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雪叶见谢保母这样,很是不解。她很清楚的感觉到谢保母对自己的满意更甚从前三次,可是这谢保母为什么在此时装起了老佛爷,一言不发呢?飞云阁里上上下下都说她夏雪叶怪异,从没见过一个从前的千金大小姐这么积极学习如何当好一个粉馆名婢的。可她夏雪叶到觉得,飞云阁里最怪的当属这管事人谢保母,竟然有钱都不想赚,连续三次决绝她的请求,不让她招待客人。

    “保母,你对月华究竟还有那些地方不满意,不妨一起都说出来,好让月华有个努力的方向不是?”月华有些撒娇的蹭到谢保母身边,乖巧的蹲下身子,给谢保母捶腿。

    捶腿……这一动作瞬间让夏雪叶想起了自己的祖母,想当初自己也是常常这样蹲下身子跟祖母捶腿的……可恨的妖后,祖母那么大的岁数,最后竟落得无法善终人头落地的下场。刻骨的恨,再次涌上夏雪叶的心头。不过这恨仅仅是在她心头闪过,要想在粉馆里谋求救弟弟和报家仇的机会,自己必须要学会隐藏,隐藏一切不该显露出来的情绪!

    “好了,你下去吧。”谢保母突然伸手拂去夏雪叶落在其腿上的手臂,站起身来要向外走去。

    夏雪叶顿时有些傻眼,无措的盯着谢保母的背影,待她正想移步赶上前去问个究竟的时候,谢保母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对夏雪叶说道:“你去找韦梨花和韦莲花吧,只要你能过关,随时都可以招待客人。”

    望着谢保母远去的身影,夏雪叶有些迷惑的摇了摇头。无论是琴、棋、书、画、歌、舞,还是站姿、坐姿、行走、媚态……甚至包括熟读喜色图、娇吟呼吸,她都已经在这三个月里学通了、过关了,如今,她还有什么好学的?

    带着困惑,夏雪叶来到了韦梨花的屋子,恰好,韦莲花也在那里。

    “两位姐姐,保母让我来找你们,不知还有什么难关在等着月华?”夏雪叶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充满了讨好撒娇的意味。

    “月华妹妹,你看,这是一打纸。”韦梨花笑着拉过夏雪叶,指了指放在花床之上的白纸。

    夏雪叶有些诧异的看向韦梨花,不知其究竟是何意。

    韦梨花并未多言,而是松开了夏雪叶的手,迈着优雅的步伐来到花床前,直接坐到了那打白纸之上,轻轻扭动着腰肢,吸引力十足。

    此时的夏雪叶,依旧一脸懵懂的样子。韦梨花在一旁也没闲着,拿出两个个窄口的高脚杯,往里面倒满了葡萄美酒。

    不多时,韦梨花站起身离开花床之上,只见其身后本是落成一打的白纸,竟然已经一张一张均匀的分开,形成了一个圆扇形。

    “妹妹再看这里!”在夏雪叶盯着床上的白纸之时,韦梨花已经拿起了一个窄口高脚杯,张开口,露出粉嫩的小舌,不断品尝着其中的葡萄美酒,从始至终这酒杯都是正直竖立毫无倾斜的,可没一会儿,韦梨花竟然将杯中的美酒品的点滴不剩。

    “月华妹妹,这两项就是你的最后一关。”韦梨花轻柔的嗓音响起,眼中含笑的望着夏雪叶。

    “这……”夏雪叶还沉浸在刚刚的震惊中,她是从心底里觉得粉馆里的每一个人,都不简单!

    “熟能生巧,妹妹,你就留在这里多加练习吧,姐姐们可都已经为你备下了大礼,恭贺你大喜之日呢。”韦梨花冲着夏雪叶浅浅一笑,拉着韦莲花走出了房门。

    飞云阁中,凡是头牌头次招待客人,都会办一场洞房花烛宴,其实说白了就是个拍卖会,出价最高者跟那新姑娘入洞房,当然拜堂是不必的,有些事,即使是玩笑,也是做不得的,特别是飞云阁里的客人大都是京城权贵,更不可能、也更不屑与婢女拜堂。

    关好了门,夏雪叶缓缓的来到花床前,将那一张张白纸整理好,开始了她招待客人前最后一关的练习。

    在前世,夏雪叶身为影子特工,她的职责就是悄无声息的保护着自己需要保护的人,落地无声、过水无痕是她的本事。这些日子她倒是勤快的很,夜半无人时练习一些招式,再加上本事自己还是个没张开的小丫头,骨骼算得上是练武的好材料,前世那一身轻功还真是顺顺当当恢复了五成左右,连夏雪叶自己都惊喜不已。对于格斗的招式,原本也不是她的特长,在现代社会有个好枪法就足保证那些贵人们的安全了。

    如今因为夏雪叶自身良好的柔韧性,那扭动腰肢将白纸转成一圈折扇的差事倒是不怎么费事的,不过是个熟能生巧的把戏。

    只是……那用舌头舔尽窄口高脚杯中的葡萄酒,这对于看过姐妹们伺候客人的夏雪叶,可真的有些为难了。虽说姐妹们在做口活的时候一脸的幸福,可那毕竟是男人的那话儿,心里边不定觉得多恶心呢。如今这窄口高脚杯正是为练那口活而设计的训练。

    想到这儿,夏雪叶再看手中的窄口高脚杯,真是无论如何都是下不去舌了,恶心!

    看看时辰,还没到招待客人的时间,这个时候的飞云阁上下最是冷清。夏雪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窄口高脚杯,扭着腰肢、迈着小步出了房门。

    面对楼里的金碧辉煌,夏雪叶的脸上闪出瞬间的厌恶,而后脸上则挂上甜美可人的笑容下了楼,向后院走去。

    “月华姑娘,怎么来这儿了?”在后院喂狗的二愣子佝偻着腰身,满脸都是讨好的谄笑。明眼人都看得出谢保母对月华姑娘的看重,他二愣子自然也不例外。

    “在喂大黄呢?”夏雪叶随口问道,目光正巧落在一只强壮的大狗身上。外人见了这只大黄狗,怕是都会以为这是为着看家护院而准备的。可是实际上……夏雪叶皱了皱淡雅的眉头,不愿再去多想。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