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下意识的想要抽手,海尔汗下意识的按住她的动作,两相互不相让,若非夏叶儿宽大的衣袖遮挡了两人手下的小动作,非得引得人侧目不可。

    “可儿,东西还是收好为妙。”

    握着她的手突然放开,夏叶儿猛地看他,一颗心悬在半空没有着落。胸口处堵着一口气,憋闷的厉害。

    “海尔汗,我……”

    “叫夫君,记得我是你夫君,是你的男人。”

    海尔汗的大手轻抚着她的发丝,声音依旧轻柔仿若方才他什么都没看见,而他出口的话似是在提醒她两人的关系。

    一时间竟有一种冲动,把事情告诉他,可她又不敢冒险。万一那个人是他呢?她要怎么办?

    她不想像个傻子一样被人玩弄于鼓掌,更不想失了心。

    虽说自己是尚且完璧,可她知道,早晚有一天她会成为海尔汗的,他们是夫妻啊。

    “我……”

    “嘘!”

    长指按在她的唇上,温热的呼吸尽在耳畔。

    “不必解释,什么时候想说了再说也不迟,何况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蘸水的双眸圈起了点点红,心中的触动远比表现出来的还要让人难受。明明是个清冷的男人,为何此刻他周柔情四溢,是她的错觉,还是他本就如此?

    顺势靠在他的肩上,闭上眸子享受片刻的安宁。丝竹之乐,靡靡之音,全都抛却到九霄云外,明明喧嚣一片,却觉四周安宁。

    “谢谢你。”

    谢谢你不问不究,谢谢你给了我想要的柔情温暖,谢你的宽容,谢你的一切,最要谢的莫过于和我成亲的是你。

    还未做好全盘托出告知一切的准备,此刻她却贪恋上了他半刻的柔情。

    “二哥跟二嫂新婚燕尔,感情真不错。兰隐在这里祝贺二哥早生贵子。”

    越是想要清净,越有人想要打破这份清静。夏叶儿不得不从海尔汗的怀中退出来,看到兰隐,一阵厌烦从心中升起。上次之后,她便再也不想见到这人,偏巧越不想见越能见到。

    “多谢四弟,二哥定要多加努力才是。”

    夏叶儿面色一红,心中暗自嘀咕,明明看上去是个挺正经的人,可说的都是什么话。

    “二嫂呢?怎么不说话?不会是不想给二哥生胖小子吧!”

    兰隐意图靠近夏叶儿,被海尔汗不动声色制止住他的动作。夏叶儿回他一笑,隐约觉得兰隐话中有其他的意思。

    “四弟说的什么话,哪有为人妻子不为丈夫生子一说的。”

    说着往海尔汗的身上靠了靠,似是表示她的心意一般。海尔汗也配合的揽过夏叶儿,还低头在夏叶儿的脸颊上吻了一记。

    兰隐举起酒杯,祝贺的喝了一杯,转身去其他桌上。

    王族的晚宴说白了就是为了拉拢自家人之间的感情的,海尔汗后又介绍了几个生面孔给她认识,其中三王子兰贞和淳于风有几分相似,无论是身上的气质还是长相,往那里一坐就能见其满身正气。

    看上去不像是兰隐的亲兄弟,反而和淳于风更像是一个母亲生的。

    家宴直到深夜才散去,可汗极力挽留海尔汗和淳于风留在宫里,海尔汗和淳于风婉言拒绝。三人一路回府。

    走到马车旁,哈马亚并没跟着回来。夏叶儿瞥了一眼远远的赶过来的影子,上了马车后就让车夫驱车离开。别以为她没注意她离开一刻钟,当时二王妃也不在殿中,即使后来两人一前一后的回来,也不能避嫌。

    这等技俩不知多少人用过了,哈马亚本就是二王妃的人,本不是什么奇怪事儿。怪就怪哈马亚身为下人没有下人的觉悟。

    “可儿,你可知我为何娶你?”

    马车上,海尔汗把身上所有的重量都依附在可儿的身上,大手握着一直柔胰来回的翻弄,他似乎特别喜欢她的手,只要有机会就拉过她的手不停地玩弄,摩挲着细嫩如新生婴孩一样的肌肤。

    “我只知道你点了我的名字,却不觉得你非我不可。大楚国公主那么多,怎的非要我夏叶儿?”

    逃了一年没逃过去,最后还得认了命嫁了他,谁让他们连画像都准备了呢!想换个人都不可能。

    “听说你想逃婚,我……”

    “我逃婚你才非要娶我?”

    没等海尔汗说完夏叶儿就打断了他问,一双大眼盯着他,要是他敢点头,她回去就撞墙去。可事实就是让夏叶儿想撞墙般郁闷,海尔汗大方的点头,说:“要不是听说你逃婚,追着个男人满大楚国的跑,对于娶谁我还真没多大的兴趣,不过……”

    “不过什么?”

    夏叶儿好奇的问,侧过的脸颊擦着海尔汗的唇边,惹得满脸通红,好不羞涩。

    “呵呵!”海尔汗轻声一笑,“不过是我大男人的自尊心作祟,自认不比你追着的男人差。”

    “……”

    夏叶儿额头上冒出了三条黑线,连看都懒得再看他一眼。早知道找一个漂亮的男人会惹起他攀比的心态,她就找个难看点儿的。

    “夫人可是悔的想要撞墙?”

    “……”

    用力推了海尔汗一把,把他推开自己的范围,天杀的倒霉催的,原来嫁个聪明的有才之士并非是嫁得如意郎君,此时她更觉得傻傻的男人比较可爱。

    马车到了府院,一进门夏叶儿就让门卫把大门关了。她倒是不怕得罪哈马亚,左右两人都不是一路人,结下仇怨也没什么。即使她处处给她留了余地,等到双方发生冲突时,她也不会放过她夏叶儿。

    哈马亚是二王妃的狗,一条狗只会忠于一个主子。

    “夫人真是狠心,夫君我日后可不敢有半分的差错,免得被夫人关在了房外,一个人孤单寂寞冷清。”

    “一个人自由自在,怎会孤单冷清。”

    夏叶儿怎会听不出海尔汗话里的意思,明摆了是告诉她以后两人要同吃同住,而她也十分清楚海尔汗只是通知她,并没有跟她商量的意思。

    回到卧室,夏叶儿想到愤然离席的格桑,不由得问:“格桑是你妹子,怎么她走了你都不着急?”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