她身边多年,到底是不如哈马亚。卓姆一看自家主子的脸色心里也觉得委屈,她只是一个下人而已,人家夏叶儿再怎么说也是大楚国的公主,兰赤国的王子妃,于情于理都是夏叶儿的地位高。

    再说了,下达命令的是二王子,她能不先回来吗?

    “回禀王妃,王子妃原本是要来的,可还未出府就碰上了二王子,被二王子领去见可汗了。”

    “见可汗?”二王妃一听,怒气更剩,说话的声音都不由得提高了,“我不是跟你说要快点儿带过来,尽量不惊动海尔汗的吗?”

    这样一来,她叫来夏叶儿还有什么意义?

    “奴才也没想到会碰上王子殿下,奴才……”

    “好了,把这些给我撤了!”

    二王妃指着桌上准备好的茶点,胸口闷着一口气,越看卓姆越觉得不顺眼。

    “二王妃,王子妃说一会儿会过来的。”

    “过来?”

    过来有什么用?二王妃另一半话咽在肚子里,不过转而一想,又觉得应该趁此机会试探试探。哈马亚明明说这个大楚国的公主没什么能耐,今天的事儿到底是大楚国公主有意为之还是海尔汗的意思,她要借机试上一试才行,若有机会能利用这个公主,是再好不过了。

    马车直接驶入了王庭,直接在可汗的书房前停下。兰赤国与大楚国不同,兰赤国是漠南上的王国,人民善骑射,没有建立王庭前是游牧的生活方式,王庭也是大帐的形式,直接骑马到帐前形成了习惯,以致在建立王庭以后这个习惯被沿用了下来。

    马车停住,夏叶儿却退却了。在车上犹豫了一会儿才动身,初次见可汗王,不知可汗对大楚国的态度怎么样。

    海尔汗握了握夏叶儿的手,似乎是在给予鼓励。可儿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来,她还是不太习惯与他之间的亲昵举动,即使只是牵牵手,也觉得别扭。

    “夫人不满意我这个夫君?”

    海尔汗凑近夏叶儿的耳畔小声问,可儿低了低头,并未给予回应,似是默认。海尔汗也不深究,初为夫妻,不管是谁都觉得尴尬吧!若是漠南上的姑娘反应比她强烈的多。<>漠南上的姑娘性子直爽,从不羞涩,每年的苒火晚会上会大胆的向心仪的男子表示心意。若是不喜向她们表白的男子,也可以直接的拒绝,想比这点,大楚国的女子收到的约束则较多一些,很多时候还是要听从父母的安排。

    “可汗,二王子来了。”

    书房里长相粗犷,与大王子淳于风有七八分相似的可汗正在桌案前看书,胡子花白,皱纹明显,英气却不减当年。

    听到侍从禀报,可汗忙着放下手里的书出去迎接,没等他出去,海尔汗就带着夏叶儿来了。

    今天来也是海尔汗的临时决定,事先并未禀报,以致看到夏叶儿的第一眼可汗还有点儿愣怔。

    “雷晓,这是……”

    “父汗,这是儿臣的王子妃大楚国的公主夏叶儿。”

    “哦,可儿啊!快坐,快坐。”

    可汗一听是夏叶儿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脸上顿时笑意满盈。

    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

    当真是倾国倾城之色,配上他的儿一点儿也不差,也唯有这般女子才能配得上他的儿子。

    一看到儿子,便会想到已经死去的发妻,儿子的容貌随了发妻,有七八分的相似。他与琴儿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像他,小儿子像琴儿。每当见到雷晓,不由自主会想到琴儿,以至于他对雷晓向来特别,把最好的都留给了雷晓。

    “可儿拜见可汗。”

    夏叶儿并未坐下,反而先给可汗行了个大礼,才由海尔汗拉着坐下。不一会儿,侍从端来了两杯茶,夏叶儿不懂兰赤国敬茶是怎么个流程,就按照大楚国的礼节来敬茶。兰赤王并不在意,接过茶水时眼眶似乎红了。待夏叶儿再看时,可汗兰辛格已经端起茶碗,遮挡住了通红的眼眶。

    茶碗放下,兰辛格尽管尽力掩饰,仍旧藏不住他眼上的微恙。

    “雷晓,帮我劝劝你大哥,早些娶个正妃,也好有个人照应。”

    雷晓的婚事是他一手策划的一场政治联姻,是为了兰赤国的安慰,也有他的私心,相信雷晓心里也明白。依着雷晓在兰赤国的权势,不管他娶了哪个部落的女子都会产生微词,唯有娶一个它国的公主,才能暂且维持各部落的稳定。

    “大哥的事儿父汗不必操心,说不定大哥心里已经有人了呢!”

    海尔汗勾起一抹淡笑,大哥总是这么守着,神仙都不会知道他的感情。<>自己催了他数次,均不管用,只能等他自己想通或者什么时候受了刺激冲动一把了。

    “雷晓是说阿琪有看上眼的人了?是谁?父汗给他赐婚。”

    一听淳于风有了中意人,可汗高兴的合不拢嘴,不久又要办婚事了,等两个孩子的终身大事都准备好了,他万事都放心了。至于兰赤国,交在雷晓的手上绝对放心。对于王位他从不贪恋,但王位若是交落在了居心叵测人的手里他死也不会明目。兰赤国是他一生的心血,为了兰赤国违背了对琴儿的山盟海誓,若是连兰赤国都守不住,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父汗别操心了,大哥自有分寸。”

    对于两人的婚事父汗不是一般的热衷,但与自己相同的是不管大哥娶的是哪家女子,只要大哥透露了娶亲的意思,都会有不少的人想把自己的闺女送给大哥当妾室。王公贵族的娶几个妾侍也不是稀奇事儿,可在大哥的心里母妃的死一直是个心结,他断然不会在娶了正妃后再另取他人。

    之后可汗问了一些夏叶儿在大楚国的生活,已经大楚国的一些习俗,最重要的一点莫过于从大楚国带过来的工匠和织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