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此时的大黄正急切的舔着食盆里的水,好像有些渴极了,那舌头抽动的速度快的吓人。见到这一画面,刚刚受过窄口高脚杯摧残的夏雪叶,更是觉得恶心,一转身,又回到自己的小屋练舌功去了。

    就当是口渴了,换个法子喝水,让自己好过一些吧!夏雪叶心中无奈想着。

    陆般努力下,夏雪叶终于等来了能够招待客人的那一天,她的努力是那么讽刺!

    夜,华灯初放,飞云阁里已经是人山人海。整个大厅都被红色的灯笼、红色的丝绸所笼罩,一副喜气洋洋的感觉。了解行情的人一看便知,今儿个飞云阁又有处子新娘“待嫁”了。

    “各位大爷,静一静,静一静!”谢保母站到一楼大厅的舞台之上,扯开她那韵味十足的嗓子打算开始今天的处子拍卖,可惜的是,能进的来飞云阁的大都是大官显贵,特别是在有处子拍卖的时候,来的人比往常要多得多,这些官场上的人精们怎么可能会错过相互沟通交流的机会呢!况且,在眼下这些贵客之中,的确有很多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完全是为了和某些人攀关系而来的。

    “咣咣咣咣……”在谢保母眼神的示意下,一边的龟公敲起了锣。各行都有各行的规矩,这锣声响起后,大厅内虽说达不到鸦雀无声,但的确是安静了许多,至少能让谢保母展开今天的开场白。

    “各位大爷,奴家知道各位爷今天高兴,可也得给奴家说话的机会啊,奴家还得请出今天我飞云阁的新娘子不是!”

    谢保母有意的上着浓厚的妆容,完全不似歇业时的样子。她扭着腰肢轻甩手臂,玉手随意的指向身后红纱的方向,大厅里的顿时变得更加安静了些。一切只因为在那隔着的一层红纱下,众人看到了身藏其中的妙曼身姿。

    “谢保母,今天这位新娘子是不是货真价实的处子啊?爷今天可是请了贵客,别最后丢了爷的脸。”一个身材略显肥胖的中年男子眯着眼睛注视着红纱后的身影,满是算计的样子。

    “安爷,您放心,就算借给奴家十个胆子,奴家也不敢欺骗众位大爷啊!”谢保母一脸谄媚之笑,轻轻的拍了拍手,只见古琴之声赫然奏起,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在二楼的平台上,坐着一位绝代佳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飞云阁的红牌之一韦梨花。韦梨花姑娘的舞姿名满京城,但是熟悉飞云阁的恩客们都知道,其实韦梨花的琴技更是一绝,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韦梨花姑娘只愿意舞动,不乐意琴动。众人心里都在暗自揣测着,红纱后的新娘子竟然能请得韦梨花为之伴奏,不知道其该是怎样的与众不同。

    一曲悠扬的《高山流水》过后,韦梨花的指尖再次划过琴弦,奏起了《春江花月夜》。恰在此时,一直静止于红纱中的妙曼身姿也终于舞动了起来,她的舞姿起伏并不很大,但却给人一种强烈的震撼,或许该说这舞动的姑娘给人带来了一份独特的优雅之感,毫不娇柔做作,完全的浑然天成,她举手投足间更是慑住了众人的心魄,让四周的色狼们都不自觉得为她安静下来,暂时净化了那一颗颗本已经骚动不安的坏心。

    “太美了!”

    “是啊,犹如莲花!”

    “出污泥而不染!”

    一曲早早的已经奏完,红纱后的人影早已经悄悄的退了下去,过了半响,人们才反应过来,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开始叫起好来。

    “罗兄,你难得回京述职,兄弟我就买下这新娘子的服务,以作对罗兄的恭迎之礼。”先前询问新娘子是否为真处子的安爷,一脸暧昧的对身旁的高壮男子笑说道。

    “安兄客气了,有机会罗某一定回送给安兄同样的惊喜。”早已被新娘子吸引的罗爷,眼睛还在四处追逐着美人的身影,只可惜找了半天也没寻到,这才收回目光,谢过身旁的安爷。

    “咣咣咣咣……”一阵锣声响起,谢保母牵着新娘子的手来到二楼的平台之上。

    “诸位爷,奴家来给爷们介绍下,这就是我们飞云阁今日的新娘子——月华。”

    听到谢保母道出自己的名字,身穿一身喜服、脸上带着薄纱的月华从后面走上前来,虽然众人只看得到她那一双美目,但当她媚然一笑之时,依旧倾倒众生。

    看着下面那些险些流出哈喇子的恩客们,谢保母高兴地眯起了眼,这个月华总算是没有辜负了她的一番栽培。觉得时候差不多了,谢保母向身后的两个小丫头递眼色,让她们为月华盖上红盖头。

    “咣咣咣咣……”锣声唤醒了那些深陷痴迷之中的男人们。

    “诸位爷,正所谓此晚一刻值千金,咱们闲话也甭多说了,直接开始竞拍吧。我们月华姑娘技艺双全,相信大爷们一定不会亏待她的!还是老规矩,低价一陆两白银,开始!”

    “咣!”随着谢保母软绵绵的道出开始二字,清脆的锣声再次响起。

    一陆两白银对于平民百姓而言,那可是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银子,可对于飞云阁中的达官贵人们,区区一陆两银子,他们还真不当一回事!

    红盖头下的月华静静的等待着,她并不关心这竞拍的过程,也不关心自己的服务究竟能拍到多少银子,她等待的,是那最后的一锣定音!

    喜房内红烛滴泪,灯笼高挂,大红的喜床上,坐着一个玲珑的身躯,即使身着毫无线条可言的宽大喜服,仍旧不能掩盖她身材的凹凸有致。

    红艳的盖头下,是夏雪叶那张勾人心魄的笑颜。或

    许是因为年纪叶儿小,还不满十三岁的缘故,夏雪叶的一颦一笑虽然媚态十足,但是却给人一种纯净的感觉。此时,这张绝色笑颜上没有怨恨,没有无奈,更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意,微笑似乎已经成为了她唯一的表情。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