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月华?”谢保母上下打量着夏雪叶,而后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倒是配得起这月华二字。只是想挂牌子,还是等你学会了笑再来找我吧。我们飞云阁里的客人,可不是什么杂七杂八的人就能伺候的了的!”

    谢保母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对一旁的龟公吩咐道:“将她带到韦梨花那,让韦梨花好好教育教育她。”说罢,谢保母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上了口,睡她的回笼觉去了。

    寂静的飞云阁里,只听得到夏雪叶和那个矮个子龟公的脚步声,这个时间,飞云阁的女人们都在睡美容觉。上到第三层楼,转了好几个弯,他们这才在一间厢房门前停住了脚步。

    “叩、叩、叩。”矮个子龟公站轻轻地叩了三下房门,随后立刻点头哈腰的谄笑着,讨好的说道:“姑娘,那边又来了新人,保母让我把她带到你这边来,让姑娘将她教育教育,看看能不能学得姑娘一分半点的本事。”

    显然,屋内的那位姑娘对于门外这个矮个子龟公的刻意讨好很不买账,等了片刻后,竟然没有听到屋里一星半点儿的声响。

    “姑娘?”迫不得已,矮个子龟公再次开口,只是说话的语气已不似刚才那般,而是充满了无奈和哀求。

    “唉……”屋内传出一个轻轻的叹息声,虽然仅是如此,这也足以让矮个子龟公笑逐颜开了,韦梨花姑娘竟然在他叫第二遍的时候就应声了呢,这可是他在这儿当值以来最快的一次呢!

    “吱——”

    等待多时后,紧闭的房门终于打开,一股淡雅的香气扑面而来,让原本有些忐忑不安的夏雪叶在瞬间回神,定眼一瞧,却只见到一抹淡绿色的轻纱从眼前快速溜走,心中竟然有些失望。

    “扰人清梦。”屋内传来一个轻柔甜美的女音,话语虽然带有略微的埋怨,但是听起来却让人觉得心情舒畅,看来声音甜美也是一个不错的资本,即使说了不中听的话,也不会令人生厌。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进去,难道想让韦梨花姑娘候着你不成?”身边的矮个子龟公显然是个变脸高手,前一刻还对那个算不上露面的韦梨花姑娘讨好谄笑,这一刻又开始对一边不知所措的月华横眉冷对,十足的小人样。

    夏雪叶冷冷的瞄了一眼那看人下菜碟儿的龟公,那目光冰冷的冻人,让那脸上还挂着蔑视之情的龟公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好吓人的眼神!”龟公心里暗暗惊道。

    关上了房门,那个令人讨厌的龟公终于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夏雪叶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进了我韦梨花的房门,却对人家不理不睬,这就是姑娘的待人之道?”

    甜美的声音在这会儿又多添了一份清脆,夏雪叶寻声望去,只见屋内圆桌前坐着一位绿衣姑娘,身材虽是略显娇小,但却丝毫不耽误这身段的玲珑有致。视线落到绿衣女子的脸上,精致的面容自是不必多说,令月华吃惊的是,青楼女子怎会有如此清雅的气质?见到这韦梨花,竟让人不自觉的脸上到荷花池里的青莲,出污泥而不染。而更令夏雪叶更加无法理解的是,这个韦梨花刚刚明明是在责怪自己,可是她的脸上却是充满了笑意。这笑意不仅仅是挂在脸上,而是深入到了眼底!这哪里是个婢.女该有的笑容,明明是幸福小女人才会拥有的表情才对嘛!

    “难怪保母会将你送到我这儿来,你虽然是个美人胚子,可竟然是个残疾!呵呵呵……”韦梨花的小手轻轻的掩住自己那红嫩欲滴的小嘴儿,娇笑起来。

    这个女人刚才说什么?说她是个残疾?夏雪叶顿时收起了刚刚对这韦梨花的好印象,一双娥眉微微的皱了一下,绝色的面容霎那间又是冷上了几分,不过却也大度不与韦梨花争辩,或许准确的说来,应该是不屑与之争辩吧!

    “不用这样瞪着人家,呵呵呵……小丫头,听本姑娘这样说你,心中不服是吧?可是你仔细想想,你我都是卖笑讨生活的人,你现在去照照镜子,你的脸上可有半分笑意?不会笑,对于青楼中的女人来说,那就是残疾!”韦梨花可是飞云阁的红牌之一,自然也是人精中的人精,又怎么会读不懂夏雪叶眼中对她的不屑呢,对于这位高傲的新姐妹,韦梨花特意前后两次点名现如今从大家的身份,让她早日清醒过来,面对现实。

    夏雪叶脸色顿时充满羞愤之色,她终究还是无法在一天之内从千金大小姐的位置上迅速融入到青楼女子的行列中。“你……”夏雪叶刚想开口回敬这个韦梨花几句,但却又突然住了口,如今的她的确是委身于青楼之中了,还有什么身份、什么立场去嘲讽面前这个女人呢?

    对于夏雪叶的态度,韦梨花竟然没有丝毫的在意,而且还刻意骄傲的笑着,眼中闪现些许的戏谑成分,坏心眼儿的刺激着夏雪叶:“记住了,你,现在已经是我这个花魁娘子的新姐妹呢!”

    “你!”夏雪叶刚压下的怒火又被点起,但是这个韦梨花说的的确是事实,她又能怎么样呢?想到雪枫儿还在等着她,夏雪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挤出一抹勉强的笑容:“韦梨花姐姐说的是,月华初来乍到,不懂的地方多着呢,还望姐姐多加提携。”

    “笑的难看死了,你还得多加教育,才当得起月华之名。”韦梨花轻轻的说道,而后站起身来,将月华拉到梳妆镜前,“既然你叫了我一声姐姐,你这个妹妹我韦梨花也就认下了,这几天你就先对着镜子笑好了,什么时候觉得自己笑的真、笑的美的时候,再来唤我。”三言两语,韦梨花就交代好了夏雪叶近期的任务。

    练笑?夏雪叶心中暗暗冷笑,在夏家遭逢巨变以前,见过她的人,谁不说她是个笑脸如花的可人儿,可是现在,自己竟然要从笑开始练起。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