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放心,我会好好的,你下去吧。”夏雪叶强迫自己从脸上收回了那抹不去的伤痛,深深的封印到了自己的心里,取而代之的是那前世常驻于心的冰冷。

    瓜子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夏雪叶,见夏雪叶似乎真的比刚才好了很多了,这才下去了。其实,并不是她瓜子有多善良,从小呆在粉馆里,她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丑恶没遇到过?她如今只不过是怕夏雪叶自尽或者自残,连累自己挨罚而已。话说回来,今天自己伺候的姑娘姿色还真是不错,若是哪天她成了头牌,今日自己对她的善,想必会有更多的回报,或许她能赚更多的银子,在赎身的时候把自己带上?

    瓜子边往外走边笑着摇了摇头,自己的脑子里竟然会蹦出那么天真的念头,大概是被刚才那个姑娘眼中的仇恨给吓到了吧。

    时光飞逝,转眼间夏雪叶已经在飞云阁里呆了近一个月了,从最初几日的默默不语,如今倒也能和身边的姐姐、妹妹们说上几句话了。趁没人的时候,她也会练练自己的身手。说起来,她应该是穿越者中最不争气的一个了吧。别人穿越过来都是从小就开始谋划,而她,倒是因为前世的孤寂,异常贪恋家庭的温暖,以至于自己前世的本事丢了个七七八八。所幸如今自己也不过十二岁而已,想要捡起来那一身轻巧的功夫,倒也不是不可能。

    这一日,正值日落西山,劳作一天的人们带着一身的疲惫返回家中,街道上的人流渐渐稀少起来。与街道上的安静相比,飞云阁的热闹的一天,才刚要开始,日落,正是他们这些以卖笑为营生的女人们的朝阳。

    “月华姑娘,保母让瓜子带你去韦梨花姑娘那里去。”

    瓜子规规矩矩的看着夏雪叶,经过个把月的相处,她发现这个月华姑娘跟她以前见到过的落魄千金完全不同,往常那些前千金进了飞云阁,总是要死要活的,最后总是免不了吃顿苦头,受了皮肉之苦后,才心灰意冷的认了命。而这个月华姑娘,到了这里后,竟然主动的向头牌的姑娘们求教,好像是要立志成为一个红透京城的花魁娘子不可,莫非这个月华姑娘是个天生的特别之人不成?可看着又不像……月华姑娘为了笑的更惑人,可谓是达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有的时候甚至还会耽误一些红牌姑娘的生意,保母倒也由着月华姑娘到处求教,从不阻拦和责备,由此可见保母对月华姑娘的看重,自己这回倒真是被分配到了一个好主子!

    “哦?保母叫我去韦梨花姐姐是为何事?”夏雪叶将目光由镜中的自己转向瓜子,回眸一笑间,好似百花盛开,艳丽、动人,还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就好像是一缕阳光!

    “保母……保母是……”瓜子对上夏雪叶的笑脸,竟然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白嫩的小脸之上闪现出一丝让人难以忽略的红晕。

    “瓜子,你怎么脸红了?”夏雪叶笑脸盈盈的望着瓜子,等待着瓜子的下文。

    “保母说,今晚要让姑娘观摩韦梨花姑娘招待客人。”瓜子心里暗骂自己没用,在粉馆混了那么多年,男拥女、女享受男的事情对她来说早就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自己这会儿怎么面对月华姑娘会脸红呢!

    瓜子的一句话,倒是让夏雪叶有些羞涩了。虽说来这飞云阁已经有些时日了,每到夜下总是会听到一些男男女女的淫靡之音,但毕竟从未亲眼看到,如今……夏雪叶下意识的双手抱胸,可当她发现自己的动作和心底里的那一丝胆怯时,一丝无奈的冷笑爬上了她的俏脸之上。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力。

    “姑娘现在无论怎么笑,都那么的好看。”一旁的瓜子在看到夏雪叶的笑容后,竟然又露出了一脸的痴迷。她似乎越来越爱看她的月华姑娘了!

    没有理会瓜子的痴迷像,夏雪叶越过瓜子,向韦梨花的房间走去。

    此时的飞云阁还没有正式营业,但是龟公和小二们却都已经忙碌起来了,似乎是在为一会儿的营业做最后的准备。话说他们飞云阁可是京城里规模最大人气最旺的私营粉馆呢!

    “韦梨花姐姐好。”夏雪叶客气的向韦梨花福了福身,求教于人,就要有学生的样子。

    “月华妹妹来了,今天妹妹的气色可真是好,小脸红嫩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韦梨花有些打趣的捏了捏夏雪叶的脸颊,一脸的取笑样。

    “姐姐这是在笑话妹妹没有经验吗?”夏雪叶作出一副娇羞的样子,有些不依的拉着韦梨花的衣袖,甩了又甩。

    若是夏雪叶的爹娘见在,肯定会心疼不已。那个一向不懂世事的小丫头,如今竟然学会了隐藏内心极大的痛楚,学会了伪装自己,完全不似曾经的天真无忧。

    “怎么,妹妹就那么急着……想要学那鱼水之欢的经验?”韦梨花笑着甩开了夏雪叶的小手,随手打开靠近房门且直对花床的大衣柜。

    “姐姐就知道欺负月华,月华不依!”夏雪叶撅起小嘴儿,一脸的委屈像。

    本就是花季年龄,此时的夏雪叶撒起娇来倒真是勾起了这些心智早已成熟的头牌姑娘们的一丝丝母爱。

    “好了,我的好妹妹,时间快到了,你就乖乖的进到衣柜里做好,千陆不要乱动。”韦梨花牵着夏雪叶的手,将她带进大衣柜中,待其坐安稳后,随手又将大衣柜门关上。

    “外面已经开始招待客人了,姐姐我要出去准备一下,妹妹切不可乱动,更不可出来!”交待了几句话,韦梨花扭着自己那纤细的小腰,向外走去。

    屋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夏雪叶发现了这大衣柜的玄妙之处。之前未进来时,只见得这大衣柜富贵堂皇,如今进来后才发现,这外面的装潢不过都是在为里面之人偷窥打掩护罢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