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冷静下来,脸上不由一红,想到自己刚才的动作也觉得不好意思,当众扒男人啊,看来她又长进了。

    窝在海尔汗的怀里,斗篷挡住了凛冽的北风,那边手握短剑的男人越来越不敌图哈姆,在图哈姆的攻击下连连后退,想要逃走,又被图哈姆缠住脱不开身,图哈姆正愁心中的怒焰没地方发泄,想到刚才海尔汗差一点儿被他的短剑刺伤,心中怒焰又涨了一分,恨不得把面前的你男人抽筋扒皮。

    男人见抽身不开,一咬牙,短剑狠狠地撞上图哈姆的弯刀。图哈姆也不是等闲之人,怎会被他迷惑,挡住男人刺过来的短剑,左手直袭男人的脖子,虎口死死的卡住男人的脖颈,让他不得不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黑色的液体从男人的嘴角流出,男人的眼神一瞬间由刚才的不服输变成了恐惧。最怕的是落在了敌人手中却不能选择死亡。相比于无休止的折磨,死没什么可怕的,可是现在他连死的机会都没有了。

    右手的短剑叮的一声掉落在地上,图哈姆的手仍旧掐在他的脖子上,直到确定他嘴里的东西吐干净了才让手下的人绑了他。

    散落在前的头发被拽到脑后,整张脸露出来,海尔汗看了一眼,唇角勾起一抹凉薄的笑,意味不明,也让短剑男人心中更没底。

    他执行的是必死的任务,若是完不成即使死也不能落在二王子的手里,现在不仅没有完成任务,很有可能把主子也泄露出去。他不怕死,却怕无休止的折磨。

    然而海尔汗岂会那么容易的放过他?

    “带下去好生招待。”

    柔和的声音力道并不大,听在短剑男人耳中无异于地狱之音,诺王子清冷的性子表现在外,看似阴柔,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与他为敌的人谁不是心中存着一抹恐惧。

    “图哈姆,搭建帐篷,连夜施粥。”

    “是。”

    图哈姆的帐篷搭建完了,正赶上侍卫运着粮食从城内出来。原地架起了柴锅,洛哈图部族的百姓跟着检干柴,有族长的只会,即使都饿得动不了也奉献出自己的一分力量,领粥的时候也有序的排队没有抢的。

    整个部落的团结与否在这一瞬间展现出来,大家都忙活着,夏叶儿也不好闲着,上前拿起勺子盛粥帮忙。

    海尔汗贴上来,在夏叶儿的耳畔小声道:“没想到夫人动作还挺熟练。看来不需为夫的帮忙了。”

    “去。”

    夏叶儿一手拿碗一手拿着勺子,腾不出手来只好用手肘撞了海尔汗一下。海尔汗笑而不语,揉了揉她的发顶,跟她一起忙活。

    什么王子,什么公主,王族没有支持的百姓又怎么能做上位者。

    君舟民水,海尔汗理解的透彻,况且兰赤国目前的情况,正是需要各部落支持的时候。否则兰氏家族不久便会衰落。

    父王的统治是建立在铁蹄之下,面服心不服的部族暗中早有动作,牵一发而动全身,想要在即将到来的混乱中保持兰氏家族的统治地位,兰家内部首先不能乱,可兰家又怎能不乱!

    而今也只有兰家乱了才能给其它部族起兵的机会,兰家是皇族,轻易推翻一个皇族政权不太可能,为今之计是找一个比较好操纵的人做在王位上,部落的族长掌握实际大权。

    直到半夜,施粥才结束。寒风凛冽,夏叶儿的身子刚好没多久,海尔汗怕她再得伤寒,连夜带着人赶回了府中,留了图哈姆和龙啸在外照应着,同时派有重兵把守,以防止有心之人趁机派人暗下毒手。

    夜晚累的乏了的两人相拥而眠,海尔汗搂她在怀中,几日不能安睡的习惯瞬间消散,以至于第二天一早误了上朝的时辰,只得派人到宫里知会一声,说是受了惊吓,需要休息。

    理由牵强,不过可汗准了。

    书房里海尔汗坐在桌案前看折子,夏叶儿趴在一旁抱着一本书痴迷的看着。若是走近了看会发现夏叶儿看的是关于武学的书。她也是今早无意中在海尔汗的书房里发现的,看到了就拿着看了,没想着一看就入迷了。里面的东西虽然不是什么上乘武功,但却是十分实用的救命东西。

    没想到从来不动武的海尔汗书房里藏有这么好的东西。阳光洒进书房,给书房铺上了一层金色,两人沐浴在阳光之下,各自认真的看着手里的文字。

    “咚咚咚”

    三声打破了书房的宁静,阿达站在门外听到屋里王子妃喊了一声进才推门进来。

    “什么事儿?”

    阿达瞅见两人不悦的脸色,无奈的摸了摸鼻子,他也不想打扰的,实在是没办法才进来的。

    “二王妃派人来请王子妃进宫坐坐。”

    “进宫?”

    夏叶儿奇怪了,她与二王妃还没熟到那种地步吧,上次去可以拿想看看新娘子为由,这次又是想干什么?

    与海尔汗对视,二人均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异样的神色。

    “你先出去。”

    海尔汗吩咐一声,握住可儿的手,“不想去就让人回个话,不必强求。”

    本以为海尔汗要问她点儿什么的夏叶儿听他这么一说心下一阵感动,有人关心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从手到心都是暖的,炽热的温度让她不想放手,甚至真的想让下人直接给二王妃回个话说她不去了。

    “无事,顺便也看看二王妃想做点儿什么。”

    无事不登三宝殿,上次是想试探她顺便告诉她只是一个大楚国的公主,兰赤国没她说话的地方,这次呢?

    想来也升起了好奇心,想要去探知一二。

    “可儿,凡是小心,二王妃……”

    “我知道,我也不是吃素的。”

    夏叶儿在海尔汗的脸上香了一口,看到海尔汗一向清冷的脸颊上一闪而过的红云后满意的出了书房。唇边噙着一抹笑痕,心中无比欢快。

    坠入了爱河的女人会为一点点的小事而高兴上半天,而她正是一个坠入爱河的女子。

    “走吧!”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