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即使嫂子不在意,她也觉得别扭。

    听闻是夏叶儿帮忙,海尔汗不由得多看了夏叶儿几眼。心中的感激不言而喻,夏叶儿微微的点头。光看海尔汗对兰格桑的态度就知道他对这个妹子不是一般的疼爱,兰格桑也懂得分寸,是个好姑娘,确实让人疼惜。

    夏叶儿上前接过海尔汗手里的药膏,待海尔汗等人出去后掀开兰格桑的衣衫,不看不知,一看到后背上的伤痕她都觉得疼。刚才兰格桑还说是轻伤,这都轻,重的时候得是什么样子。怪不得海尔汗看她受伤着急的厉害,不管是谁看了都难受。

    兰迦娜小小年纪如此狠毒,可见二王妃也不是表面那般慈和。

    “你忍着点儿。”

    “没事儿,嫂子你尽管上药。这药不会留疤,是二哥亲自配的,以后你也问他要一瓶带着。”

    兰格桑的声音依旧爽朗欢快,没有受伤后的委屈,夏叶儿放轻手上的动作,不时的吹气减少伤口的疼痛。

    “嫂子,今晚是皇族家宴,大家都要到场,记得小心着兰迦娜。”

    “家宴?”

    看来是必须要去了,否则兰格桑也不至于回来挨打。大楚国也有皇族家宴,不过参加与否向来由着她的性子,父皇也不能把她怎么样,即使父皇生气,也有太子哥哥给她挡着。比之于兰格桑,她是幸运的。不过由兰格桑的事情上也能看出海尔汗虽然手握大权,但兰赤国本身王权并不稳定,需要依附外族的势力才能保证王权的稳定。

    各部落手里或多或少的都有兵权,这是兰赤国王权不稳定的根本。但想要削去兰赤国各部落的兵权也不容易,没有谁会心甘情愿的放弃手中的权利。

    “嗯,王族的人必须都要参加。除非有急事在外。”

    依兰格桑对兰迦娜的了解,她今晚不出点儿幺蛾子整整她们才奇怪。每次兰迦娜打她打得不痛快,都会在晚上再整她一顿。她可以忍,嫂子可以不忍。即使犯了什么错,也可以大楚国公主的身份,不了解兰赤国规矩为借口,让兰格桑无话可说。但这样以来太过冒险,最好的办法仍旧是隐忍,总有一天会让他们全部还回来的。

    她可以忍,为了二哥,为了兰赤国。至于嫂子,没理由要求她跟着二哥一起隐忍。她们的婚姻是两国利益的驱使下形成的政治联姻,没有爱情做基础,怎可能同甘共苦,心甘情愿。

    只愿二哥跟嫂子能有真心相待的一天。<>

    上完了药,夏叶儿让兰格桑在屋里休息。走到门外,果然见到海尔汗在门口等着。如此的海尔汗,倒是让她想起了远在大楚国的太子哥哥,母妃去的早,每次顽皮受了伤,太子哥哥也是这般守在门外,听到自己无事的消息后才松一口气。

    眼眶不受控制的泛红,突然想要流泪。

    “怎么了?”

    没来得及问格桑的情况,倒是夏叶儿忽然泛红的眼眶让他先声关心。

    “没什么。”

    夏叶儿笑笑,心中暗骂自己的失态。本想快速的掩饰情绪,不料海尔汗忽然握住她冰凉的手。

    “可儿,我们是夫妻,虽然这么快的让你接受一个陌生的男人不太可能,可我们既然已经结合在一起,就尽心的做一对夫妻可好?”

    海尔汗的话像一只重锤砸在夏叶儿的心上,原本固若金汤的城池似乎有了一丝颤动。然而她也只是浅浅一笑道:“我真的没事儿,格桑的药擦好了,你进去看她吧!”

    说完,不给海尔汗说话的机会,自顾的离开。

    她已经身不由己,不想心也由不得自己。

    望了一眼夏叶儿的背影,摇头低叹,抬起步子向屋子里去。

    格桑此时百无聊赖的趴在床上,后背上的伤使得她有几天不能舒服的睡觉。看海尔汗进来,也只是抬了抬眼皮,似是料到了他会进来一般。

    “二哥,我看你满脸非常不甘心之相……”

    “胡说些什么,小姑娘家的也不知道臊。”

    “臊什么,明明是你表现的太明显了。”

    兰格桑连眼都不太一下,似乎是连看都不需看一眼就十分确定海尔汗的表情。搞的海尔汗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脸颊,看到兰格桑咧开的唇角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被小丫头耍了。

    “格桑,几天不见学会骗人了,看二哥不收拾你。”

    海尔汗作势要打人,不说他自己下不了手,连兰格桑都知道他也只能做做样子,能打下来都怪了。

    “二哥先别收拾我了,还是抓紧收拾你自己准备晚上的王族宴会吧!”

    王族宴会?

    一经兰格桑提醒,海尔汗后知后觉的他没告诉夏叶儿这件事儿,女人家的化妆打扮要花不少时间,可儿不喜装扮,但王族家宴也不能太过素淡,怎么也要打扮打扮做做样子。<>

    抬步急着往外走,手刚触到门,就又被兰格桑的声音吸引住。

    “我刚才跟嫂子说了,嫂子这会儿估计已经准备了。倒是二哥你,是想让嫂子出丑不成?”

    拉门的动作收回来,回到桌子边坐下,“就你能嘲笑二哥。”

    兰迦娜气哄哄的回到闺阁,一进屋就开始摔东西。下人看到公主发威,自觉的退出房间。公主每到这天基本上都会发脾气,只有少数时候不会发火,然而过了这么长时间,她们跟在公主身边的这些下人仍旧不能习惯,生怕公主火气太大的时候伤及无辜,而她们这里的人几乎都被殃及过。

    “怎么了这是?”

    卧房的门从外面被推开,二王妃面色不悦的看着摔的满地的东西,小心地找了下脚的地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女儿,“你这是做什么?又受了兰格桑的气了?”

    “该死的丫头,我非要揍得她站不起来才行。还有那个王子妃,我也一并不会放过,一个大楚国不要的破烂公主,还真当她有身份了!”

    “站不起来?破烂公主?”

    二王妃连续两问后啪一个耳光扇在兰迦娜的脸上,下手后兰迦娜的左脸上立刻现出一片红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