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悲、可叹呐!人家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虽说她懂得一招半式,在现代称得上是个优秀的影子特工,但是在这古代……自己这个前千金小姐,当真是的无用的之人,就连青楼中的花魁娘子都敢对自己投来不屑的眼神!

    “哦,对了,这是我的私房,你平日就睡在内间吧,我只有早上才会回房,你不用等我。还有,未挂牌前,你千陆不可出屋,到了用饭的时候会有人给你送来的。你现在还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学徒,可别乱走得罪了我们的贵客。”韦梨花迈着优雅的步子向外走去,走到门口时回过身来冲夏雪叶轻轻一笑,“别的姐妹刚来的时候都会死命的拒绝招待客人,可是我看你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

    对于韦梨花的好奇,夏雪叶只是凄惨一笑,“反抗有用吗?不过是为难自己也劳烦他人罢了。况且月华必须早日赎身,因为还有一个亲人在等我。”

    “哦,原来是这样,你终究是比我幸运,还有个奔头。”韦梨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静静的走了出去。

    幸运?夏雪叶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天知道她现在有多么的“幸运”!笑吧,笑着捅人一刀总比冷着脸捅人一刀要容易得多,不是吗?他们夏家的血海深仇,她是一定要报的!

    望着镜中满脸忧伤的自己,夏雪叶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现在的她早就已经失去了选择的权利,在家人尸骨未寒的时候,在幼弟深陷狼窝的时刻,她现在能做的竟然只有笑而已!而且这微笑不能有一丝的牵强,不能有一丁点儿的不自然,要看着美轮美奂,要令人看着赏心悦目……

    她努力的向上牵扯自己的嘴角,尽管她的心在滴血。

    没错,韦梨花说的真对,她笑的好丑,真的好丑……对着镜子,夏雪叶努力的变换着自己脸上的表情,想让自己能够笑的美一点。可是就连她自己都看得出来,此时,她的眼中有着说不清的隐忍,有着刻骨的恨意,她的眼睛在喷着火,那是夏家近乎满门的鲜血染成的恨与痛。

    再次轻轻的闭上了双眼,夏雪叶的耳边突然想起她娘亲断头前对她的嘱托,“雪叶儿,你一定要照顾好雪枫儿啊!”

    妖后,你当真是个蛇蝎毒妇,你害死的表哥,又害死了表姨,更害死了夏家老小近百口人!回想着夏家院内的的血色,夏雪叶的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她在心里不断的狂笑着,如今自己是求死不能,连活着都不怕了,还在乎笑一笑吗?更何况,她人已经到了青楼之中,要牺牲的绝对不只是笑一笑而已,后面还有更不堪的命运在等待着她!

    从这一刻起,夏雪叶像是突然蜕变一般,满是痛苦的目光中,渐渐蕴含了一丝丝坚定,抹不去的坚定刚强!她,夏雪叶,从今以后,只为夏雪枫、为夏家的血海深仇而活,为此,她愿意付出一切,哪怕将自己化身为恶魔!

    “姑娘!”一声惊叫响起,将夏雪叶带回了现实。

    “姑娘,你已然到了这里,还是看开一些,何苦这样为难自己呢!”

    睁开双眼,只见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这是什么世道,这么小的女孩子竟然也会被卖进这种地方。要是在现代,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儿应该是初入校园,无忧无虑的……想到这里,夏雪叶的面色由刚才的痛恨渐渐转为了怜悯,她面前的小丫头也是个可怜的人啊。

    “姑娘不必这样看着瓜子,瓜子自小就在这里长大,若是没有谢保母和诸位姐姐,瓜子怕是早就饿死了。”说到这儿,瓜子的小脸儿闪过一丝温柔,知足的笑容是那样刺眼。显然,她不是第一次开口说这样的话了,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倒是姐姐你,何苦这样伤了自己呢。”瓜子低下头,轻轻的拉起夏雪叶的双手,轻轻的吹着,不时的问着“姑娘疼吗?”

    原来刚刚夏雪叶在回想起那刻骨的家仇之时,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力道之大已然是将指甲都陷入到了她手心的嫩肉里,渗出了点点血迹。

    夏雪叶轻轻的叹了口气,冲着瓜子摇了摇头,温柔的说道:“不疼,姐姐的手一点儿都不疼。”是的,她的手不疼,只是她的心疼!

    瓜子显然对夏雪叶手上的伤口很不放心,硬是取来了药膏给夏雪叶敷上。边上药还边劝着:“姑娘,你被谢保母安排到韦梨花姐姐这里,瓜子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一些姑娘的心事。姑娘的心里定是苦极了,瓜子没读过书,也讲不出什么大道理来,瓜子只想对姑娘说,凭姑娘的资质,用不了三五年,定能还了自由之身的,只要姑娘挺过这道坎儿,以后的日子还是有希望的,说不定还能遇到个好人,嫁个好人家呢!”

    看不出来,这样的话竟然是从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的口中说出来的,夏雪叶有些惊讶的看着瓜子。看来真是贫家女早当家。

    只是,一想到瓜子刚才那句嫁个好人家,夏雪叶的眼中又被一抹哀伤所占据。以后的自己,心要化成魔鬼,比那妖后还要狠毒,自己的身体也会被……永远也洗不干净了。

    这样的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有个好归宿呢?她夏雪叶不求别的,只求能手刃了那妖后,救出自己的弟弟,而后她就可随爹娘而去,告别一切污浊,争取下辈子,能有个清白身,一辈子清清白白……

    “姑娘,其实笑并不难,只要你去想那些让你觉得幸福的事,一定会笑的很美的!”瓜子见到夏雪叶眼神中那深深的哀伤,有些苦恼的歪着头,努力想要说些能够开解夏雪叶的话。

    夏雪叶看着瓜子,恍惚间似乎看到了早已在之前失去头颅的姐姐夏芳芳。自己真是没用,竟然还要靠一个比自己小上四五岁的小丫头来开解,这样的她又怎么能去救弟弟,去报那血海深仇?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