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兰迦娜周身的怒意突然转变成疑惑,侧着脸看着自己的母妃,她什么时候打过她,但是今天母妃居然为了两个贱人打了她一个耳光。

    委屈的泪水溢上眼眶,眼圈通红,倔强的不让眼泪留下来。

    二王妃的手半抬着,从未下过狠手的她想要安慰却又狠心的放下手,怒道:“你当真以为你做的事儿你父王不知道?你真以为夏叶儿是大楚国皇帝不要的公主?”

    “难道不是?”

    兰迦娜不屑,父王真的知道自己和兰格桑间的纠葛会在每次宴会上自己与兰格桑有冲突时都偏帮着自己?夏叶儿真是大楚国皇帝的心头肉大楚国皇帝会把夏叶儿送来兰赤国?

    “蠢货!”

    二王妃忍住想再扇她一巴掌的冲动,暗恨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没头脑的女儿,不仅帮不上什么忙,还尽拖后腿。要不是鲜卑部落的质子一直钟情于她,自己也不会对她的无知一忍再忍。鲜卑的质子现在是质子,未来却不是,老鲜卑王快不成了,身边的只有两个女儿,唯一的儿子再有一年就要回去继承鲜卑王的位子,到时候能跟鲜卑联姻,会对她们部族有很大的帮助。

    “且不说兰格桑与你的事情,都是女儿,你父汗也不好说什么。就说夏叶儿,若不是咱们兰赤国亲点了夏叶儿,大楚国的皇帝舍得把捧在手心里的宝贝送到这里?”见自己的女儿仍不信服,二王妃继续道:“你父汗宠你,但比之大楚国的皇帝对夏叶儿的宠爱不过冰山一角。夏叶儿可以满大楚国的跑,光明正大的逃婚大楚国皇帝不仅不怒,反而派人跟随保护。你可以吗?大楚国规矩比咱们兰赤国要多,夏叶儿可以没有理由不参加皇族家宴,你可以吗?”

    说完,二王妃粗喘了口气平复心中的怒火,兰迦娜的表情也在二王妃两个连续的反问中逐渐缓和。

    是了,父皇是宠她,但比起大楚国皇帝对夏叶儿的宠爱还差的很远。她能去的最远的地方是母亲的部族,她每次出行要自带侍卫。她每月要参加王族家宴,除非王命在外,否则即使相隔千里也要赶回来。

    “母妃怎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管好你自己成了。”二王妃看她一眼,“好好收拾收拾,晚宴我不想看到你这番鬼样子。”

    说完,拉开门出去,留了兰迦娜一个人在房间。

    方才二王妃的一番话对兰迦娜不是没有触动,但夏叶儿再怎么受宠,不也是到了兰赤国吗?

    既然到了这里,就由不得她继续嚣张。

    马车在王庭内停下,夏叶儿在海尔汗的搀扶下下车,其实海尔汗的动作纯属多此一举,但他既然做了,她也不好驳了他的好意。

    仍旧一席大红衣衫外罩一件纯白色的狐裘小袄。墨色的发丝绾起,可爱的毛绒球球坠在发间,额前绕了白色小圆珠链,可爱不失大方,火热不失沉静。

    她一出现在家宴上就吸引了不少木光。这里的人都参加了海尔汗的婚礼,但真正见过夏叶儿的除了二王妃和兰隐以及兰迦娜外,就只有可汗兰辛格了。

    紧跟在海尔汗和夏叶儿后面的是兰格桑和淳于风。两人嫌他们两人碍眼,刺激他们未成婚的人,坚决不与他们二人同车,为此,她和海尔汗只好先行一步了。

    “二王妃果然风姿卓绝,让人见之难忘。”

    刚入座,一墨色长发随意散在身后,额间黑枭束发圈到脑后,简单的固定住头发。男子黑色的眼睛像是深沉的黑渊,唇边的笑容邪肆,玩世不恭。

    “这位是?”

    夏叶儿的目光看向身边的海尔汗,海尔汗轻拍了拍她的手,清冷的目光略过黑眸男子,“鲜卑王的儿子,鲜卑部落的王子慕容长光。”

    “慕容长光王子风姿才是世间少有。”

    夏叶儿微微一笑,端起酒杯先饮了一口,示意慕容长光王子随意。慕容长光讨了个没趣,想要回到坐席上,还没动作,就见兰迦娜端着酒杯过来。

    “二嫂倾城国色,慕容长光刚看了一眼就坐不住了,巴巴的跑过来,我这个同席的女子只好跟着过来,省的丢了面子。”

    兰迦娜笑意满盈,仿佛是第一次见到夏叶儿,今天街上的事儿似乎没发生一般。然而夏叶儿是什么人,略过兰迦娜的笑脸,直盯上了她的眼睛。兰迦娜措不及手,下意识的闪躲了一下,夏叶儿微微一笑,似乎并未发现她眼神上的闪躲,笑道:“格桑公主美貌无双,远在大楚国便听过公主的大名呢!”

    夏叶儿并非虚言,她游走大楚国,曾听一位往来大楚国和兰赤国的商人说过兰迦娜的事儿,当时说的似乎就是兰迦娜和兰格桑两个公主当街打架的事儿,具体说些什么她不记得了,当时还没有和兰赤国联姻一事,自然没放在心上,若不是看到了兰迦娜和兰格桑在街上打架,她也不会想起偶然听到的一个插曲。

    兰迦娜得意的扬了扬头,夏叶儿勾了勾唇瓣,不作理会。连别人是讽刺还是夸奖的话都听不出来,兰迦娜的脑子没比进水强多少。

    “我家迦娜不高兴了,我还是回去的妙。”

    慕容长光王子一只手臂揽上兰迦娜的肩膀,眼里柔情似水的满含温情注视着兰迦娜,活脱脱一个多情王子。兰迦娜见他如此,娇嗔一声,手肘在慕容长光的腰侧撞了一下,得意的瞥了一眼跟淳于风同桌做的兰格桑,看到她眼里的黯然,心中更是得意。

    除却慕容长光是质子的身份,他确实有让人为之着迷的资本,俊美的外表,迷人的话语,时不时的说动听的情话哄她开心。

    两人回到座位上坐下,正好可汗和二王妃一同进来。两人相携而来,可汗牵着二王妃纤细的手,苍老的白发与明显的皱纹和二王妃年轻的容颜细嫩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即使二王妃的眼角有细密的皱纹,和可汗站在一起仍旧显得十分年轻。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