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两人一进来使得大殿里本来热闹的气氛顿时安静下里。夏叶儿扫视一圈,除了可数的几个,其余的都不认识。

    恹恹的低垂眼眸,垂在一侧的手被海尔汗轻捏了下,下意识的抬眸看他,只见海尔汗嘴角噙着一抹笑,握着她手的拇指在她的手背上轻揉了两下,凑近夏叶儿道:“我有没有说你今晚很美?”

    彼时该到的人都到了,海尔汗把大殿里的女子看了个遍,最终视线落到夏叶儿的小脸儿上,看了又看,连嘴角都不由得勾起了。

    娶了如此漂亮的新娘子,当真是不错,不错。

    夏叶儿被他弄的稀里糊涂的,睨了他一眼,没好气的甩开他的手。

    可汗的视线在他们的桌上停留片刻,紧接着看向淳于风和兰格桑那边。兰格桑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不晓得是哪里不高兴了。

    淳于风按下她手里的酒杯,“小妹,别喝了,父汗看咱们呢!”

    “让开,让我喝!父汗怎么了?父汗不就是偏心迦娜吗?他什么时候正眼瞧我了?”

    兰格桑挥开淳于风,手里的酒杯不稳重重的摔在地上。竭力嘶吼出心中的委屈犹觉不够,抓起桌子上的酒壶,仰起头就往嘴里倒去。

    兰格桑的失态让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她身上,尤其是她不顾众人在场,当场指责可汗偏心的大胆,让众人为她捏了一把汗。

    夏叶儿疑惑的视线落在兰格桑的身上,她不认为兰格桑是没有分寸的人,可她此时的表现的确越距了,可汗是她的父汗,更是兰赤国的王。当着众人的面指责兰赤国的王,即使可汗心中对他有愧,也会为了面子不得不惩治她。

    “格桑是怎么了?”

    “女儿家的受了委屈,向父汗告状呢!”海尔汗拍了拍夏叶儿的手安慰,“不必担忧。”

    兰格桑的失态的确惹怒了可汗,只见坐在王座上的兰辛格脸上的笑容僵住,眼神凝固锁定在格桑的身上,好半晌才道:“格桑,父皇怎么偏心了?迦娜比你懂分寸,可你呢?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父汗,格桑妹妹喝醉了,惹了父汗生气,父汗不必放在心上。”

    兰迦娜趁机走到王座上,摇了摇兰辛格的手臂,撒娇的同时表现了她的大度和懂事。兰辛格拍了拍兰迦娜的手,宠溺道:“还是迦娜懂事,不给父汗添堵。”

    “我就说嘛!我的迦娜是最懂事的,偏偏还有人不信,还说可汗偏心,枉费了可汗和迦娜的一番心意。”

    好听的声音带着几分魅惑,像是黑夜中引人堕落的魔,慕容长光上前自然的拽过兰迦娜圈在怀里往座位上走去,可汗十分满意的看着相携的两人,兰格桑闻言再看到慕容长光圈着兰迦娜的动作眼中骤然失色,黯然的仰头看着三人,“是,是我不懂事,父汗以后就当没我这个女儿,就当兰赤国没有我这个公主吧!”

    声音不大,却字字敲在人心尖上,慕容长光的身体似乎有一瞬间的僵硬,视线触到兰迦娜得意的神色后跟着一笑。

    “大哥,二哥,对不起。”

    说完,兰格桑扭身跑出大殿,兰辛格整个人一怔,盯着空旷的大门看了好一会儿,“大家随意,女儿家的不懂事,别放在心上。”

    兰辛格话一说完,宴会上的气氛恢复如初,三人一群,两人一桌,谈谈笑笑好不活跃。歌舞升平,乐声靡靡,夏叶儿想到兰格桑,再看看欢声笑语的大殿,无声的退出大殿。

    殿外阴寒刺骨的风扑在面颊上使得她整个人清醒不少,许是见惯了宫里的无情,这会儿清醒了也就不做无谓的伤感。在殿外转了转,靠在不远处的假山上正巧能看到灯火通明的大殿。时间一点点流去,舞姬换了一批又一批,想着时辰晚了,该回去了。

    然而步子刚迈出,就听身后有人靠近,同时低哑的声音说道:“公主稍等,奴婢有样东西给您。”

    夏叶儿想要转身,一只手按在她的肩上止住了她的动作。

    “公主不必知道我是谁,只管拿好东西便是。”

    说完,一个小瓷瓶递到了夏叶儿垂在身侧的手中。夏叶儿下意识的攥住小瓶,大概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东西。

    手指收紧,紧攥住手里的东西。肩上的力量消失,夏叶儿快速的转身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却只看到了空旷的小路,高大的假山。哪里还有什么人,若不是手里的瓶子都以为撞到了鬼呢!

    “王子妃,二王子正找您呢!”

    身后突然有人出声唤她,夏叶儿猛然转身,看到哈马亚一袭翠衫,低垂着眼毕恭毕敬的模样。夏叶儿的目光在哈马亚身上看了一圈,好奇道:“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哈马亚不会武功,走路总会发出声音。可她分明没听到她的脚步声,只是回身的瞬间不过分钟,哈马亚就出现在她的身后,想来顿觉毛骨悚然。

    哈马亚若不然是真不会武功,若不然是世间少有的高手。

    “奴婢刚来,看王子妃一个人站着就唤了一声。”

    “哦。”夏叶儿点点头,后道:“站的久了些,腿有些酸麻,你扶我回去。”

    夏叶儿伸出手搭在哈马亚抬起的手臂上,碰触到哈马亚的手,冰凉的温度直接凉透到了心里。

    这里离大殿不过百步之远,她若真是刚出来,手不会冰透了一般的凉。不管方才给她送药的到底是不是哈马亚,但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哈马亚在说谎。

    回到大殿,里面依旧歌舞升平,大王子淳于风的座位旁多了一个没见过的生面孔,见她坐下朝她点了点头,似是在招呼。夏叶儿不认识此人,为了表示礼貌只好微微一笑。

    海尔汗在她刚坐下之际就抓住了她的手握住,久处温室的手附在她冰凉的的手上,温暖的热度传递过来,十分暖心。

    海尔汗好看的手指摩挲着柔滑的肌肤,拇指忽地碰上一坚硬光滑的物体,下意识的垂头一看,两人同时僵住。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