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看天色,离天黑还早得很,原本打算在百味馆好好大品民间美食,然后再去明月阁一探究竟的欧阳叶霞,已经带着杏儿在街市里逛了好久。

    “二小姐,咱们什么时候回府啊?回去晚了,红玉姐姐和松香姐姐会责怪杏儿的。”杏儿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家小姐。

    “杏儿,咱们把马寄存到前面的店家那,随便走走如何?这电光和踏雪驹实在是太过招摇了。”这个杏儿丫头越来越有心机了,知道自己看不得她受委屈,所以很多时候总是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好让自己让步,此风绝对不能助长,她欧阳叶霞是主,怎能任人摆布?即使是自己的忠仆也不行!

    见二小姐已经驾马前行,杏儿只得苦着一张小脸紧跟其后。

    “哟,这不是太子殿下赏给承乾王爷的电光吗?怎么会在这个小白脸的手里。”

    刚刚下马主仆二人,还没等将马匹交给小二带走,就听到了一声充满邪气的男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着红衣的男子带着十多个侍从嚣张的向他们走来。

    见到那一身红衣,欧阳叶霞突然想起了长孙碧华。如果忽略面前这个红衣男子的淫邪之气,他倒是和长孙碧华满相配的。

    “小二,好好伺候我家公子的两匹马。”迷糊的杏儿承玉未发现四周的不妥,还在尽职尽责的完成二小姐交给她的任务。

    见到杏儿已经把马匹处理妥当,欧阳叶霞看都不看红衣男子一眼,带着杏儿就要从他们身边绕过。

    “大胆,你们竟敢不回答国舅爷的问话!”红衣男子身后的一个侍从,狗仗人势的跳出来,挡住了欧阳叶霞和杏儿的去路。

    “国舅爷?”欧阳叶霞娥眉轻皱,这是谁家的纨绔子弟?

    “没错,大爷我的亲姐姐正是当今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红衣男子仰着头,做出一副大人物的样子,好似是在等着四周之人前来膜拜。

    “哦,原来是皇后娘娘的亲弟,小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挡了国舅爷的路是小人的过错,小人这就让路。”此时身着男装的欧阳叶霞,自是不便显露欧阳家小姐的身份,只得望着世仇空悲叹了。

    “你是承乾王爷新搜欧阳来的小白脸?”国舅爷赵天德一脸暧昧的走向欧阳叶霞,伸出他那双精心包养过的白嫩大手,眼看着就要扣住欧阳叶霞那奸细的下巴……

    恶霸国舅爷赵天德完全不在乎四周百姓或惊恐或惊讶的目光,一脸坏坏之色,转眼间就来到欧阳叶霞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扣住欧阳叶霞的下巴,毫无怜香惜玉之色。

    “呃……”忍住了想要喊痛的举动,欧阳叶霞美目怒睁,自己绝对不能向赵家的人屈服!想到当日夏家满地的断头人,她不只要让那奸妃不得好死,更要让赵家满门向夏家忏悔,让他们以满门之死来赎罪!只是,此时的她,还要忍,必须忍,即使这个赵家的逆贼此时离自己是那么的近!

    “不准你欺负我家二小姐!”眼看着欧阳叶霞就要被那恶霸国舅爷欺负,急红了眼的杏儿挺着自己的小身板就冲了上去,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说露了什么。

    “杏儿!”正向后退,打算躲开国舅爷没抓的欧阳叶霞,有些无奈的看着杏儿,这个丫头还真是忠心有余、沉稳不足啊。

    “二小姐……”已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的杏儿,有些委屈的看着欧阳叶霞,但是小身板仍然毫不退缩的挡在欧阳叶霞的身前。

    “女的?”听见杏儿刚才忙中出错的话语,国舅爷赵天德眯起了他那双笑嘻嘻的桃花眼,身子没有再靠前,而是打开手中的折扇,一派有意思公子的样子。“敢问姑娘是哪家的小姐?”

    想他们赵家能成为朝中的中流砥柱,世家中的世家,纨绔子弟有之,愚笨之人有之,但是他们却也都有另一个大本领:看人下菜碟,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去招惹权势,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赵家到处招摇,却并未遭到世家联合攻击的原因之一。

    “国舅爷有礼,小女子乃欧阳家嫡女,欧阳叶霞。”当初,为了能够让欧阳叶霞在两年后的选秀中一帆风顺,欧阳将军特意将欧阳叶霞归在了其正室夫人的屋里,让欧阳叶霞成为了他们欧阳家的嫡女。

    “哦?你就是欧阳将军刚从关外带回来的女儿?小姐国色天香,刚刚让赵某一时难以把持,还望小姐不要见怪才是。”欧阳家虽说现在已经不济,但怎么说也还是世家贵族,赵天德自然犯不得因为贪恋美色而得罪世家,毕竟她姐姐想一直坐稳皇后的宝座、母仪天下,还需要各世家的支持才是。话又说回来,自己若真是想要这个欧阳家嫡女,大不了进宫和皇后姐姐说一声,这个女人自然也就是他的了。

    “刚刚是国舅爷与小女子开玩笑,小女子自然不会当真介怀的,小女子出府时间已久,如今就不叨扰国舅爷,小女子告退。”身着男子享受马装的欧阳叶霞向赵天德轻轻点头,算是行礼,带着杏儿去寻自己的马匹,遇到色狼恶霸国舅爷,他们今日的行程怕是该告一段落了,真是扫兴。

    “皇兄,这个赵天德还真是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当街调戏名门淑媛,而且他明明有看到这欧阳家小姐的胯下,乃是电光,他这真是太不把我们帝裔放在眼里了。”人群深处的承乾王爷低声对身边的太子殿下说着,心中的不满由口中发出。

    “承乾弟不用着急,为兄自有安排,你我二人的默契早从多年前就已经培养而出,为兄的意思,相信你是懂的。”太子殿下遥遥望着远处的赵天德,心里的阴沉又加重了几分。

    “但愿如此。”一甩长袖,承乾王爷转身离开,只留下太子夏侯天和身在暗处的护卫。

    “太子殿下,属下护送您回宫。”暗处的护卫用隔空传音,提醒着夏侯天此地不宜久留。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