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松香,去给灵玉姐姐上茶。”刚一落座,欧阳叶霞赶忙吩咐一遍的松香。

    对于这个灵玉,就算是一向眼高于人的松香,也是不敢怠慢的,反正,只要是身份地位比她高的人,她绝对是客气到底的。

    “奴婢这就去,奴婢记得灵玉姐姐最是喜欢茉莉花茶了。”松香热络的冲着灵玉甜甜一笑,一转身就要出门去茶水房。

    “不用麻烦了!”说着,才刚坐下的灵玉竟然站起身来,上前拉着松香的手,安抚般的说道:“好妹妹,不是姐姐不肯赏光,今天实在是得不出空啊!”

    说完这话,灵玉又转过身来看向欧阳叶霞,笑着说道:“二小姐,可已经用过午饭了?若是还没用,不妨跟奴婢去老夫人那儿,老夫人那可是为二小姐备下了不少好吃的呢!”

    经她这般一说,就算是欧阳叶霞已经用过午饭也不好多说什么,谁敢驳了老夫人的面子呢!

    “真的有好吃的吗?灵玉姐姐可不要骗叶霞啊,若是到了祖母那里没有好吃的,叶霞可是不依的。”欧阳叶霞娇嗔着说道,面如桃花,笑的好不开心。

    “哟,原来呀,灵玉还觉得二小姐是个懂事的大姑娘了,没想到竟然还是个贪吃的小女娃啊!这过几日的珍馐席上,若是遇到了中意的姑爷,怕是老夫人还舍不得把二小姐嫁出去呢!”灵玉拿出手帕捂着小嘴儿娇笑不已。

    “灵玉姐姐怎么说出这般羞人的话来,灵玉姐姐欺负叶霞,叶霞要告诉祖母,让祖母给叶霞做主。”欧阳叶霞面上带着羞涩的笑容,可是心里却冷哼不已。

    这个欧阳老夫人还真是着急,连两年后的选秀都等不得了,急着要把自己推到帝裔贵族面前。说白了,这珍馐席还不就是个相亲宴,对于皇族世家来说,不过就是给他们提供一个政治联姻的平台。

    若是从前在夏家,爹爹和娘亲自是会考虑她的终身幸福,可如今身在欧阳家,又有谁会关心她的想法,会在意不过是她会给欧阳家带来多大的利益。不过这样也好,她现在的主要任务也是能够向上攀登,让自己变得强大,最后把那奸妃和其一家,全都踩在脚底下,让他们去为夏家老老少少以死赔罪。

    娇羞不已的欧阳叶霞带着松香,扭扭捏捏的跟着灵玉去了欧阳老夫人房里。

    此时,欧阳老夫人的房里已经从先前的忙碌恢复到了平静,经过商讨和挑选,欧阳老夫人带着自己三个儿媳妇已经确定好了欧阳叶霞在珍馐席上的服装和配饰。

    “叶霞丫头来的真巧,快来看看祖母和你娘亲、姨娘们特意为你精挑细选的衣服首饰,可还满意?”欧阳老夫人一脸慈祥的看着欧阳叶霞,俨然一副祖孙情深的感人场面。

    “祖母和娘亲、姨娘们为叶霞挑的,自然都是鼎好的,叶霞怎会有不满意的!”欧阳叶霞撒娇般的倚靠在欧阳老太太的身侧,一副小女儿模样,好不可人。

    “满意就好……满意就好。叶霞丫头可是百里挑一的小美人,老身这次可是特意求了金凤公主,让叶霞丫头先去见见世面。”欧阳老夫人笑眯眯的望着欧阳叶霞,直接道出为何欧阳叶霞明明不满十三岁,却能获得参加珍馐席的邀请函。

    “祖母放心,叶霞自然不会辜负祖母的一番希望。”一番之前的娇羞,此时的欧阳叶霞倒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她到欧阳家来,该尽的义务自然是不会推脱的。

    “好好好!祖母知道,叶霞丫头一定不会让老身失望的。最近可有和承乾王爷来往?”欧阳老夫人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脸上明明是在笑,却给人一种狐狸般的感觉。

    “这几日叶霞都在武场里,跟着碧华姐姐给叶霞安排的师父学武,和承乾王爷并无来往。”她欧阳叶霞身在欧阳府之中,又有什么事儿能瞒得过欧阳老太太?这欧阳老太太不过是明知故问而已。

    “诶呀,这几日那么大的日头,岂不是苦了我的小孙女啊!可心疼死祖母了。”嘴上说着心疼,可却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老狐狸就是老狐狸。

    “身为欧阳家人,学武是孙女的本分,孙女怎敢怕辛苦呢,祖母还是放宽心!”说着,欧阳叶霞轻轻的为欧阳老夫人拍着后背,帮其顺气,这戏码,当真是配合的极好。

    因为金凤公主的珍馐席,欧阳叶霞在欧阳家可的地位可谓更上一层楼,可是这种地位,却让欧阳叶霞在满足至于觉得有些悲哀。

    祖母和爹爹将她视为光耀门楣的宝贝,娘亲和姨娘对他冷眼旁观,其他的家人对她嫉妒、愤恨更有之,更不要提那些善于见风使舵的下人们了。

    总之,虽然她从未对欧阳嫁人有所期待,但是这些情感异样的关爱,仍然让她心里很不舒坦。

    因为珍馐席的临近,祖母安排她在白日里跟着特意请来的习教嬷嬷熟悉帝裔的各项礼仪,那一项项繁琐的条款弄得她烦不胜烦。忽想起以前的时光,在表姨和爹娘的护翼下,自己的那么的幸福。

    被习教嬷嬷折腾了一天,晚上过后,她终于自由了。

    走入府中花园,伴着花香,欣赏着悬挂在空中的一轮明月。

    夜幕中,月色如洗,流淌了一地。那薄薄的云纱,裹着温柔地注视人间的明月,使它更添几分朦胧。那闪耀的星,在月光中更为明亮,与月儿交相辉映。不知不觉中,欧阳叶霞倒是来了赏月的兴致。

    “小姐,虽说现在还是夏日,可是这夜晚还是有些凉的还是不要在这里吹风了吧?”红玉静悄悄的为欧阳叶霞披上了一件纯白的披风。

    “披上这个披风好多了,你去准备些酒菜摆在这花园的石桌上,本小姐今夜要举杯邀明月。”来了赏月兴致的欧阳叶霞,自然是不会听从小丫头的劝说,不以为意的吩咐着。

    现在在欧阳家,欧阳叶霞的话就等同于圣旨,下人们只有听从没有反驳的份儿。

    红玉一脸诧异的回身去厨房准备,心里嘀咕个不停:小姐今天是怎么了?之前也未见她贪恋风花雪月之景色啊!

    疑惑归疑惑,小姐的吩咐还是要马上去做的。不多时,红玉就麻利的指挥着粗使丫头在石桌上不满了美酒佳肴,同时还体贴的拿来了一个虎皮坐垫,铺在石凳上。

    “小姐,酒菜已经备好了。”红玉恭恭敬敬的说道。

    “恩,知道了,你退下吧。”欧阳叶霞淡淡的开口,从小,在她心里就牢牢地刻下了四个字:尊卑有别。对待下人,即使心里再看好谁,她也不会多表露什么的,这个习惯即使在她已经历经家变,还是没有改变。她,有着她的骄傲。

    “奴婢伺候小姐。”红玉尽职尽责的说道,并没有因为天色已晚而接受欧阳叶霞的建议,下去休息。

    欧阳叶霞看着红玉,微微皱了皱眉,开口说道:“不要让本小姐再说第二遍。”这一刻,她只想自己呆着。

    见二小姐已经面露不悦,红玉只得答应:“那红玉就先退下了,有什么吩咐,二小姐唤奴婢就是。”

    欧阳叶霞满意的点了点头,红玉对她的尽心,她心中自然是有数的。

    坐在石桌前,月光倾洒,欧阳叶霞就在这良辰美景之下,对佳肴未动一筷,美酒倒是喝下了大半壶。

    此时的欧阳叶霞,美目微微眯着,眼神迷离,脸蛋儿眼红,似乎带着几分醉意,这让她看起来比平日更加好看动人。

    缓缓的站起身来,拿起酒杯,不知是对着身边绽放的花朵还是夜幕中的明月,朱唇轻启,轻吟诗句: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已经喝得迷离的欧阳叶霞并不知道,此时,在她不远处的墙头之上,迎风站立着一个男子,深色的瞳眸正满是探究的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特别是在她吟诗之时,探究的眼中,更是透露出了一丝赞赏。可那赞赏的眼神,转瞬间又变得异常冰冷。

    眨眼的功夫,墙头之上已是空无一人。

    “红玉……”

    “小姐,奴婢在!”红玉小跑着来到欧阳叶霞的跟前,将酒醉的她扶到自己的肩上。随手又招呼了一边等候的低等丫头,一同将欧阳叶霞搀回了闺房之中。

    此时的婢女们只当二小姐尽兴而归,却没人发现她眼角轻轻滑落的眼泪……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