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娇滴滴的声音学了个十足十,见海尔汗没有反应,又往他的身上靠了几分。夏叶儿炸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似乎要滴出水一般暗含委屈,像足了被夫君冷落的小妻子。

    实则夏叶儿早就鸡皮疙瘩泛起,就差一抖身掉了一地了。

    而海尔汗也不似表面上的冷情疏远,夏叶儿的突然转变早让他的心里翻天覆地的变化。恨不得现在就狠狠地抱住她好好蹂躏一番。

    “夫君,你就吃一口嘛!”

    夏叶儿锲而不舍的摇着海尔汗的手臂,终于海尔汗受不住她的百般央求,张嘴咬了一口。入口即化的美味,带有一股属于她的独特味道。或许不是糕点的味道不同,而是做的人不同罢了。

    “怎么样?好吃吗?”

    夏叶儿眨巴着眼问,很期待海尔汗给出答案。这是她第一次做东西给别人吃,以前都是做给自己吃的。游走在外要是不会基本厨艺,受苦的还是她自己。所以经常在大楚国各出乱晃,她还是学到了不少东西的。

    “嗯。”

    海尔汗点点头,继续恢复了平静无波的模样,夏叶儿郁卒了,海尔汗就像是一道墙,似乎已经决定好了再也不理她。不过她可不管海尔汗到底是铜墙还是铁壁,她夏叶儿都要将他乖乖拿下。入了本公主的法眼,就别想再逃走。

    “夫君,你都不问问我来做什么的?”

    声音依旧嗲的让人头疼,海尔汗既不可见的皱了眉,无奈的点点头,问:“夫人来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给夫君做糕点的,夫君你好笨哦!”

    呃!心中一阵恶寒,第二批鸡皮疙瘩落了满地。同样海尔汗也不好受,比起妖艳无比说话嗲声嗲气的夏叶儿,他更喜欢清纯不施脂粉的她。

    抬手拉下攀在手臂上的两只柔荑,海尔汗选择退避三舍,起码等她换了这身装扮再跟他说话才行。

    然海尔汗的动作在夏叶儿眼里却成了厌烦,心中一阵失落,却并不代表她要放弃。

    她时打不死的老鼠精,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轻易放弃。

    “夫君,你真的讨厌我了吗?”

    夏叶儿眼中噙着泪水,使劲的扑倒海尔汗的怀里,双手环着他精壮的腰,两只手使劲儿的攥着他的衣服,已经做好了死甩不放的准备。

    海尔汗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仰头忘了望屋顶,复而盯着夏叶儿一阵猛看,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看了好一会儿,看的夏叶儿头皮发麻,犹豫着要不要放开时,海尔汗忽然抬手攫住她的下颔,头地下来,两人平视,直视着对方的眼睛,鼻息喷洒在对方的脸上,夏叶儿的脸突然红了,若不是脸上扑了厚厚的粉,一定十分显眼。

    兰若又凑近几分,夏叶儿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却听得海尔汗一声嗤笑,“夫人还是回去洗洗脸的好。”

    说着海尔汗趁着夏叶儿呆愣之际挣脱了她环绕在他腰部的手,夏叶儿心下恼怒,猛地抓住海尔汗的衣袖,一扫方才的嗲声嗲气,正色道:“海尔汗,你当真不再理我?”

    若他点头说是,她会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她死缠烂打的前提是海尔汗对她不是一无感情,如果他当真与她划清界限,不留痕迹,她也会潇洒转身,不干扰他的世界。

    时间仿佛静止,海尔汗就那么背对着她,长声低叹,“是夫人不愿信我,我只是顺了你得意罢了。”

    “你确定是为了顺我的意,不是为了逼我?”

    夏叶儿满腹质疑,难道他那么好心顺她的心意,他海尔汗像是付出时间与温情不求回报的伟大君子吗?为何她怎么看都不觉得他有那么高尚?

    “我凭什么逼你?有什么资本逼你?”

    逼迫是建立在被逼迫的人在乎某种东西的前提下,她心中无他,何来逼迫一说。想到此,心中一阵堵塞,他海尔汗遇上的是块儿千年寒铁,怎么都热不了。还奢望什么?她的心血来潮他还能期待着她全盘托出?

    哪怕他比谁都清楚那瓶药的含义,可他最想要的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

    不想再多停留,海尔汗一甩衣袖,大步往外走去。夏叶儿被大力的甩开,跌坐在椅子上,眼见着海尔汗就要出去,慌忙的喊道:“海尔汗,你给我站住。”

    然海尔汗怎么可能听她的,双手拉开门,刚要出去,被从后追来的夏叶儿一把抱住腰,脸颊死死地贴着他的后背,“海尔汗,你听我说,我来不是要玩的,我告诉你,都告诉你。”

    她不玩了,这场戏她输在先,却不想因为一时的争强好胜落下一生的遗憾。

    拉开的门被关上,强烈的光线被遮挡住,海尔汗修长好看的指节握上死死的扣在腹部的小手,用力拉开。

    夏叶儿呆呆的看他,直到他转过身,看到他嘴角不加掩饰的笑痕,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下。<>

    “海尔汗,我不是有意瞒你,我只是怕……”

    “怕什么?”

    温柔的声音褪去了清冷暖了心房,几天的委屈顿时消散,情不由己的发自内心的高兴。

    小手反握住海尔汗的大手,仰头看他,怎么也看不够。

    “我怕,怕那个人是你,我不想像个傻子被人玩弄股掌之间。”

    海尔汗爱怜的抚上她的发丝,浅笑着说了三个字:“傻丫头。”

    同时心里也涌起无限感慨。成亲之前不过是见过可儿的画像而已。选中她做王妃也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听她逃婚,追着一个大男人满大楚国的跑,他的男性自尊心使得必须要娶到她,让她无处可逃,也让大楚国皇帝连换人的机会都没有。

    历来两国和亲,受宠的公主无不是随便找个不受宠的公主或者直接是自己身边的丫鬟做代嫁的人。

    想到此,不由得想笑。都说他沉稳,他也有年轻气盛想要一争高下的时候。二十六岁的年纪,沉稳足够难免也会热血沸腾的时候。娶到她的那一刻,他感谢他的一时冲动,否则错过了一个美娇娘岂不遗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