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格桑的身还带着伤,一个姑娘家独自在外多有不便,经常会有一些色迷心窍的男人怀有不轨之心。她常年游走在外,碰过不少,不过当时身边跟着暗卫,并不担心别人能把她怎么样。

    海尔汗对兰格桑的疼爱府里下下的人都知道,从他与兰格桑的言谈举止间也能看出他对兰格桑的疼爱不是虚情假意。

    一个人的话语会骗人,但不经意的肢体动作不会骗人。

    况且对于兰格桑反常的举动连一向直脾气的淳于风都没做出反应,可见兰格桑是真的没事儿。

    两人在一起,夏叶儿仍旧被海尔汗搂在怀里,温热的胸膛里坚强有力的心跳有节奏的跳动,后背一阵滚烫,烧的她脸色发红。

    “可儿,你要早早的做好准备,夫君我没什么耐心的。”

    灼烫的接触印在后颈,吓得夏叶儿整个人一哆嗦。接到了最后通牒,原本困意浓厚的可儿一时间睡意全无,听到身后男人均匀的呼吸声,小心的转过身看着男人完美的俊脸,想到他睁开眼时冰蓝色的眸子,眼里不觉得有了笑意。

    他的清冷存在于表面,对于在乎的人,他是温柔的,炽热的。

    可他越是好,越是体贴,她越觉得难过。

    早吃过饭闲来无事,夏叶儿想到昨天买的绣品,拿出来摆弄。娜扎古丽见她手法纯属,来了兴致,非得跟着学。

    “王子妃心灵手巧,不像咱兰赤国的姑娘整天喊打喊杀,笨手笨脚的。”

    屋子里娜扎古丽跟哈马亚两人,因此也没了主仆的拘束。二人一个认真学一个认真教,让进来的迪莉娅不忍心打搅。

    要不是夏叶儿一回头看见了站在门外的她,还不晓得她要站在那里多久才说话。

    “迪莉娅,怎么进来了不说话?来了多久了?快坐。”

    夏叶儿拉着迪莉娅坐下,看迪莉娅的脸色有些怪异,似是有话要说。碍于娜扎古丽在这儿,犹豫着没有开口。

    “娜扎古丽,泡两杯茶过来。”

    “好。”

    娜扎古丽放下手里的绣品,起身出去,临走的时候顺便把门给关。迪莉娅定是有话跟王子妃说才把自己支开。

    “迪莉娅,有什么事儿说吧!”

    迪莉娅为难的看她,想着到底该怎么开口,或者是说还是不说。来的路她想了又想,直到站在了夏叶儿的屋子里她也没想清楚要不要说,或者该不该相信她。

    一番犹豫后,迪莉娅还是决定试一试。

    “王子妃,我知道我的请求让你为难,但我还是想求你,等我把账目都交给你后在府里给我留条活路。”

    “账目?活路?”

    夏叶儿皱眉看她,不明白她说的都是什么。昨天自己不是都跟她说了,不会抢她手里的这账目吗?

    “是这样的,方才王子找我,要我把手里的账目都交到王子妃这里…我………”

    听迪莉娅一说,夏叶儿心里一片混乱。早海尔汗确实提过一句,当时两人正在吃饭,海尔汗说:“听说你昨天去账房拿银子,不如直接把府里的账册都交给你,以后想买什么也方便。”

    她以为海尔汗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他居然去找了迪莉娅。

    “迪莉娅,你别听他胡说,府里有你这个女管家我乐得清闲,哪会没事儿给自己找不自在。”

    迪莉娅似乎还有疑惑,眼的不信任表露无遗,夏叶儿无奈,只好把早的事说给她。

    “我以为海尔汗随口一说,没想着他是当真,当时也没理他的茬儿。”

    “原来是二王子心疼王子妃,倒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望王子妃不要见怪。”

    “哪里的话。”

    话说开了,两人间也没了隔阂。即使迪莉娅心仍有担忧,相信过不了多久她也会放下心来。

    此时娜扎古丽也泡好了茶进来,看迪莉娅的脸色不错,猜想着是没事儿了。给两人添了茶后自顾的走到小桌旁绣绣品。

    “迪莉娅,咱们兰赤国的姑娘可都喜欢刺绣?”

    “喜欢是喜欢,是没有个好师父能教,哪个姑娘不愿意被人夸赞心灵手巧。”

    都是女儿身,姑娘家的心里多多少少都差不了哪去。

    “你看我这个师父如何?”1

    叫过娜扎古丽,把娜扎古丽的绣品递给迪莉娅看。娜扎古丽学了不过一个时辰,但从她的绣品看真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说不活灵活现,也能绣出大概形态,对于初学者而言已经很不错了,加以时日,一定会有所成。

    迪莉娅拿过娜扎古丽的绣品,不禁也来了兴趣。本来没有早的插曲她今天好是要过来学学的,现在心结没了,兴致自然来了。

    “也教教我吧!”

    “好,跟着我,从这里下针,再从这里来……”

    夏叶儿不厌其烦的教着,海尔汗进来时恰巧看到阳光下她柔和专注的侧脸,嫣红的唇一张一合,美得让人如痴如醉。

    “二王子回来了,我、我还是先走吧!”

    不经意的一瞥看见海尔汗在门口,迪莉娅十分不自然的起身,似是生怕海尔汗误会一般,没等夏叶儿出声留人先走了。桌放着刚绣了没几下的绣品,娜扎古丽见迪莉娅走了,自己也知趣的出去。二王子每日这个时间都是在书房或者出府办事,今天这个时候过来,怕是有重要的事要与王子妃商量。

    “海尔汗。”

    “夫君。”

    “……”

    夏叶儿默了,海尔汗真是时时刻刻不忘记提醒她。不情愿的喊了一声,“夫君。”才继续道:“你早去找迪莉娅?”

    “夫人本来是管家的,夫君把整个家都交到夫人手,夫人可放心?”

    夏叶儿以为他是为了自己以后用钱的时候方便,没想过他是想让她放心,他是要她交心于他吗?可她……说懦弱也好,小心也罢,她不敢轻易的迈出第一步,可他的温柔让她一点点的沦陷,不知不觉的已经习惯他的小动作,习惯他说话时握着她的手,习惯他冰蓝色的眼瞳里淡淡的柔情。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