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今天之所以能够暂且饶了夏雪叶,完全是因为与他一同前来夏家的御林军人数众多,刚才他若是真的做了过火的事,保不齐今后哪个人多了嘴,会给自己带来不便,他心里当然明白,自己犯不着为一个长的还算不错的小丫头和自己的大好前程过不去。

    “对了。”陆管事一脸阴损的看了看夏雪叶,得意的说道:“咱家刚才忘记说了,上头吩咐,你们夏家姐弟只有一人能入得官家贱门,另一个嘛,算是上面恩典,免了罪籍,送入飞云阁。你们姐弟俩赶快商量下,谁跟咱家去飞云阁啊?”陆管事看向夏雪叶和夏雪枫,眼中大有解恨的意味,似乎他已经见到了飞云阁里的妈妈对他们姐弟中的某一个实行入门“教育”!

    可以脱去罪籍是好事,这等好事夏雪叶自是不会与弟弟去争,只是……

    大楚朝建国始初的法令中曾明文规定,进入贱门者,无论男女,需满十三周岁后方可挂牌,只是经过了六代君主的大楚朝,对于这个法令如今也只有官家贱门在严格的执行,而民间早就陆事以钱为准了。

    为了让弟弟脱离罪籍,就让年仅八岁的他去让人糟蹋?一想到这里,夏雪叶无法抑制的摇了摇头,若是雪枫儿受到了那种惨遇,那份阴影怕是一生也无法抹去的吧?雪枫儿距离十三岁还有五年的时间,若是自己去了飞云阁,或许可以趁这五年做些什么!想到这里,夏雪叶不再犹豫,眼中虽是含泪,但是目光却是无比的坚定。

    “雪枫儿,答应姐姐,无论如何,你都要坚强的活下去,只要有一分希望,姐姐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你救出来。不要忘了今天,不要忘了夏家的灭门之恨!你一定要活下去!”夏雪叶抱着自己的弟弟夏雪枫,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道,那话语中充满了无尽的怜惜与恨意。

    “姐姐……”原本想要哭泣的夏雪枫,在听到姐姐的话语、触到姐姐那坚毅的眼神后,硬是忍住了眼中那要流下的泪水,环顾四周,满是夏家人的尸身,这仇这恨,他夏雪枫记下了!他冲着夏雪叶使劲儿的点了点头,算是对自己、对姐姐、对夏家死去冤魂的一份承诺。

    “别耽误咱家和御林军诸位兄弟的时间了,速速决定!”

    陆管事阴狠的催促着,同时手上也不留情,随手将夏雪枫提溜起来,往旁边一扔。只见夏雪枫的额头撞到了地上,鲜血直流。

    只见那个心里已经住进了噬心家仇的孩子,竟没有哭闹一声,令御林军的御林军们都为之侧目。<>

    “别磨蹭了,咱家可没时间和你们耗下去!”陆管事得意的怪笑着,像是不过瘾似的,又狠狠的踢了已经摔倒在地的夏雪枫一脚。

    夏雪叶看着自己的弟弟被这个阉人如此对待,虽然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终是痛苦的闭上了那双早已被愤恨充满的美目,一种强烈的悔意从心底里滋长开来,自己前世本是影子特工,若是不为那么贪恋爹娘的怀抱,懂得居安思危,早做筹谋,夏家如今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

    夏雪叶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一字一字的说道:“陆管事,我、跟、你、去!只是夏雪枫虽是罪臣之后,但是既然圣上已经开恩,饶他不死,陆管事和御林军的御林军们总不会要抗旨不尊吧?”

    听了夏雪叶的说辞,陆管事心下一惊,想想那夏雪叶说的倒也不假,于是给身旁的御林军递了个眼色,立刻有人将夏雪枫带走去止血。

    临走前,夏雪枫突然大叫道:“姐姐,你也要好好的活着!”

    听着弟弟的叫喊声,夏雪叶终是流下了一直克制着的泪水。是的,她也要好好的活着,她还有弟弟在等她解救,她还有滔天的家仇等着她去报!

    她,必须活着!

    在两个御林军的看押下,夏雪叶跟着陆管事上了一辆宫廷御用马车,没想到一个侍官,竟然坐得到这么尊贵的马车。

    “哼,就算是咱家日行一善,让你这个小贱妇尝尝坐御驾的感觉。哈哈哈哈……”陆管事肆意的狂笑着,毫不遮掩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本以为会直接去那烟花柳巷之地,却不想马车在一户还算殷实的院落门前停了下来。

    “二位,这里就不麻烦二位了,这点儿碎银子就算是给二位的一点儿酒钱吧。”马车外面传来陆管事那尖细的嗓音,不是没听过侍官说话,可是说不上是为什么,夏雪叶就是觉得陆管事的声音特别的别扭,令她浑身发麻。

    “谢陆管事打赏,小的告退。”两位御林军客气的对陆管事说道,随后就听见两个人离去的脚步声。

    “大小姐,你换个地方吧,这御驾可不是你坐的起的,小心折寿!哼,杂家还要回宫向圣上和太后娘娘交差,你休得耽误咱家的时间。”马车帘子被陆管事一把掀开了,毫不客气的将夏雪叶从马车里拽了出来,随手将她丢给两个中年女人。

    “把她塞进轿子里,可要仔细点儿看紧了,给她直接送去飞云阁,老爷我已经都打点好了。<>”陆管事趾高气昂的对那两个中年女人交代着,十足的主子劲头。

    “老爷,您就放心吧,您每次交给我和花婆的姑娘,我们哪次没办妥过啊?”其中一个女人满脸的谄媚之色,对着一个阉人摆骚弄姿,好不知羞。

    “呵呵,你们为咱家忠心办事,咱家自然少不了你们俩的好处。”说到这里,陆管事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暧昧的笑容,他的脏手同时也不老实的伸向先前说话的中年女人,在她的腰间拧上一把,大笑着驾着马车离去。

    “看什么看,陆管事岂是你这个小贱货可以乱打主意的?你给我进去吧。”正当夏雪叶震惊于侍官调戏女人的剧目之时,耳边突然想起一个尖酸刺耳的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