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二王妃的寝宫离可汗的书房不远,走了不到一刻钟就到了。

    进了殿,一位头戴柔白雪球头饰,身着紫色紧身裙,外披雪一件色皮毛笑袄的女子迎上来。女子满脸浅笑好不慈祥,眼角一丝皱纹显露了她的年龄与饱经沧桑的锐利。

    “可儿来迟,让二王妃久等了。”

    “没事,来,坐。”

    二王妃亲昵的拉了夏叶儿的手坐在桌前,端了桌上的点心放夏叶儿面前。

    “尝尝,咱早漠南上的吃食啊不如大楚国的细腻,但这口味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王妃说的哪里话,大楚国的吃食那里有兰赤国的大气,说起吃来,我真还喜欢兰赤国的大气。”

    这话夏叶儿可不是恭维。大楚国的吃食虽好,每个盘子里盛放的美味不如兰赤国的多。相比于大楚国的精小,她更喜欢兰赤国的大气。

    “公主真会说话,雷晓娶了你真是有福气。”二王妃轻笑,继续道:“公主倾国之资,漠南的女子没一个能比得上的……”

    没等二王妃说完,夏叶儿率先开口打断了二王妃无休止的夸赞,“二王妃这么一说,可儿仿佛觉得自己真有那么好一般。”

    一口一个大楚国、漠南国,分得那么清楚是想提醒自己只是一个外来人吗?她是大楚国公主怎么了?不是有句话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吗?她既然嫁过来就是海尔汗的王子妃,至少算是半个漠南人。

    “来来来,不说那么多,吃东西,吃东西。”

    二王妃尴尬的笑笑,拿了一块儿糕点递给夏叶儿,同时唤了婢子去沏茶。

    等婢子沏好了茶,一个紫袍男子随在婢子身后进来。

    男子轻车熟路的进来,眼神在夏叶儿的身上扫了一眼,并没过多的停留,也并没为她的外貌所惊艳。只是快速的扫了一眼,仅此一眼。

    夏叶儿见男子觉得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也不可能见过才对。

    或许是曾经见过相似的人吧!

    放下心中的疑虑,夏叶儿接过丫鬟递过的茶盏,浅饮。

    男子站定在二王妃前,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儿臣见过母妃。”

    “阿隐,来,快坐。”

    二王妃似是极为喜爱这个儿子,看到兰隐笑意直达眼底,即使竭力的在夏叶儿面前控制她的情绪,但隐约的动作间已经泄露了情绪。

    也不晓得二王妃是在自己面前掩饰什么,连对自己儿子心里的喜欢都要掩饰一番,殊不知她略微站起却又坐下去的动作显露了心思。

    “母妃的这位客人儿臣从未见过,不知哪家的小姐?”

    兰隐的长相和二王妃有五分相似,其余的五分不似兰赤王,也不知是像了谁去。夏叶儿心里燃起几分趣味,说不准又是一道王室秘闻,是二王妃与某个大臣的私生子也说不定。

    不是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这种事情在王室屡见不鲜。

    “这是二哥的王妃,大楚国的公主,你的嫂子。”

    “原来是嫂子,兰隐见过嫂子。”

    兰隐与海尔汗不同,海尔汗像是个冰美人,脸上的表情总是一成不变,除了对待自近的人外,鲜少有笑容。反观兰隐不同,进门时便挂着一脸云淡风轻的笑意,但他的笑太假,达不到眼底,反而给人虚伪的感觉。

    即使面对着二王妃他尽力的掩饰脸上的笑意,夏叶儿仍觉得他的笑意没有达到眼底,仿佛世间没有能令他感到情绪波动的事情。

    不晓得二王妃自己是否清楚,可作为一个局外人的她看的清清楚楚。

    兰隐寻了个地方坐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好在夏叶儿的对面。

    “上次听闻嫂子病了,上府去看却让二哥拦了下来。当时我就在想是个什么样的美人儿让二哥藏着掖着的,今日一见果然是个倾国美人儿,难怪二哥都不舍得给人看一眼。”

    “四王子说笑了,我这还不是出来了。当时不过是病情太重,不适合见人罢了。”

    夏叶儿笑着回过去,紧接着狠狠地喝了一口茶。好在刚才吃了几块儿糕点垫了垫肚子,不然她那个不争气的肚子非得在这个时候叫起来不可。

    桌上的糕点散发着诱人的味道,夏叶儿却不好意思再吃。除了诺王府上的人知道自己的大饭量外,还没在外人面前表露过。而且对着二王妃和四王子加起来四只眼睛,实在提不起吃的兴趣,因而只能苦饮茶水。

    “二嫂说笑,明明是二哥藏着掖着。”

    说了点儿有的没的,夏叶儿实在饿得厉害提出了要先回去。二王妃极力想挽留她吃饭,夏叶儿婉拒后断然离开。

    虽说聊的都是闲话,夏叶儿却听出了二王妃的弦外之音。

    不过是想试探试探她,顺便告诉她在大楚国是公主,在兰赤国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王子妃而已。

    夏叶儿心中嗤笑,海尔汗的妃子不入流吗?

    如果连海尔汗的妃子都上不了台面,不晓得她耶娜这个不受可汗喜欢的二王妃又算什么。

    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正妃,而她耶娜不过是个妾室。不管在大楚国还是赤兰国,又或者是哪个国家,妾室都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存在。

    一路到宫门口,虽和兰隐一路两人却没说几句话。诺王府的马车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望着空荡荡的空地,夏叶儿心中甚是无奈。诺王府离王庭不远,却也不近,走回去非得累死不可,更何况她还饿着肚子。

    一个人饥寒交迫的从大楚国的都城走到最南面的城镇的勇气不是随时都有的,是在一定的条件下加上当时的心理状态促使的。显然她现在没有当时的勇气。

    “诺王府的马车还没过来,不如兰隐送送嫂子。”

    “你不是急着处理事情吗?”

    兰隐住在王庭里,出去是为了办事儿。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夜里王庭是要关门的,兰隐想要办事儿也得尽快。当然夏叶儿不是圣母,不是为了初次见面的兰隐着想,她只是单纯的不想跟兰隐单独相处。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