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跟迪莉娅说让她继续管账……”

    手上的力道突然消失,只听他长叹一声,随即深吸了一口气,“是我越距了,相敬如宾也没什么不好。”

    夏叶儿抬眼看他,一瞬间他似乎恢复了初见的清冷,不含温情的他有不可亲近的距离感。明明站的很近,却似隔着千重楼万重阙。

    喉间一阵哽咽,似是觉得委屈,明明是自己不是,就是莫名的委屈。

    海尔汗在榻上坐下,一本正经的给了她一个请的手势。

    “夫人,坐!”

    “我……”

    夏叶儿顿了一下,见海尔汗执意举着手臂在半空,示意她坐下,夏叶儿只好上前。

    “夫人,我来是想与你商量绣楼之事。这几天就要动工了,想问问夫人有什么建议。”

    公事公办,夏叶儿也不含糊,收拾好情绪,“绣楼的一楼做绣品生意,二楼作为女子学习刺绣的地方,至于其它我还没想过。

    夏叶儿端坐桌前,面无表情,其实内心并不如表面来的平静,她恨不得赶紧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远远的躲开,才能平静心中的波动过。

    她与海尔汗同屋而住不过两天,但她卧病在床时,海尔汗几乎每天都要过来探望,有时她昏迷的厉害还会亲自喂药。

    他的一举一动她看在眼里,她不是石头,会有所触动。况且,即使是块儿石头也该有温度了。

    海尔汗坐了没多久,问了些相关的事情就走了。夏叶儿恹恹的卧在床上,到了晚饭时才起身。

    晚饭准备的是两人份,但另一个碗始终空着,直到晚上海尔汗都没再回来。

    娜扎古丽以为海尔汗忙的厉害,劝了夏叶儿先睡。冬日寒凉,被子里少了一个人空落落的不够暖和。翻来覆去,快到天明时才堪堪睡去。

    一连几日没见着海尔汗,夏叶儿心知他是真的想要跟她相敬如宾,心里一凉,仿佛空了一块儿似的。在兰赤国她无亲无故,要数最亲的便是海尔汗了。而海尔汗对她也着实照顾,不管再忙都不忘过来看看。

    可自从那天之后,已经过了四五日,他都没再过来。饭桌上始终是两副碗筷,吃的人独独她一个。

    “娜扎古丽,咱们出去转转。”

    披上狐裘出去,脚步不听使唤的往海尔汗书房的方向去,像是中了邪,有什么引着她一样。

    然而到了书房外,却又怯懦了,心里想着要进去,脚却怎么都抬不起来。

    就那么站着,傻傻的吹着北风,任寒风的刀刃划过面颊。

    书房的门开了,海尔汗开门的动作一顿,望着寒风中柔弱的人,愣了好一会儿才踏出书房直奔夏叶儿。白皙的手指拉了拉夏叶儿被风吹开的衣襟,清冷的声音几丝温柔几丝疏远,恰到好处的距离。

    “天寒,夫人早些回去。”

    说完,不带一丝留恋的收手离去。擦身而过的瞬间,夏叶儿红了眼眶,贝齿紧咬下唇,轻唤了一声:“夫君。”

    冷冽的北风几近咆哮的声音席卷着她柔弱的声音,海尔汗的身子一顿,脚步站定,却没再听到任何声音。

    失魂落魄的回到寝室,一头扎在床上不想起来。

    海尔汗这是什么?逼着她交付感情于他吗?

    他凭什么逐定自己会对他动情?

    可是不管怎么不愿,她不得不承认,她动心了,为他的温柔。她也不得不承认,没有海尔汗的绝情,她也不会承认自己动心的事实。

    嗖的一下从被子里翻身起来,她夏叶儿不是个拖拖拉拉的人,海尔汗你逼我,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说着高声喊道:“哈马亚,娜扎古丽,快进来。”

    “王子妃,怎么了?有什么吩咐?”

    第一个冲进来的哈马亚连忙问,有了被关在府外一晚上的事儿,她对夏叶儿也不敢含糊,万一再惹她不高兴,再府外冻一晚上,她不敢保证她是铁打的身子,怎么都冻不坏。

    “哈马亚,你准备给我梳妆,要妖,要媚,要艳。娜扎古丽带我去厨房,我要亲自下厨给二王子。”

    夏叶儿披上大氅,急急忙忙的穿上鞋,刚才回来时的抑郁一扫而光,整个像个小疯子似的拉着娜扎古丽就往厨房冲。娜扎古丽跟她不上,单手扶着墙壁喘息的厉害。

    在厨房忙活了半个时辰,满意的看着出锅的糕点,“娜扎古丽,先温着,等我换好衣装,亲自给王子殿下送过去。”

    “哎,好嘞。”

    娜扎古丽脆生生的答应,心里念着王子妃体贴,知道心疼王子。

    鬓发高挽,眉间点上一朵火焰般的图文,嫣红的唇瓣,妖魅尽显。大红色的衣裙比嫁衣还要耀眼,夏叶儿对着镜中的花容微微一笑,女儿的柔媚尽显。连她自己本人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娜扎古丽,我们走着。”

    端了亲手做的糕点直奔书房,到了门口也不做犹豫,纤指轻推门扉,步若青莲点点迈进。

    刚关上门,还没等她开口,就听海尔汗道:“晚饭端到书房来。”

    夏叶儿勾唇一笑,随即小嘴又高高的嘟起,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嗲声嗲气的怨怼,“夫君,你当真狠心不理我了?”

    海尔汗整个人一僵,机械的抬起头,入眼是女子妖艳的容颜和娇滴滴的表情,两种完全不同的美融合在一个人的身上,不觉突兀,反觉得融洽的不能再融洽。

    一瞬间的错愕之后,海尔汗平静下来,安抚住眼中惊艳的色彩,静坐不动,想看看她到底要搞什么。白天她还柔弱的可怜站在书房外吹着呼啸的北风,小小的身子仿佛要被冬日无情的风吹走一般。反观面前的她,褪去了娇柔的一面,完全蜕变成一个妖艳无比的成熟女人。

    夏叶儿见海尔汗抬头之后又没了反应,准备继续打柔情攻势。将手里的点心放在桌上,绕过桌案到海尔汗一侧,食指和拇指拈起一块儿糕点送到海尔汗嘴边,嗲声道:“夫君,吃一点儿吧!这是我亲手做的,你尝尝好不好吃,嗯?”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