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黄愿倒是很想见见那夏叶儿,能够让这楚承乾前后变化时如此之大。

    听见黄愿的话,楚承乾没有再说什么了,这些道理他岂会不懂,只是心中很是憋屈,他真的很想要得到夏叶儿,皇后不行,就算是个妃子,自己也会给她比皇后还大的权力,不会让任何人委屈了她,可是为何她不给自己机会,这样想着楚承乾不禁更加的生气了,看着黄愿说道:“好了,你先下去吧,我想要好好的冷静一下。”她他现在的脑袋乱的很。

    看着被一个女人弄成这幅样子的楚承乾,黄愿也很是无奈,反正现在说什么,他也是听不进去,还是让他好好的冷静一下,或许便好了,便没有说话,只是想向楚承乾行了一个礼,然后便转身退了下去,自从将楚世华给抓获后,自己可是轻松了不少,作为一个潇洒的少年将军,黄愿可是不会像楚承乾一样,就这样被一个夏叶儿给毁了,在他的一生中,还没有一个女人会令他那么的没出息,想着黄愿便决定还是去皇都好好地额和他的酒肉朋友聚聚,一起去赏遍这皇都内的美女。

    而早就已经在楚銮殿屋顶的司徒清,将着一切都看在了眼中,他对屋内的楚承乾全是不削,。这便是他未来的对手吗?一个之后在女人的石榴裙下打转的男人吗?想着,司徒清便觉得有些可笑,至少自己是不会像他这样的,本来以为这人界的王者,应该也是和自己一样的强大,可是刚才的对话,可是让司徒清真切的看到了,他为了一个女人甘愿堕落。

    看着屋内现在依旧在颓废着,看着很是痛苦的楚承乾,司徒清眼中尽是嫌恶,看来之前是自己太高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只要会为了女人而苦恼的男人,都将不会有大作为,司徒清心中深深地相信这一点,他的父皇也是如此的。

    这夜,司徒清知道了大地的皇者不过是徒有其名罢了,看来他这次不用费全力便可将这些愚蠢的一般人给统治了,都没有一点挑战性,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的,他司徒清就是喜欢挑战,喜欢有难度的事情。

    很快的,司徒清离开了楚銮殿的屋顶,他现在不用着急赶时间,也想趁这当头好好的看看这皇宫,守卫还挺多,女人也多,看着下面那些形形色色的女人,司徒清脸上尽是不削。

    他看到了这皇宫内最美,也是极尽奢华的建筑,便忍不住下去想要探个究竟,这里很安静,没有其他人,住在这里的人会是谁?司徒清紧紧的皱着眉头,看清了这里的名字,“妙华楼”司徒清轻念出声,然后便露出了不削的笑意,呵,原来是那皇帝藏美人的地方呢,或许这里面住的便是令那皇帝着迷的女人吧。<>这样想着,司徒清便要转身离去。

    正在这时候,楼楼后面突然传来了美妙的琴声,很美,这琴声,不得不说,司徒清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旋律,这样美妙的琴声,已经完全的沉浸在了这优美的琴声当中,司徒清的身体不自觉的便往这声音传来的方向飘去,来到了楼楼的后面,司徒清看见了那一袭白衣在黑夜中是那样的耀眼,银色的月光照在那白袜上,给那黑色的长发渡上了一层银光,头发没有任何的修饰,随着微风飘洒着。

    司徒清一眼便认出了夏叶儿,如此美丽脱俗的女人,司徒清只一次便记住了那模样,没想到她还能够弹出如此的精妙绝伦的曲子来,这对于一向便喜爱听曲子的司徒清来说,可谓是一大惊喜。司徒清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又与这女人见面了,便站在原地远远的望着正在弹奏的夏叶儿。

    一曲毕,夏叶儿缓缓的抬起头,她看见了不远处的蓝衫,很耀眼,夏叶儿有些惊讶,便站起身走了过去,心中咯噔一声,是那个邪,他怎么会来这里,难道是来杀掉自己的吗?现在自己内力,内力皆无,又怎么是对手,但是表面上还是装作很镇定的走了过去,淡淡的说道:“原来是你,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路过而已!”简单的话语,司徒清并不想多说些什么,只要这个女人一接近自己,便会觉得自己心中那潜藏的恶邪心性便会衰减,甚至取向于善良。

    “没那么简单吧,你是邪,到这皇宫内来定是没安什么好心。”夏叶儿很直接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她也不怕眼前的男人会杀掉自己,她只是想要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

    听见夏叶儿的话,司徒清脸上尽是危险之色,他倒是有些小瞧了眼前得女人,危险的靠近眼前的夏叶儿,冷冷的说道:“愚蠢的女人,你还是少知道的好!不然我保证。你会死的很快!”

    “我只是不明白了,你们是怎么躲开那玄夏镜的光芒而来到人界的。”夏叶儿仿佛没有听见司徒清的话一样,依旧是很平静的说着。

    看着眼前依旧是那么平静的夏叶儿,司徒清但是有些惊讶,很少有人能够在自己危险的眼光下还如此的淡定,尤其是眼前的人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不过夏叶儿的话,到是让司徒清有些疑惑了,圣域的存在,现在几乎没什么人知道了,玄夏镜之事也一样,便皱着眉头问道:“你怎么会知道玄夏镜?你究竟是谁?”语气之霸道,让人不容忽视。<>

    “记住,我叫夏叶儿,只是碰巧知道这些罢了。”面对眼前如虎的男人,夏叶儿依旧是平静的说着,不过眼前的男人,确实危险,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人感觉喘不过气一样。

    碰巧?司徒清可是不相信,不过眼前的女人还真是没有那么简单,便说道:“愚蠢的女人,你可知道我要杀你就像捏死蚂蚁一样的容易?”不是司徒清想要威胁眼前的女人,只是这个女人真的很可恶,总是那么淡定,让自己很有挫败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