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看着半天没有反应的夏叶儿,那店小二忍不住将手放在夏叶儿的面前晃了晃,这才让夏叶儿回过神来,自己刚才竟然看着那个男子走神了,自己从来不会这样,直觉告诉自己,那个男子并不是那么的简单,还是不要接触的好,感激的看了一眼店小二,夏叶儿说道:“我要住店,你为我安排一间上好的房间吧,还要准备些好吃的素食给我送进屋子中。”夏叶儿感觉自己有些饿了,是要吃些东西才行,只是自己一直生活在相王府上,什么都不会弄,只是每次都是吃那山上的圣果来解饿,所以到了这里,也只是想要吃些素食,夏叶儿不喜欢吃肉,她总是觉得那是一种罪过。

    “好的,姑娘,你跟我走吧。”这店小二兴奋地说着,然后便带着夏叶儿上了楼。

    “宗主,那个女人看着没那么简单。”那个灰袍男子对着身旁的蓝衫男子说道,身旁的黄衫女子也是不削的附和着:“是啊,宗主,我看你刚才可是都看入迷了呢。”这个黄衫女子叫赵秋红,是那灰袍男子的妹妹,他和那灰袍男子都是在为这新一代的圣宗司徒清效力的,这次特地跟着宗主出来就是想要追查那人皮画纸的下落,他们也是刚出来没几天,赵秋红一直都很爱司徒清,从小便一直深爱着,那些意图接近司徒清的女子都死的很惨,因为他的身边有着那个蛇蝎而妖媚的司徒清。

    不过司徒清又怎么会不知道赵秋红的心思,所以这么些年也任由她去放肆了,这样自己也可以免受那些圣域的女人的骚扰,到是清静了不少,所以也没有怎么去管,而也正是因为这样,赵秋红也是更加的肆无忌惮,认为司徒清是喜欢她,才会那么的纵容他。刚才赵秋红看见司徒清盯着夏叶儿看了那久,心中很是生气,她不喜欢自己的宗主看着别的女人,所以那个叫夏叶儿的也必须得死,怪就怪她倒霉好了,赵秋红心中恶毒的想着。

    深夜时分,白天热闹的小镇,这个时候也早就已经变得安宁了起来,偶尔有几个酒鬼在街上摇摇晃晃的走着,但是一切都是那么的协调,夏叶儿站在窗前,冷冷的看着这一切,这个夜晚对于夏叶儿而言,太过于漫长,而且夏叶儿总是感觉这个夜晚暗藏杀机,有种不祥的预感。

    白天的夏叶儿吃了这个小镇的素菜觉得很是好吃,那是她第一次吃那样的东西,没有想到一般人的东西是那么的好吃,以后还有更多的新鲜事情等着自己,想着血液便有一种在沸腾的感觉。其实她不知道这人间有太多的阴谋诡计在等待着她,更是不知道她因为拥有着这倾世的容颜而遭到了多少的陷害,其实有时候,女人长得太漂亮了也会是一种罪过,走到哪里总会有小人看不惯你,想要陷害你,你的善良在他们的眼中也是那么的刺眼。

    此时的赵秋红正想着去夏叶儿那里将她给解决掉,在她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在她的眼中,夏叶儿是狐媚,想要将他的宗主给勾走,所以自己才将她杀掉,这不能够怪自己,要怪就要怪那些女人。这样想着,赵秋红觉得自己做这些事情都是理所应当的,在杀掉那些女人,虐待那些女人的时候,自己才更有满足的快感。看来今夜,自己又将多了一个虐待的对象,想着,便阴狠的笑了,在这月光下显得如鬼魅一般。

    赵秋红运用邪术,自己让自己稳稳的落在了夏叶儿所住的房间的房顶上,然后将一片瓦片给掀开,她想要看看这个女人在做些什么。

    房顶轻微的响动惊醒了夏叶儿,她知道有人来了,凭着她的明锐的感觉,没错,房顶上是真的有人,可是那会是谁呢,夏叶儿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也没有和什么人接触过,所以她不知道房顶上的人究竟是谁,可是她知道来者不善。便轻启朱唇说道:“房顶上的朋友,何不现身一见呢。”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房顶上的赵秋红听见。

    赵秋红有些惊讶,夏叶儿竟然知道自己在屋顶,自己已经很小心了,便有些不服气的从窗户飞了进去,然后站在夏叶儿的面前不削的说道:“没想到你到是有些本事,只是可惜了,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死期。”说完话便将自己的手向夏叶儿掐去。

    夏叶儿看着眼前的赵秋红很是吃惊,这不是之前客栈中那个穿着暴露的女子吗?怎么到自己这里来,看见她突然向自己出手,夏叶儿很轻盈的便躲闪了开,夏叶儿一面躲闪着赵秋红的攻击,一面问道:“这位姑娘,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来杀我,而且出手还这般的狠毒。”

    “错就错在你不该勾引宗主,受死吧。”说完话,赵秋红加大了手上的攻击,这个凡人女子不像她想的那么的简单,她的内力深厚,自己只能够使用邪术了,不然凭自己的内力是不能够杀掉夏叶儿的。所以便发出了一个邪术球打向了夏叶儿。

    由于夏叶儿现在内力还没有回复,根本不能够抵御眼前这个女子的攻击,在赵秋红使出邪术的刹那,夏叶儿便已经肯定了眼前之人就是圣域的人,而她口中所说的宗主便是白天那个与自己对视的蓝衫男子,真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圣域的宗主,只是又怎么会到人间来呢,看来事情并不简单。况且现在这赵秋红向自己使出了邪术,自己就算是使出全身的内力也无法抵抗,但是没有办法,只能硬拼了,不然就得死掉,夏叶儿将自己全身的内力都汇集在了手掌上,抵挡着赵秋红的攻击。

    赵秋红看着夏叶儿这个样子,嗤笑道:“以卵击石。”

    夏叶儿现在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她的感觉这邪术球的威力很大,自己现在快要炸开了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