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雪叶面带嘲讽的笑容似乎激怒了那位刚被陆管事摸过的那个女人,那女人刚想教训教训夏雪叶,却被身边的花婆拦住。

    花婆努力的忍住那幸灾乐祸意味十足的笑容,“王姨,何必跟这个马上要被千人枕陆人骑的破烂货计较,咱们还是早去早交差吧。”

    平日里两个女人关系并不怎么地,毕竟她们都是靠着同一个假男人过活,难免有些争宠的计量,所以两人大多是面和心不和。

    那个叫王姨的女人白了一眼花婆,倒也收了要教训夏雪叶的想法。

    身强力壮的两个中年妇女随手的将夏雪叶丢进轿子中,而后一反刚才对陆管事那低三下四的样子,下巴高高的抬起,端起了做主子的架势,对等候在一旁的脚夫们嚷道:“还愣着干什么,起轿,去飞云阁啦!”

    终于还是要进入那个地方了吗?夏雪叶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她不是不知道反抗,她只是无从反抗,就算自己能够意外逃离,那弟弟夏雪枫怎么办?只有这条路了,不是吗?自从先前家中发生巨变开始,夏雪叶就一直要自己坚强,找回前世的自己。可是这一刻,夏雪叶在这个小小的封闭的空间里,在没了他人的横眉冷对、幸灾乐祸之后,她突然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份颤抖。

    原本,在她的心中一种有着一份柔柔的爱,可是当这份爱的对象在一朝之间只剩下夏雪枫一人的时候,柔柔的爱也就变成了无法摧毁的恨……无尽的恨……

    中午时分,飞云阁内一片寂静,大厅里只有谢保母和一个龟公用眼睛打量着他们的新货——夏雪叶。

    谢保母名唤谢秋花,虽然是飞云阁的管事人,但是其年龄也不过三十出头,观其周身,也称得上是一个成熟艳丽的大美人。

    据说当年她可是红极一时的花魁娘子,更是好命的被朝廷里的贵人给赎了身,可是不知道为何,在若干年后的一天,她只身一人又重回飞云阁,没有随从,没有行李,只带着一叠厚厚的银票,顺顺利利的买下了飞云阁。

    至于离开飞云阁的这几年,谢保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至今还是个谜。

    “恩……”过了半响,谢保母终是看着夏雪叶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点头过后却又皱起了眉头。

    见着面前这个表情变来变去的谢保母,夏雪叶心中倒是丝毫不去在意。其实她也很想俗套的说一句:“我不出售。”可是人都已经到了这里,说出那些话,换来的只不过是嘲讽的话语和大骂而已。<>与其那样,反倒不如静观其变。

    “人倒是个美人坯子,只是来我飞云阁里的客人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商贾名流,他们来这里都是找乐子的,谁愿意对着这样一张满是仇恨的脸!”谢保母轻轻的开口说道,话音袅袅,颇有些扬州女子的秀雅之气。她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与身边的龟公听,更像是在和夏雪叶讨论这个问题。

    “呵呵呵……”谢保母扬起一脸灿烂的笑容,手指轻轻的挑起夏雪叶娇楚可人的下巴,“这么明显的恨意写在脸上,不知是该说你是愚不可及还是存心找死呢?”谢保母的声音带着点点的魅惑,她望向夏雪叶的眼神似乎很有深意。

    陆管事经常把宫里一些得罪主子的宫女卖到这里来,虽然没有和谢保母明说过,但是谢保母从小是从人精堆儿里长大的,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又怎么可能没有打探清楚,只是她懂得知人善用,更有着自己的特殊经历,说来这也算得上是奇迹,飞云阁里的姑娘们竟然没有一个说自己是被逼为贱的。如今,因为同是花婆和王姨送来的人,谢保母自然也是把夏雪叶当成了从宫里出来的倒霉宫女了。

    听了谢保母的话,夏雪叶的心猛的一惊。原来自己内心的恨意竟然那么明显的写在了脸上,这样将来又该如何报仇呢?怕是还没走到仇人的近前,就已经被人抓住了吧?这十二年的安生日子终究是把自己从前世那个冷血无情的影子特工,便成了充满人情味儿的女人。

    在这个高手云集的古代,不懂内功只懂招式的夏雪叶,自然不会痴心妄想自己会在仇人的不知不觉中,要了他们的性命。她能做的,只能是智取或是色取,绝不能硬来。

    谢保母刻意的将自己粉嫩的嘴唇靠近夏雪叶的右耳,轻轻的呼吸喷在夏雪叶的耳朵上,引起她不由自主的颤栗。

    “你……你要干什么?”虽是经过两世,但一直都不曾被男人沾身,到底还是个女儿家……夏雪叶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心里暗自苦笑着,青楼里的女人还真是饥不择食啊。

    而这边,谢保母像是读懂了夏雪叶的心语,靠着夏雪叶的耳朵轻轻地说道:“到了这里,你以为你还能像以前一样,不用看不起我,你现在和我一样,都是这飞云阁里的女人!还有啊,就你现在这张臭臭的脸,还妄想给自己报仇?依我看啊,你还是做梦报仇来的比较快!呵呵呵呵……”谢保母又是一阵娇笑,离开了夏雪叶的近身。

    “你……”夏雪叶又羞又恼的看着谢保母,这个女人似乎是以他人的痛苦为乐,但是聪明如她,此时自是不会逞一时口舌之快的,再说揭伤疤的事儿谁不会干?她夏雪叶也会,只是不屑于去做而已。<>

    “哈哈哈……到底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儿,要离开不也得先赎身才是?你有银子吗?我飞云阁里的姑娘都是明码实价,十陆雪花银,换取自由身。”谢保母的眉眼中似乎都映射出银子的影子,笑的好不开心,对于夏雪叶刚才的冷言冷语完全不受任何影响。

    看着如此表情的谢保母,夏雪叶也突然笑了起来,缓缓的说道:“那就请保母多给夏……多给月华机会,月华想快点儿赚足银子赎身呢!”虽然成为婢女的事实已经无法改变,但是绝不可以令夏氏受辱,夏雪叶随口为自己起了个花名。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