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母子三个没一个好东西。若非慕容长光王子提议大家散了,二王妃不知还要留她到什么时候。

    “下次不许去了,我不放心。”

    “知道啦!”

    夏叶儿亲了亲海尔汗比女子还要细腻的脸颊,环住海尔汗的腰,仰头看他,“我今天也不是一无所获的。”

    “那也不成。”

    相比于她的收获,他更担忧她的安危。

    “我没骗你,我是真的有收获,大大的收获。”

    夏叶儿从海尔汗的怀里拱出她的脑袋,仰望着海尔汗,像是一个等待大人表扬的孩子。海尔汗却不吃她的一套,不容否决的说了两个字,“吃饭。”

    “好。”

    两人坐在已经凉了的一桌子你一人我一口的就那么吃了。夏叶儿几次欲开口都被海尔汗堵了回去。她也知道海尔汗是关心她才生气,所以即使面对海尔汗一张冷着的脸也美滋滋的。有人时时刻刻的惦记她,心里甜甜的。

    吃过饭,两人一起窝在软榻上,卸下了金钗的发丝像瀑布一般散落下来,海尔汗的手指在黑亮细滑的发丝间游走,夏叶儿乖巧的窝在海尔汗怀里,小声抗议,“我真的有收获。”

    海尔汗仰头无奈的看向屋顶,沉长的叹息,无奈。

    “说吧。”

    可儿根本就没理解他的心思,他不想她为了他的事情而卷入危险当中。二王妃不是一般人,能保住二王妃的位子除了她身后的部族,还有她自身的谨慎。

    坐在二王妃的位子上多年了,任谁都看出她心中的不甘,但她永远进退有度,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即使想要降罪,都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她是一只狐狸,把尾巴藏得严严实实。

    “二王妃问我你的身体怎么样。”

    夏叶儿想起当时自己听到二王妃的问话时心里的紧张与震惊,以及对二王妃的毛骨悚然之感。昨夜里发生的事情,除了城外的难民和海尔汗的贴身侍卫没人知道海尔汗差点儿被刺客刺伤。而二王妃第二天就拿到了一手消息,夏叶儿一瞬间觉得这个女人城府太深。

    虽然二王妃跟她解释是在给可汗送汤时再可汗的门外不小心听到的,但她要是真信了就傻了。海尔汗跟可汗说的是受了惊吓,并未让人提及他差点遇刺的事,无非是怕可汗听了心急。

    “哦?你怎么说的?”

    “我当然说你好的很了。”

    人家都知道海尔汗差点儿遇刺了,必然也知道海尔汗没受伤,这么一提无非是想试探试探她,她们想知道她就大大方方的告诉他们,做个傻公主挺好。

    “呵呵。”海尔汗摇头低笑,“这就是你的收获?”

    “嘿嘿!”

    夏叶儿傻傻一笑,她确实就这么点儿收获,说出来无非是不想让海尔汗禁止她下次再去。其实她又何尝想去,每次去都能碰上兰隐,一看到他就头皮发痒,恨不得找个地方藏起来。尤其是兰隐虚假的笑容,更让她看着难受。

    海尔汗抚着可儿发丝的手加了几分力道,扯得可儿头皮发疼皱了眉头他才罢手。

    心中腹诽他公报私仇,撑着身子想要起来。

    “再过十几天是慕容长光的成人礼了,这几天少出府。”

    海尔汗拉了可儿回来,语气不容置疑,十分凝重,仿佛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可儿出生于皇家,也知道慕容长光的成人礼意味着什么。一个部族之王的儿子,成人后就要回去继承王位,但他安全的回去对于兰赤国并非是件好事。

    在陵兰忍辱负重多年,心中必然存有不满之心,一旦回去继承王位,不敢保证他会安于做一个鲜卑的王。而且在她看来,慕容长光并非池中之物,其身上的锋芒饶他尽力掩饰也不能完全掩盖其风华。不得不说兰赤国人才辈出,几个皇子各有所长,连楼兰的质子摩加也不示弱。一众出色的年轻人,且看将来谁能占得上风。

    “我听兰迦娜说她和慕容长光要订亲了,是在慕容长光的成人礼上?”

    今晚离开之际兰迦娜特意跟她说的,还让她告诉兰格桑,不要觊觎慕容长光。果然,女人的直觉是最准的,格桑对慕容长光有情在皇族家宴那晚她看的清楚,临走前看向慕容长光的一眼,像是一种诀别。

    然而感情哪有说断就断的。

    “是。”

    必须要跟兰迦娜订亲他才有走出陵兰城的机会。只要慕容长光和兰迦娜订下亲事,耶吉部落会全力支持慕容长光,两个大的部族结成同盟,不能保证百分百的出陵兰城,起码有五成以上的机会。

    “兰迦娜和慕容长光订亲,可汗同意?”

    慕容长光和兰迦娜成亲似乎不是件好事。兰赤国目前的问题就在于耶吉部落的强大势力,再让鲜卑和耶吉部落结成同盟,兰赤王不是在自找死路吗?

    “不同意也必须要同意。”

    十几天的时间过的很快,期间不停的听到关于慕容长光的成人礼和即将与兰迦娜订亲的消息,还有一些关于慕容长光王子是如何如何疼爱兰迦娜的事迹也在流传,夏叶儿每次听到都是一笑置之,在利益面前爱情是附带品,当利益没有了,曾经的山盟海誓随着消失的既定利益化成了泡影,跟着北风一样,吹过了,就没了。

    送走了府里来学刺绣的丫鬟们,夏叶儿伸了伸懒腰。天色渐暗,海尔汗还没回来。临近慕容长光的成人礼越近,海尔汗回来的越晚。

    至于忙些什么不用问也能猜到。放走了慕容长光无异于放虎归山,最好且最安心的办法唯有将猛虎扼杀在牢笼中,没有回归山林的机会,何来称霸一说。

    厨房里的饭菜热了又热,可儿和娜扎古丽边聊天边等人。还剩下两天,陵兰城即将有一场大的动作,彼时……

    想想心里都觉得发寒,好在城外的难民已经安置好了,海尔汗还派了士兵护送粮草送他们一路回部落。由于慕容长光的成人礼在即,追查幕后黑手的事暂且搁置。

    夜幕拉下,呼啸的北风怒吼着,屋子里点起了烛火,微弱的烛光一跳一跳的,红色的珠泪一点点的滑落在烛台上。

    终于门外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门从外被推开,一股寒风扑进,海尔汗一身藏蓝色长袍出现在视线中,眉宇间明显的疲惫之色。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