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儿的身上有他所没有的火热,那是发自内心的,即使她极力的掩饰跳脱的性子。

    “不是我傻,是我必须要小心。刚进漠南国的边境就被人给绑了,可见想要我命的多了去了。”

    夏叶儿腹诽,好在她激灵,否则小命早就玩完了。

    “绑你的人用了什么条件要挟你?”

    当初他算到夏叶儿会相安无事,凭借的就是袭击者是掳走了可儿而不是一剑杀了。既然能掳走一个人,那么想要当场杀她是轻而易举的事儿,可那群人没杀,就是另有条件约束了。

    “他们呀!”夏叶儿说着顿了一顿,眨了眨眼,神秘兮兮的贴上海尔汗的耳畔,“他们给我一粒药,每月要有他们的解药才行,那天的药就是续命用的。”

    “这么说他们的人是在宫中了?”

    当时可儿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药瓶,可儿是无心才让他看到了,想来受了什么影响,情绪处在游离状态。

    “我也不知道,当时送药的人是从我后背把药递给我的,等我转过身他已经不见了,后来哈马亚就出现在我身边,我怀疑……”

    夏叶儿想说怀疑哈马亚,可经过几天的观察,哈马亚似乎并不会武功,并且那天把哈马亚关在府外一整个晚上,哈马亚回来之后对她言听计从许多,虽说没有严重的伤寒,身体却有些不适,手也冻伤了。

    会武功的人都有内力护体,尤其是武功高强的人,所以她基本上否认了是哈马亚的可能性。

    “先不要管是谁,告诉我你的身体怎么样?”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夏叶儿脱离海尔汗的怀抱站在原地转了一圈,还做了一个妖媚无比的**动作,惹得海尔汗哭笑不得,只好伸臂把她捞回来,固定住她的身子,厉声问:“快说你的身子怎么样?“

    他之前帮可儿探过脉,脉象平和并无中毒的迹象。可世间万物,哪有了解尽的时候。总有没有涉及到的东西,他不能确定可儿的身子到底怎么样,心里没有底。万一真的中毒,他只能束手无策,寄希望于母后下毒之人。

    “你想知道?”可儿仰头看他,见海尔汗似是着急了,也不再逗他,解释道:“当时夜黑风高,只有一把火把照着,而我的衣袖又比较宽大,所以……”

    “所以黑灯瞎火的你把药给扔了?”

    海尔汗想到的只能是这样了,不过也亏得她有这么大的胆子,万一被人给发现了,不受点儿苦头才怪呢!

    “我扔的不是很明显啦,是药丸自己掉下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要往我身上推责任。<>”

    夏叶儿说的理所应当,似乎当时真的是药丸自己滚落到了地上,而她由于天色太黑眼神不好所以没能发现药丸掉到了什么地方,所以只好放弃寻找,遗憾的离开了。

    海尔汗当真是对她无奈,能做的只是搂着她,心中却是一阵后怕。

    “海尔汗,我把我的事情都告诉你了,你以后要是干欺负我,非得让你好看不可。”

    晚餐是丰盛的,两人在书房吃的欢快,侍卫阿达那叫一个高兴,主子高兴就不会乱发脾气了,他这几天跟着主子真可谓度日如年。

    晚饭知了一半,龙啸和图哈姆急急忙忙的过来,进门一看夏叶儿也在,有些犹豫要不要开口。

    夏叶儿也看出两人的忌讳,放下筷子欲走,被海尔汗按坐回去。

    “无妨,说吧!”

    海尔汗一句话扫去了屋子里的尴尬,龙啸见海尔汗这么说了,也就不再说什么。

    “凌兰城外突然聚集了不少的难民,说是冬日缺粮,朝廷发下去的赈灾粮迟迟没有到位。”

    每年这个时间国家都会发下一部分的粮食救济穷困的部落,今年的救灾粮早在一个月前就发下去了,可直到现在都没到位着实奇怪。看城外百姓的模样不像是闹事,孩子已经快要饿死了。

    平白百姓只要有口饭吃就成了,他们不动天下大势,也不懂朝堂争端,所以他们也不会狠心的杀死自己孩子为上位者谋求利益。

    “走,去看看。”

    海尔汗放下筷子,拿起斗篷披在身上就往外走。临到门口,被夏叶儿拉住,回头看她,不解的问:“怎么了可儿?”

    “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晚了,他一个人出去她不放心。难民流民她见多了,连肚子都不能吃饱的饥民们不能保证能否活到下一刻的前提下很有可能做出过激的行为。

    “可儿,在府中等我回来。”

    城外不安全,怎么能带上她一起呢!然而夏叶儿认定的事情怎么是他一句话能阻止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匆忙的跑开,没了大声的喊道:“等我一下,马上就好。<>记得带上些吃的,给孩子吃。”

    经夏叶儿一提醒,龙啸也觉得是他疏忽了。能准备的粮食不多,起码能给小孩子点儿救命的饭。大人还能挨一会儿,小孩子就快要撑不过去了。

    连忙遣了侍卫去厨房带吃的,另外派人去集市上买些满头。眼下能有多少就凑多少了。夏叶儿回去洗了把脸,仓促的卸了脸上的浓妆,披上狐裘拿起匕首踹在怀里忙跑出去,娜扎古丽跟在后面问她去哪儿,也顾不得回她话,一口气跑到书房,好在海尔汗还在等她。弯腰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走,走吧!”

    一行人骑马快速往城外奔,由于难民的缘故,凌兰城的城门早就关上了,守门的卫士也增加了人手,看来可汗那里已经得到了消息,现在也正在想对策。海尔汗顾不得等着父王的批示,拿出令牌给守城的士兵看,守城的士兵跪在地上劝说:“王子殿下,城外不安全,您还是回府吧!”

    “回府?城外那么多人可能要饿死了,你要我回府?”海尔汗声音冷冰冰的透着一股由胸肺涌上来的怒火,若是手里有一把长剑,此刻应当已经夹在了侍卫的脖子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